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的旗帜 第236章 天兵下北荒
    “陆校尉,再派兵支援吧。”丹夫临时身份是陆校尉护卫,此时正好站在身旁;他也不怕引起厌恶,听到陆校尉的话出言道:“再派一队人将他们打退,在院墙边点起火来,从而使所有将士都能撤走。”

    “你说的是!”听到这话,陆校尉觉得十分有道理,立刻大声吩咐道:“夏立志,你带领你那一队过来与大食兵拼杀,一定要击退他们;毛秋明,带领你的人搜罗能被点着的东西,待会儿听我号令堆在院墙旁。”

    “是。”被他点到的两位队正答应一声,夏立志召集士卒要冲过去拼杀,毛秋明带兵捡拾易燃之物。大食人放火烧城的后遗症仍未结束,他们能捡拾到的东西极少,甚至不得不将破损的衣服脱下来。

    “陆校尉,也让下属上阵杀敌吧?”丹夫瞧着数十人与大食兵拼杀,心里痒痒也想上阵,出言请求道。

    “还请允许下属上阵。”雷诺也说道。

    “不许!”陆队正却立刻斩钉截铁给出自己的回答。开玩笑,他好不容易救出五个溃散士卒,只要能平安带回地道中就是功劳,带不回去就是白忙一场。他绝不能让丹夫与雷诺冒着战死危险上阵。

    “你们二人看住他们,若他们欲上阵定要阻止。”为保万全,他又立刻对另外两个护卫吩咐道。

    丹夫立刻变得怏怏不乐,但他又想了一会儿,再次向陆队正请求允许他捡拾易燃之物。陆队正觉得给他们二人一件事做也好,他们也不能凭此差事冲上去与大食兵拼杀,就答应了。

    丹夫立刻与雷诺捡拾起来。丹夫很有些鬼点子,瞧着院中已被捡拾干净,与雷诺一起走进屋子。也不知他如何翻找的,竟又找出藏在厨房里的一捆木柴,拿过来放到院中。

    这时院墙旁拼杀的士卒已经打退大食兵,让他们不得不退出两丈之地,重整旗鼓。

    趁此时机,毛队正带领士卒冲过去将易燃之物扔到院墙旁,陆校尉又下令留下五人准备点火,其余所有将士全部进入房屋,依次走进地道。为不遗漏一人,陆校尉留在最后,不时督促将士下地道,偶尔还看向院中。

    大食兵稍作整顿后,又要冲过来与唐军将士拼杀;陆校尉大声下达命令,五人立刻扔下火把点燃地上易燃之物。顿时,一股火光冒起,火苗窜起二尺来高。

    见到火焰,大食兵顿时犹豫起来。二尺高的火焰,若要强行冲过去能够做到,但有被烧伤的可能;而且冲过火焰后与唐军将士搏杀必定处于不利情形。他们于是停在火焰后面,甚至向后退却几步。

    见计策成功,陆校尉大喜过望,又连连催促士卒加快速度,要在火焰熄灭前让所有士卒都进入地道。但他们搜集到的易燃之物太少,要阻挡的地方又太多,火焰眼看就要熄灭,而此时还有六十多人没有进入地道。

    “毛秋明,你带两火将士堵在房屋门前,准备接敌。”陆校尉不得不咬牙吩咐道。

    “是!”毛队正答应一声,点了麾下战力最强两火,一火张弓搭箭,待大食兵冲进院中后就会射出;另一火手持盾牌与长矛,要在大食兵用盾牌阻挡箭矢的时候扔出长矛。

    火焰很快熄灭,士卒握紧手中兵器,准备迎战随时可能进入院子的大食兵。但出乎他们预料,过了足足一分时间,却没有大食兵走进来。

    陆校尉也十分惊讶,侧头轻声吩咐一名护卫出去探查。那人战战兢兢走进院里,四面瞧瞧,脸上的表情却逐渐变得惊讶,转过头喊道:“校尉,大食兵已经全部撤走!附近一个大食兵都没有!”

    “大食兵已经全部撤走?”陆校尉下意识重复一遍,快步从屋中走出也看向周围,果然一个大食兵都看不到了。

    “这到底是怎回事?”他不由得自言自语一句,带着疑惑。

    ……

    ……

    一刻钟前,纳赛尔所在宅院。

    这里是此刻嗢鹿州城的中心,上万士卒正在纳赛尔的指挥下与唐军将士交战。不过这户宅院的防守却十分薄弱,仅有作为他贴身护卫的五十名士兵驻守。这户宅院面积不小,五十名士兵防守起来捉襟见肘,根本无法完全防守起来;但这些士兵却丝毫不紧张,甚至有些散漫。

    开玩笑,虽然驻守这户宅院的人不多,但不远处就有许多士兵,唐军将士怎么可能绕过那些士兵攻打这里?

    退一步说,就算宅院附近还有并未被发现的地道口,唐军忽然从地道中钻出来攻打,他们只要吹响哨子,一分钟内就会有上千士兵赶来支援,除非唐军将领能施展神力,不然绝不可能打进宅院中。

    至于唐军忽然从院中钻出这种情形,早在烧城大火刚刚熄灭时,入城士兵已将这户宅院掘地三尺,确所有洞口都被发现而且都已堵死,也不必担心这种情形。

    既然无论如何唐军不可能夺取宅院,那众人自然也就丝毫不担心,散漫地站着,只是不许旁人随意靠近。

    “哎,我听说纳赛尔将军又派出由本地秦那人和突厥人组成的那支军队出去执行任务了?”此时守在门前的一名士兵闲的无聊,忽然对身旁另一人说道。

    “总督已经说过多次了,秦那人不算本地人,他们是外来侵略者,只有突厥人是本地人。那支军队有名字,叫做哈迪军;而且这个名字是总督亲自取的。”

    “哈迪军?总督这个命名真是意味深长啊。”先前说话那人笑道。‘哈迪’在大食话中的含义是指向正路,用作秦那人和突厥人组成军队名字意思,应当是他们为大食国效劳是走正路,起这个名字也算‘用心良苦’了,

    “不说这个了,这支,哈迪军是被纳赛尔将军派出去了吗?”这人又问道。

    “确实被派出去了。既然秦那将领派出援兵,纳赛尔将军除组织大量士兵要在地面围歼秦那军以外,还派出哈迪军前往地下,给侥幸逃回去的秦那人最后一击。”

    “纳赛尔将军真阴险,不过对待异教徒就应该这样做!将军做的很对!”先说话的人道。

    “我也这样认为,对付异教徒可以采用任何手段!”另外那人也笑着说道。

    他们正说着,忽然发现有一支军队正向这户宅院走过来。他们忙转身看去,立刻注意到他们打的那面旗帜。

    “这是哈迪军的旗帜。”另外那人立刻道。

    “哈迪军的旗帜?他们才出战多长时间,怎么这个时候就回来了?”

    “咱们问一问不就知道了?”这人一边说着,一边上前一步挡住那支军队的行进方向,大声问道:“你们是哪支军队?”

    “禀报护卫老爷,我们是哈迪军,由总督亲自赐名的哈迪军。我身后的,是哈迪军一个百人队。”为首将领回答。

    “你是什么人?”

    “禀报护卫老爷,我是这支军队的长官,百夫长,名叫平·赵。”

    “平·赵?”护卫回想一番,似乎确实有一名哈迪军百夫长名叫平·赵,但他不能确定。对大食人来说,汉人姓名非常奇怪,很容易记混。‘明明已经有人改成了我们大食人的名字,你竟然不改,就是故意给我们添麻烦!’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他语气不善地问道。

    “我奉法里斯·何将军的命令,来向纳赛尔将军禀报一件事。”

    “什么事?”

    “这,尊敬的护卫老爷,我要面见纳赛尔将军,至少见到将军的副官才能说。”赵平脸上表情十分为难,出言说道。

    “你难道还担心我泄露情报?”护卫瞪大眼睛说道:“难道我们会背叛大食国,背叛总督?”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绝对不敢怀疑护卫老爷们对总督的忠诚。但按照规定,我要说的事情只能告诉纳赛尔将军或其副官,不能告诉您。”赵平仿佛被吓坏了,连声说道,脸上的表情也非常谦卑。

    “你嘴上说不怀疑,怎么证明?”

    听到这句话,赵平抬头看他一眼,小步走过来紧贴这个护卫,似乎附在耳边在轻声说话;但实际上,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金子,悄悄塞到护卫手里。

    “我知道了,你确实不怀疑我们对国家、对总督的忠诚。”护卫将黄金拿到手的瞬间就估量出价值,表情立刻转怒为喜,笑着说道。

    “是,是。”赵平又点头哈腰。

    “好了,你进去吧。”

    “护卫老爷,我带来的这些士兵……”赵平又道。

    “按照规定,你最多只能带十个人进去,其他人都必须在外面等。”

    “多谢护卫老爷。”赵平又感谢一句,回头用护卫听不懂的话说了几句,似乎是在点跟他进院的人的名字。被点到名字的人无不露出兴奋的神情。

    “只是进入纳赛尔将军的院子,又不能见到将军,他们有什么好高兴的?”另一护卫不解地说道。

    “谁知道秦那人怎么想的,他们的脑回路与我们不一样。”前一护卫一边说着,让开大门放十一个人进去。

    “秦那人确实很奇怪。在战场上与咱们拼杀的秦那士兵非常勇敢,非常有骨气;而这些投靠我国的秦那人却非常胆小懦弱,仿佛是两个民族。我完全不能理解。”

    “这或许是秦那人的特性吧。”

    二人正在闲聊,忽然感觉有人正向他们走过来,立刻侧头看去,见到一个哈迪军士兵满脸讪笑走过来。这哈迪军士兵见护卫看向他,脸上笑容更盛,从腰间解下水壶,用并不熟练的大食话说道:“太阳,阳光很猛烈,请,几位老爷,喝水。”

    “非常感谢。”护卫笑着,从他手中接过水壶,又出言道。同时他扫了一眼,发现许多哈迪军士兵都在向他们这些护卫递水壶。

    “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那哈迪军士兵又道。

    “哈哈!”这人忍不住笑出来,为秦那士兵的谦卑发笑,也为自己能享受老爷的待遇高兴。

    “秦那人真是做奴仆的好人选。”

    “你说的很对,彻底征服安西后,我一定要买十个秦那人做仆人,五男五女,将来他们生的孩子可以继续服务我的子孙。”

    他们轮流喝水,又说笑道。

    今日太阳确实很毒,他们又已经两个多小时没喝过水,二人将满满一壶水喝光。但哈迪军士兵没什么丝毫不满,相反,他似乎对自己奉献的水能被喝光而高兴。

    见此情形,这两个护卫更加开心,其中一人忍不住在将水壶递给他的同时搂住肩膀,笑着说道:“你很好,如果所有秦那人都像你一样对大食人恭顺,那就更好……”

    这护卫话快说完的时候忽然停下。另外那护卫有些好奇,转身看向他,见他仍搂着哈迪军士兵,不由得问道:“你怎么了,一句话也不说完?”说着又伸手要碰他一下。

    就在这时,搂住哈迪军士兵脖子的护卫,忽然松开搂着旁人脖子的胳膊,向后倒去;另外那护卫正在惊讶,就见到‘哈迪军’士兵手里握着一柄沾满血的匕首,表情变得十分狰狞又含有一丝兴奋。

    ‘哈迪军’士兵这时看到另外那护卫,表情立刻变得更加狰狞,又提着匕首冲过来要刺杀他。

    “敌袭!”一直到匕首刺到自己身上,护卫感觉十分疼痛的时候才回过神来,大声叫喊道。与此同时,他瞧见许多‘哈迪军’士兵正在与护卫搏杀。护卫全部局势不利。

    叫出声后,他完全醒悟过来,一边闪身后退一边要抽出腰间佩刀进行反击,又要再次叫喊。

    但他声音还没出口,就感觉喉咙一阵剧痛,眼前一黑倒在地上。这时他佩刀才抽出一半,随着他倒地不起又缓缓滑回刀鞘中。

    “快,推开大门冲进去!”杀死他的‘哈迪军’士兵没再瞧他一眼,只是迅速将弓箭背到背上,拿起横刀大声叫喊道。

    “道祖保佑,杀光大食奴!冲啊!”所有‘哈迪军’士兵齐声叫喊一句,向前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长恨歌:殿下请放〕〔小说陈阳唐婉〕〔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红尘〕〔白鹿原〕〔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陈阳唐婉小说战神〕〔这个诅咒太棒了〕〔我的1990〕〔顾九夭与墨绝全文〕〔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