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183章 突然冲出秦那士兵
    “在下见过大食国呼罗珊总督。”两个纯正东方人长相的人说道。

    “现在嗢鹿州城已经被我大食国占领,安西的秦那军已经失去获胜的希望,你们现在是否愿意向我投降?”并波悉林笑着问道。

    “总督何必明知故问?”其中一人立刻昂首说道:“在下身为唐人,岂能为大食国效忠?况且贵国侵我大唐地界,残害大唐子民,我身为大唐官员更是不能容忍。在下绝不会为大食国效力。”

    听到这人的话,并波悉林并不觉得意外,也不生气,只是看向另外一人。另外那人却并未像前一人一样立刻回答,而是站在原地沉思良久后才说道:“总督,我不能为贵国效力了。”

    “您在怛罗斯之战俘虏我后一直优待我,甚至允许我作为使臣一员前往埃及,我很感激。但现在您正在与我的母国交战,这种情况下,我不能对贵国效忠。”

    “就因为我国正在与秦那国交战,所以你不能向我国效忠?这有什么直接联系么?”并波悉林出言问道。

    “在别的地方或许没有,但在我国是有的。”这人回答。

    “真是奇怪的想法。”并波悉林摇头道:“你已经学会大食语,可以写大食文字,甚至可以像大食人一样思考,为什么还要坚持秦那国的传统习俗?”

    这人没有回答并波悉林这个问题,只是低头站在他的马旁,沉默不语。并波悉林又出言说了几句话,但他还是默不作声。

    “算了,既然你不愿意效忠,那就算了。”并波悉林有些意兴阑珊。

    这两个东方面孔的人,先说话那人就是一直负责出使大食国、与大食国商谈和亲事宜的高适,后说话这人,则是怛罗斯之战中被俘将士之一,名叫杜环。

    杜环是京兆万年人,出身望族,怛罗斯之战被大食人俘虏后大约因为不是一般将士受到并波悉林的优待,不仅完全免于囚犯或俘虏待遇,而且可以作为大食国使者之一出使埃及。

    并波悉林在决定与秦那国开战后,想起这个一直受到优待、也一直表现的非常配合的秦那人,派人将正准备从埃及去往努比亚的杜环从埃及接回来,询问他安西内情。

    但出乎他预料,杜环竟然拒绝吐露,而且在确定并波悉林要出兵攻打安西后更是变得完全不配合起来。并波悉林对此非常不理解,想了想觉得是因为此时秦那国看起来还没有彻底失败,所以决定在夺取嗢鹿州城后再次劝降。但却没想到杜环仍然不愿效忠。

    “总督,既然他们不愿意效忠,那就将他们都处死吧,也可以节省粮食。”这时纳赛尔说道。

    听到这话,将领纷纷看向并波悉林。他扫视众人,见到许多人脸上都浮现出赞同的神情,立刻说道:“不行!”

    “你们考虑问题太肤浅了。安西的秦那人百分之九十以上反对我国,不愿意效忠我国,难道要将他们全部杀死?”

    “总督,虽然已征服地区的秦那人大多不愿意效忠我国,也没有把他们全部杀死,但有明确反对我国举动而且被发现的人全部都处死了。”纳赛尔说道。

    “那杜环有反对我国的举动吗?”并波悉林反问道。

    “他拒绝向总督效忠,拒绝为我国效力,不算反对的举动吗?”纳赛尔回答。

    “不算。”并波悉林说道:“这不能算反对的举动。向秦那政府或军队通风报信,在我国政府要逮捕某一个秦那人时提前通知那人让他逃跑,或者其他违背政府命令的行为才是反对的举动,仅仅拒绝效忠或效力不是。”

    “而杜环并没有除拒绝效忠效力之外的行为,所以他没有反对的举动。”

    “你们的心胸一定要开阔些,不能太仇视秦那人。虽然我也认为城市中的秦那人不值得信任,但也不能随意将他们都杀死。”

    “哦,当然,刚开始攻进城市后被将领放任的士兵们的‘行动’不算在内。”

    ‘这纯粹是你不想杀死杜环,还对他投降宣誓效忠保有幻想,所以故意找理由不杀他而已。’纳赛尔心里想着。

    其实杀不杀秦那人哪儿有那么多详细规定?都是将领对上级含糊的命令随意解释就执行,除非闹出大篓子,不然上级也不会追究责任。

    不过这番话他当然不敢当着并波悉林的面说,只能答应道:“属下明白了。”

    “属下明白了。”众位将领纷纷说道。

    “你们明白了就好。”并波悉林点头。

    “多谢总督不杀的恩典。”这时杜环说道。他在大食国四年多,早已学会大食语,与只会说几句大食语的高适不同,能听懂他们的对话。

    “你不是不愿向我效忠吗?怎么还会感谢?”并波悉林又有些好奇地问道。

    “总督,我虽然不愿效忠,但也更愿意活着,而不是死掉。”杜环回答。

    “那如果我用杀死你进行威胁呢?”并波悉林又问。

    “那我只能接受身死的命运了。”杜环又想了想,说道。

    “这样啊。”并波悉林轻声说了一句,也不知在想什么,忽然道:“既然你不愿意效忠我,那以后你不能享受幕僚的待遇了。你只能与一般士兵一样,得到最基本的伙食供应,住在最简陋的帐篷,传一般士兵的衣服。”

    “不仅是你,高适也一样。你要把这番话翻译给他。”

    “是,我明白了。”杜环又答应一句。

    在他答应的时候,并波悉林认真看了他的表情,但最后却没有发现什么,只能遗憾地不再和他说话,将他们两个赶到一边,大声说道:“入城!”

    “入城!入城!”先是将领们高喊,随即所有士兵都一同高喊起来,声音直冲云霄。

    “走!”待士兵的叫声慢慢停止后,并波悉林指着正前方的嗢鹿州城又说了一句,随后整支护送他的军队向嗢鹿州城缓缓移动过去。

    “刚才并波悉林又和你说了甚?”待那支军队离开后,高适问杜环道。

    杜环大略将并波悉林与纳赛尔的对话重复一遍,之后说道:“并波悉林又说以后咱们不能再如同他的幕僚般住在华丽大帐、吃美食、穿绸衣,只能与普通大食士卒一般住简陋帐篷、吃粗粝之食、穿布衣。”

    “哼,并波悉林这般作为,也没甚新意,我华夏早有人这般做过。”在听杜环说到最后那番话的时候,高适的表情略有些变化。

    他虽然并非出身名门望族,但家里也绝对不穷;虽然没做过高官(他当然不知道历史上自己从安史之乱这一年开始转运,后来一直做到节度使与侍郎),可也一直吃穿不愁。

    即使被大食人俘虏了,也一直享受与一般俘虏不同的待遇,与他在本国没甚区别;可现下他却要和普通士卒一般待遇,心里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好在他并未因此就决定屈膝降敌。“并波悉林想用这般手段使我屈服?这绝不可能!我宁死不会效忠大食国。”高适语气坚定地说道。

    “如此甚好。”杜环笑道。他虽然出身望族原本生活比高适还好,可他从青年时入军中为将,带兵打仗时也吃过很多苦,草根和树皮都吃过,不会被并波悉林的手段吓到。反而高适,之前没吃过苦,担心他投降。既然他不会投降,那当然很好。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高适正要再说话,忽然身旁传来呵斥声。他们侧头一看,就见到一名大食百夫长对他们叫道。

    “听到上官的话,竟然不回答?”见二人一时没有答话,那人生气起来,又大声叫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位百夫长,我们刚才不小心没有听清。您找我们有什么事?”杜环说道。

    “按照命令,从今天起,你们两个是我手下的士兵。今天咱们不入城,负责收拾军营。你们两个赶快和其他人一起去拆帐篷,顺便将地面清扫一下。”百夫长道。

    “还得干活?”听到杜环的翻译,高适叫道。

    “你这番子,在说什么?”

    “他没说什么,没说什么,请问大家在哪里,我们这就去和大家一起拆帐篷。还有清扫地面应当有笤帚,在哪里领笤帚?”杜环赶忙说道。

    “人在东面,笤帚在东南面一座大帐篷前领取。”百夫长指了指方位。

    “我们知道了,这就去领笤帚。”杜环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高适向分发笤帚的地方走过去。百夫长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小声说道:

    “如果不是上官特意嘱咐,就冲你们两个刚才的表现,我一定打你们一顿!总督也是,非要做这种事情。合作的享受好待遇,不合作的杀,简单易执行,多好。”

    “算了,既然上官这样命令,我就按照上官的命令来做。不过他们两个,尤其是那个去年才被俘虏的秦那人,撑不了多久就会投降的。”

    “如果在唐军中哪个旅帅对我这么不恭敬,我也一定要禀报他的上官惩治他。”在另一边,高适恶狠狠地说道。

    “咱们现下不是在大食军中么?在大食军中又不想死又不愿降,只能听从他们的命令。”杜环道。

    “可是命我们去打扫地面,这,太有失体统了。”高适又道。

    “都沦为俘虏了,还有甚体统可言?”杜环忍不住反问道。

    “可是,咱们毕竟是文人。”高适愣了一下,又道。

    “你不投降大食人,你的身份对他们一文不值!往后不要再说这样的糊涂话了!”杜环语气严厉地说道。

    “可是……”高适还想争辩。

    “没甚可是!”杜环打断高适的话,又说了一句:“不论如何,现在咱们得去打扫!我可不想挨鞭子。”

    说完这话,杜环不再和他说话,头也不回的向分发笤帚的帐篷走去。高适站在原地愣了一下,随即赶忙追上。

    ……

    ……

    “禀报总督,我军已经控制整座城四分之三的街道,城中所有主要建筑物,除嗢鹿州政府建筑群尚未被占领、还有秦那士兵抵抗外,其他都已经被占领。预计到今天天黑之前,就能完全控制这座城。”在城门内,带兵率先入城的将领同并波悉林汇报道。

    “李珙的住所也已经占领了?”并波悉林追问道。

    “已经占领。”将领答应一句,又道:“不过,李珙平时很少住在那栋院子,大多数时间住在政府建筑群里。他的公房很大,足够同时用来居住与办公。”

    “那也没关系。”并波悉林笑道:“送我去李珙的住所,我今夜就要住在那里。”

    “总督。”听到这话,将领下意识拦在马前。

    “怎么,有什么问题?”并波悉林又问道。他立刻怀疑起来。“难道是你为了让我高兴,其实还没有控制李珙的住所却在我面前说已经控制了?”

    “不,总督,不是这样。”将领有些慌张地说道:“那栋院子已经被控制住了。但是,但是那栋院子的位置在城偏西,再向西北的街道还没有完全控制。”

    “你不是说今天天黑之前就能完全控制这座城?既然如此,那现在就过去也没什么不好的。”并波悉林说道。

    “这,”将领仍然犹豫。他不知怎地,总觉得并波悉林现在就住到那栋院子里会有危险。

    “你让开,我要亲眼去看看那栋院子。”并波悉林再次怀疑起来,语气严肃地说道。

    “是。”将领见并波悉林表情严厉起来,不敢再拦让开道路,又招呼一人指引并波悉林一行人去往李珙住所。并波悉林见他并未再阻拦,心中的怀疑又减轻了些。

    可就在此时,忽然一名士卒神色焦急地跑到将领耳旁,说了几句话。将领的神色也变得焦急甚至慌张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并波悉林问道。

    “没什么,总督……”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并波悉林加重语气再次问道。

    “总督,正驻守西南两边多条街道的士兵报告,从已经被搜检过一遍的院子里突然冲出不少秦那士兵,他们不小心丢掉了几条街道的控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