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熟悉的场景
    春天这个季节,哪怕中午的时候有多热,你也不要去指望晚上依旧可以只穿个半袖t恤就能出来晃荡……那样不冻死你个孙子就怪了。

    安然从便利店返回的白煦推着自己从樱花庄仓库里面翻找出来的那辆单车不紧不慢的往回走着,夜晚的街道带着一种让人心仪的静谧,无比适合这种小路的暗淡街灯实在是最适合情侣**不过,只可惜陪伴着他的只有那个不停吐槽系统小姐。

    甚至于在这个时候就连她都不再出声了,也不知道是困了还是说单纯不想搭理这个会在便利店大肆翻看h杂志的家伙。

    “不过话说起来,像是这样在晚上买完h杂志走在空无一人的小路上,貌似以前在哪里看到过类似的场景啊。”一个人的时候白煦也不忘记给自己找点乐子来逗趣,“啊想起来了,那个也不知道是不是该说是幸运的家伙,是在路过一个黑漆漆的小巷子里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被削成人棍的金发吸血鬼是吧,然后就收获了一只随身金发幼女?啧啧啧~~”

    那是整个物语系列的开端,但是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面到底会不会如此巧合那就只有天知道了,最近几天的经历让白煦可谓是锻炼出来了一颗大心脏,就算突然蹦出来某只森之黑山羊说是他的姐姐,那白煦也会对此报以最阳光的微笑。

    便利店距离樱花庄并不算远,之前推着车子出来也不过是想试试看这辆废弃已久的单车在经过自己一番处理后究竟能不能变得好用起来,那样的话明天上下学就会方便不少了。不过从便利店出来之后他又升起了想在外面多游荡一会的心思,不是说夜路走多了总能撞见鬼么,万一能碰到呢~~

    可话归这么说,走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樱花庄基本上已经近在眼前,心中带了些惋惜的耸耸肩膀来到家前的最后一个岔路口,受到刚才的想法所影响白煦下意识就朝右面张望了下。黑漆漆基本上只容一个人通过的小巷子,在白天看去还不怎么样,但是临近午夜的现在简直就如同一张能够把人吞噬的巨口那样,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味道。

    白煦倒是不会被此所影响啦,甚至于相比起能够撞见金发大喵的吸血鬼之类,他到更加期待能够看到在这里偷情的野鸳鸯……不知道自己就站在巷子口静静欣赏的话,他们还能不能开心的继续下去?或许会平添几分情趣都说不定哦~~

    然而白煦注定是要失望了,野鸳鸯没有……野生的吸血鬼倒是有一只。

    在与那双猩红的眸子对视上的刹那,白煦就明白自己今天恐怕是不能按时回去宿舍了……一想到明天极有可能会因为睡眠不足而迟到,他就不禁在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歉意出来。刚刚转学没几天就迟到早退什么的,太糟糕了啊。一点都不符合自己优等生的设定。

    “哟,晚上好啊雾枝~~恩……或者我该说,用餐愉快?”白煦与那位吸血鬼小姐显然是认识的,没办法对方就坐在他的前面不认识才有鬼了。虽然这位大小姐几乎没有跟他说过话,就连必要的交流也都是在用一种极其蔑视的姿态就是了。

    说话的时候白煦顺带着看了一眼刚被她抱在怀里啃个不停的那名少女,啧不认识的孩子,还以为今天运气好能见到弓冢五月呢。

    “对了,你今天的作业写完了么?明天能不能借我抄一下啊,古文什么的对我这个歪果仁来说真是超难懂的。还有明天11区史还要课堂小测……饶了我吧。”

    一番话说下来弄得雾枝都有点傻,这好像出门碰见了自己同班同学的情况是闹哪样……不对自己跟他的确就是同班同学来着,但不是这么回事啊!多少看看气氛不行么这个混蛋,他眼睛是瞎的么?

    第五章 熟悉的场景-->>(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番话说下来弄得雾枝都有点傻,这好像出门碰见了自己同班同学的情况是闹哪样……不对自己跟他的确就是同班同学来着,但不是这么回事啊!多少看看气氛不行么这个混蛋,他眼睛是瞎的么?

    有生以来第一次的,雾枝突然觉得让对方认识到自己身为人外这种事究竟有多么重要。

    等一下,他刚才说……用餐愉快?雾枝的眼睛微眯,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有所依仗还是虚张声势。而不管是哪一种作为看到了自己秘密的惩罚,他都必须要付出代价!至少也要打一顿然后通过催眠更改掉他的这份记忆。

    “怎么不说话啊,好吧……我知道你的性格可能有点冷淡,但既然这么晚了还能在外面碰到那也算是缘分不是,算了你要是实在没兴趣我就先走了啊,明天学校见~~”这边白煦还没意识到对面那个吸血鬼妹子已经早盘算着抽他一顿了,仍旧自顾自的表演着自来熟的戏码,顺带找机会赶紧抽身。

    原本……一切还是很顺利的。

    “站住,凡人。”说了一大通的话,准备趁着雾枝一时半会还没纳过闷来的时候趁机溜走,不管怎么说只要到了人多的地方她总该放弃了吧。然而还没等他跨上单车开溜,雾枝那空灵的嗓音顿时令白煦的动作戛然而止。

    周围的气温好似都好像突然下降了好几度,雾枝把被自己抱在怀里的那个年轻妹子随手一扔,听到从巷子里面传来的沉闷声响,白煦真心为那个可怜的孩子捏了把冷汗……被吸血鬼咬就咬了吧,就当是无偿献血了。不过这一下要是真摔出来个脑震荡那可就太惨了。

    “啊凡人什么的,这个说法未免也太中二了吧。”都到了这个时候白煦仍然有心情去吐槽,不得不说他的心的确大。当然这也跟他深深了解雾枝这个妹子并没有什么攻击力有关,没看蛐蛐一个十字架就能让她这样那样了么。

    “住嘴!”雾枝不爽的语气彻底打断了白煦想要继续说点什么的想法,从阴暗的巷子里面走出白煦这才发现女孩今晚穿的是那件他相当熟悉的黑红色晚礼服……嗯,在某些cg上看过许多次了。

    走到了白煦面前的雾枝双手环抱着肩膀,仰起头习惯性的用下巴指着他,看上去高傲、高贵且不可一世,相当符合她血族的身份。周围安静的不可思议,白煦敏锐的察觉到就连远方偶尔驶过的车辆以及些许的风声都消弭不见。这个发现令他心中隐隐升起了几分警惕。

    雾枝思索着究竟应该怎么处理这个讨厌的家伙才好,双方谁都没有说话气氛逐渐变得冷冽了起来。然而还没等看似占据了绝对上风的雾枝开口,出乎她预料之外的白煦突然伸手在她唇边抹了一下……

    “混蛋,你干什么?!”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再次瞪视过来的雾枝看上去就像是炸了毛的小猫一样。

    “没干什么啊,”白煦笑着摊摊手,“下次吃完了东西记得擦擦嘴啊,就算是嘴角上留着一点血很好看吧,但是干了之后可就不那么好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