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211章 我们一定回到家乡(五千字)
    “你明日就要返回嗢鹿州城中与大食奴交战?”苏欣略有些惊讶地对雷诺说道。

    “是。”雷诺在吞咽饭食的间隙说了一个字。

    “怎这样快?”苏欣又道:“你这才休整十六日,就要回去打仗。”

    “难道是和大食奴交战情形不大好?”她又道。

    “确实是不大好。”雷诺将嘴里的饭咽下后说道:“被大食奴夺下许多宅院。虽然因起初占领的宅院较多、大唐军还控制不少,但情形也十分不利。”

    有关城中的情形在河北大营不能随意传播,但士卒总有法子得知。雷诺有时去探望杨队正等人,才受伤被送来的士卒会说起城中情形。虽有些话他们说的语焉不详,但也能大概了解。

    “情形不利么?”丹妮娅这时插话道。

    “应当是很不利。”雷诺回答。

    “那太奇怪了,今日上午刘都尉才返回城中。”丹妮娅道:“若是城中情形不大好,刘都尉怎一直留在河北大营,直到今日才回去。”她病好了以后又回到大营门前唱歌,今日上午正好见到刘都尉与一支要调往城中的军队登船。

    “看来刘都尉胸有成竹,一定有法子击败大食奴才这样晚回去。”雷诺立刻说道。他对刘琦非常有信心。

    “我觉得也是。”苏欣也说道:“自从刘都尉指挥全军开始,咱们唐军除了大食奴放火烧城那一日吃了大亏外,其他时候都占便宜。有刘都尉指挥,一定能打败大食奴。”

    “嗯,雷哥哥与卓婶子说得对。”丹妮娅也点头道。但她的信心却不像苏欣和雷诺那样足。

    她每日在大营门前唱歌,有李珙派来的侍卫保护。这个保护她的侍卫每日轮换,偶尔也与她说起城中交战的情形。有一次,一个侍卫提起都护昨日去见在河北大营休整的刘都尉,但回来后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这个侍卫也不知更多事情,丹妮娅却因此提心吊胆起来,觉得应当是刘都尉也想不到对付大食人的办法,所以都护才脸色不好看。虽然又过去十几天,刘都尉或许想出了法子,但她还是有些担心。

    想到这里,丹妮娅不由得担忧地看向雷诺。若始终找不到对付大食人的法子,被大食人打败整座城池丢失,雷诺岂不是无法活下来了?

    “你放心,我一直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雷诺注意到丹妮娅的表情,伸手揉揉她的脑袋笑着说道。他不知丹妮娅在想甚,但一定是在担忧自己战死,忙出言安慰。

    “一定要多保重。”丹妮娅说了一句,顿了顿又问道:“明日几时前往嗢鹿州城?”

    “大约是中午。”雷诺回答:“队正这样说的。”

    “那我从午时初起就在门前等着送你。”丹妮娅道。

    “不,你就按照平时的时间吃午饭,吃完后再来大门。若能遇到我自然好,若不能遇到也是天意,没必要一定送我。”雷诺道。

    “不,我一定要送雷哥哥。我又得了一首新歌,打算明日送行时唱给雷哥哥听。”丹妮娅立刻说道。

    “那就今日提前唱给我听好了。”雷诺又笑着说道:“丹妮娅你还真是很有音乐天赋,这才二十日吧,又想出一首歌。”

    “这首歌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是刘都尉找到我,拿出一首歌的歌词,又和我一道谱曲,用他老家的乡野小调改编。这首歌比我自己写的那首更好,虽然刘都尉老家的乡野小调旋律奇怪,但配上歌词唱起来很动人,我自己唱的时候都差点儿哭出来。”

    丹妮娅先解释几句,又道:“不成,不能今日提前唱给你听,我一定要明日唱给你。如果明日遇不到,那就下次你从城中回到大营休整时再唱。”

    “也行,你只要明日按时吃饭便好。”雷诺虽然对刘琦特意找到她写的歌很好奇,但这也比不上丹妮娅按时吃饭要紧。

    说过此事又过了一会儿,他们吃完饭,苏欣去刷碗,雷诺和丹妮娅闲聊几句后起身返回营房。明日要去往城中,队正要求今日申时前必须回去。丹妮娅下午还有事,吃过午饭要睡一会儿,雷诺也不耽误她时间了。

    路过院子的时候,苏欣又嘱咐道:“雷诺,记得打听是否有一女子上阵杀敌。”

    “婶子放心,我一定记得打听。”雷诺答应一声,走出院子。

    他很快回到营房。这时军中也刚刚吃过午饭。说起午饭,原本整个安西大多数人都只吃两顿饭,富裕人家才吃三顿。

    刘琦掌管军队后,宣布从今以后战时每日供应三顿饭,士卒们才能够吃三顿;给住在大营里的苏欣等极少数百姓也按照一天三顿发放粮食。不过给百姓发的吃食只有粮食与咸菜,想吃别的只能自己花钱买。

    “今日只吃了炖白菜,没有别的菜?”雷诺遇见丹夫,瞧了一眼他还没洗的碗,问道。同时有些惊讶:‘明日就要上阵了,今天得给士卒吃点儿好的吧。’

    “每人还有一个鸡蛋。”丹夫道:“都是煮熟了的鸡蛋,大小得看运气。”

    “据说晚上是好吃的,大块的炖肉!从城中撤回河北大营当晚吃过一次炖肉,之后这十几日一直没再吃过,总算又有肉吃了。”丹夫说着,嘴里不由得分泌更多口水,要从嘴角掉下去。

    “瞧你馋的。”雷诺笑道。

    丹夫赶忙抹抹嘴角的口水,又反驳道:“谁不馋?我就不信你不馋。附近能打的野物早就被打光了,就连商人手里都买不到肉,只能吃豆子。大家伙都盼着呢。”

    “我也没说我不想吃。”雷诺又道:“只是旁人也没像你似的馋成这样吧。”

    “嚯,你这是没见到那几个新兵。”丹夫又道:“他们从去年十一月份起就没吃过肉,昨日报到后听说今日能吃肉,眼睛都绿了。”

    “你也太没志气了,竟然和新兵比。”

    “不和新兵比,隔壁火的林老三也馋的不行,哈喇子留的得有三尺长。”丹夫笑道。

    他们闲聊一会儿,丹夫去洗碗,雷诺走进房屋。这时屋里有四个人,雷诺定睛一看,见都是昨日刚来的新兵,打声招呼就在床上躺下睡起觉来。

    曹方豪去了另一火做火长,曹方峰伤愈后也要去曹方豪那一火,再加上之前一直没有填补的两个缺额,他这一火这次补充了四个新兵。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申时初,杨队正与陆队正、苏教官将众人都叫起来,在院中训话。他们也没说太多,只是介绍一下补充的十几个新兵,又告诫老兵不要欺负新兵,明日上阵后要教导新兵,整个队尽快恢复战斗力,等等,就让众人又散去了。

    “既然只说这几句,干嘛不酉时初再说。”解散后丹夫又道:“酉时初说完正好吃晚饭。”

    “你又想吃酒了吧。”米特笑道:“队正就是不想让大家下午还去买酒吃,才要求申时初就必须回来。”

    “我就知道队正是这样想的。”丹夫神秘地笑着,回到屋里从自己的包裹中掏出一个盖着盖子的小杯子,摇晃两下对他们得意地说道:

    “所以我早有准备,上午买了两杯,吃去一杯又留下一杯,就等着晚上吃肉的时候吃。对我来说,吃肉的时候没有酒一点滋味都没有,必须配酒。”

    “你呀,好好藏着吧,别被两位队正和苏教官发现。”雷诺道。

    “两位队正倒是不怕,他们发现了顶多分一半,不会都拿走;可若被苏教官瞧见一定会没收。我得防着点儿苏教官。一直到吃晚饭前我也不出屋,就守着我这杯酒。”丹夫说道。一边说着,他又将这杯酒放进包裹里。

    “你呀。”雷诺和米特对他彻底没甚话好说。

    又过了一会儿,天色渐渐黑下来,炖肉的香气也渐渐弥漫在军营中。雷诺等人都提前把碗拿在手里,等火头军将热腾腾的大锅端过来,立刻围上去盛肉。火头军不得不用勺狠狠敲大家的手,才恢复秩序一个一个来。

    “真香!”吃了一块肉,米特忍不住说道。

    “确实香,比闻起来还香。”雷诺也不由得说道。

    “再配上二两小酒,真是神仙过得日子。”丹夫偷偷抿了一口酒,笑道。

    “快吃,吃完了休息,明天好有力气打大食奴!”苏教官的声音又传来。

    “打大食奴。”听到这话,丹夫说道:“你们听说了么,城中的情形不大好。”

    “早听说了。”夏传涛道:“被大食奴夺走许多宅院,只能勉力支撑。”

    “那咱们回去又得和大食奴血战了。”米特道。

    “血战也没甚可怕的,大不了就是一死,去和家人团聚而已。我就怕那几个新兵被吓到,影响我杀大食奴。”夏传涛又道。对他这种从碎叶城逃出来的人,死不算大不了的事情,只担心临死前不能多杀几个大食人。

    “应当不会吧,”雷诺道:“不是说所有新兵都要训练一个月,才分派到各军么。”

    “训练一个月有啥用。他们和大食奴又没深仇,到战场上指不定发生啥事呢。”夏传涛再次说道。

    众人一想也觉得有理,正要再说,忽然听宋五说道:“此时担心这些有甚用?还不如放心睡一觉,一觉到天亮养足精神。”说完这话,他站起来去井旁接水洗碗。

    “宋五哥说的是,现下担心这些也没啥用,还是回去睡觉吧。”雷诺也说了一句,跟着去洗碗。众人也不再说话,吃完晚饭洗过碗后睡觉去了。

    一夜很快过去。第二日一早天还没亮就有许多人醒来,但没听见队正叫喊的声音又沉沉睡去。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已经高高悬挂在空中,队正才大声叫喊着让众人起来。

    众人这才起床,慢吞吞地穿上衣服,又吃了一碗稀饭后开始收拾行李。

    恰好在众人收拾好行李的时候,通知他们启程的铺兵赶来传令。杨队正结果铺兵手里的命令,大声答应一句,转过头带领众士卒走向营门。

    “丹娘这次还会不会在营门处等你?”丹夫碰了一下雷诺的胳膊,悄声问道。

    “没准。”雷诺回答。

    “啥意思?”丹夫追问道。

    “她知晓我今日中午要返回城中,说要从午时初就在应门前等着。但我劝她与平日里一样作息,不要为了我推迟吃午饭的时间。所以今日能否碰到她得看运气。”雷诺解释道。

    “这个时候,是她平时吃午饭的时候么?”丹夫又道。

    “差不多。所以今日听不到她的新歌了。”雷诺道。

    “新歌?丹娘又写了新歌?”丹夫嫉妒地说道:“我怎么没有一位这样的好妹妹!不仅对兄长好,还这么聪明,十几日又写出一首新歌来!”

    “不成,雷诺,你把这个妹妹让我给我吧,反正她和你也没血缘。”

    “我把我所有的钱都给她保管了,你若能做到,她作你的妹妹又有何不可?”雷诺笑着回应。他知道丹夫只是开玩笑,也不生气。

    “你把你所有的钱都给她保管了?”丹夫追问一句,见他点头,又有些尴尬地说道:“啊,这样啊,那就算了。”顿时引起众人一片哄笑之声。

    他们很快经过营门,雷诺扭头一看,确实没见到丹妮娅。虽然是他嘱咐丹妮娅不要特意来送自己,但没见到她雷诺心里还是不由得有些失望。他的脚步甚至都变得有些沉重。

    “总觉得走过营门没听到丹娘的歌声有些不对劲。”丹夫又道。

    “我也这样觉得。”米特和史鼐也说道。

    “谁叫咱们经过的时候不对呢。”杨队正这时正好经过他们这里,笑道:“正好是午时初,大家都回去吃饭。不然就凭雷诺在咱们队,丹娘绝不会不来送。”

    “是我嘱咐她不必特意来送的。……”这时雷诺出言,将刚才对丹夫的话又说了一遍。

    “这才是一个关心妹妹的好兄长的样子嘛。”杨队正又笑道:“既然她兄长不在了由你照顾她,就应当把她当做亲妹妹对待。这样才对。”

    听到这话,雷诺心里舒服了些,正要说几句话,忽然从后面传来歌声。那声音一开始较轻,他们听不清楚;后来渐渐大了,他们才能清楚地听到。

    众人只听丹妮娅唱道:

    “我的家在安西碎叶水旁,

    那里水草丰茂,

    还有满山遍野的大豆高梁。”

    “我的家在安西碎叶水旁,

    那里有我的同乡,

    还有衰老的耶娘。”

    “八一九,八一九,

    从那个悲惨的日子,

    八一九,八一九,

    从那个悲惨的日子,

    脱离我的家乡,

    抛弃那无尽的宝藏,

    流浪!流浪!

    整日介在山东流浪!”

    “哪年,哪月,

    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

    哪年,哪月,

    才能够收回我那无尽的宝藏,

    风雪啊,风雪啊,

    什么时候,

    才能生回我家乡。”

    唱到最后,丹妮娅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低,年纪太小气息不够的缺陷显露出来。但她仍然坚持唱完,而且一字一句咬的十分清楚。雷诺等人因已经停下脚步,尽量不发出声音,勉强还能听清。

    与上次一样,丹妮娅的歌还没唱完,队中就已经响起抽泣之声。所有从碎叶城逃出来的人无不低头落泪,即使平时不苟言笑的宋五也是这般;嗢鹿州本地士卒虽不能感同身受,但听了歌也十分感动。

    “唱的真好听,歌也写的极好,十分令人感动。只是,八一九是啥意思?”一名新兵小声问道。

    “八一九,八月十九日是碎叶城被大食奴攻破的日子。”这新兵自以为声音很小,但在十分安静的队中却很真切,被雷诺听到,他出言回答。

    “哦,多谢雷大兄解答。”新兵有些不知所措,忙出言答谢;被人提醒后又赶忙道:“雷大兄,诸位大兄,对不住,对不住,打扰听歌了。对不住,对不住。”

    “你不用道歉。歌已经唱完,也没得听;你不懂八一九是何意思,询问也正常,不用道歉。”雷诺又道。

    “多谢,多谢。”那新兵又连声说了几句。

    “队正,走吧。”雷诺又抹抹眼泪,对杨队正说道。

    “走!”杨队正答应一声,就要带领众人继续前行。

    可就在这时,又有一声丹妮娅的喊声传来。“雷哥哥,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咱们将来还要一起回到家乡!”

    “我一定平安回来!与你一起回到家乡!”雷诺眼泪又忍不住流下来,大声喊道。

    “我们一定回到家乡!”这一队中从碎叶城逃出的士卒大声喊道。

    “вppaпpa!”大营中从碎叶城逃出的士卒忽然也大声叫喊起来。大营中叫喊的士卒声音一开始十分混乱,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但渐渐汇合成一个声音:“我们一定回到家乡!”

    “走吧,为早日回到家乡而奋战。”雷诺又道,随即迈动脚步向岸边停靠的船只走去。

    ……

    “有这样的士气,大唐必胜!”营中遥遥听到歌声的李碧筱说道,又转过头看向李珙。

    “你说的是,有这样的士气,就算刘琦想不出好法子,大唐也必定获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