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呵,男人
    “你怎么知道……”明明对方的声音听起来非但不带一丝一毫的烟火气,而且还特别的柔和,可白煦身后的雾枝却不知为何像是炸了毛的猫咪一样浑身都绷得很紧,然后在她提起水明艺术大学附属高中几个字时更像抵达了临界点那样大声质问。

    可惜还没等她问完话就被打断掉了……

    “因为我知道我知道的事情嘛~~”从逻辑上完全无懈可击的回答,但就凭这个却足以让白煦彻底的断定出对方的身份来,一开始见到那极富特色的头发时他还有些犹豫但现在看来……果然是羽川翼么?

    那温柔的外表之下掩藏着最顶尖掠食者才具有的恐怖眼神,如同猫咪一样不可捉摸又好似猛虎一般让人无从拒绝,而且她的年纪……这是在毕业后已经在环游世界的旅行中又再度成长了好几年的成年版羽川翼?!想想都让人感觉到可怕……

    哪怕是白煦在对方的目光扫过来时依旧有种被看穿的感觉,难怪雾枝会那么害怕……只有怪异本身才会体会到怪异的可怕,而对于怪异来说这个成年版的羽川翼无疑是最顶尖的那一个,或许就连卧烟伊豆湖都很难在如今的她身上占到什么便宜。

    “我这是来到了一个什么莫名其妙的世界……”羽川翼的出现无疑打破了白煦之前对这个世界能量等级的推测,光光是她一人就足以改变整个世界了好吧,“不过我也总算明白为什么别人家能捡到一只能变成御姐的金发萝莉,而我遇到的就只是一只万年白发大萝莉……原来是时间线不对么,果然都是世界的错!”

    先且不提白煦在心里的吐槽,虽然说眼前的女孩相当符合他的审美观念,但果然还是少跟她呆在一起为妙至少他背后的那只小吸血鬼都快控制不住自己的颤抖了不是么。

    想到这某人登时换上了自己最为和煦的笑容,尽管他没有任何的把握能够骗得过对方的眼睛但这种事情嘛……又有什么关系呢~~

    “啊您说的是,天都这么晚了我们这就回去……啊还有那么多作业,今晚说不定要通宵了。”白煦相当果断的认怂,毕竟在这个女人的面前每多一秒钟会暴露出来的东西恐怕就要多出去几倍不止,他虽然不认为自己身上的那些秘密会被看穿多少,但有备无患就是了……

    由此一来他握着雾枝的手微微用力示意她多少听话一点,至少也不要给自己这边添乱子,而神奇的是他这么一做女孩那里竟然出奇的安静了下来,形式紧张的情况下某人也没多加在意。

    嘴上这么说着,白煦脸上的笑容更是又多了几分坦率的成分,就好像他不是在认怂逃跑而是说真要赶着回去写作业一般。然后也不待羽川翼那边有所回答,他直接拉着女孩转身准备离开。至于说雾枝那个被扔在路边的晚餐……谁有功夫去管那个啊!

    但想来羽川翼应该会把她安置好的吧。

    归程出乎预料的顺利,翼似乎浑然没有去阻拦他们两个的意思,尽管白煦敢打赌她绝对是看出了雾枝的身份也一样。她只是盯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抿起嘴唇稍带了些苦恼的摇摇脑袋。

    第八章 呵,男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归程出乎预料的顺利,翼似乎浑然没有去阻拦他们两个的意思,尽管白煦敢打赌她绝对是看出了雾枝的身份也一样。她只是盯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抿起嘴唇稍带了些苦恼的摇摇脑袋。

    “现在的孩子啊……可真是的。”声音轻柔并且还透露出一股成熟的韵味,相比起曾经的那位班长中的班长而言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以及长时间的游历之后,对待这个世界她终归还是多了些游刃有余,虽然大概还做不到当初那位忍野咩咩那样的程度吧。

    “隐居了400年却没有什么劣迹的吸血贵小姐,还有仿佛突然降临到这个世界上的先生……真是有些奇妙的组合,啊说不定正是因为他们彼此身上的特殊之处才让他们能够有所交集吧,嗯……这一点或许连我也不例外。”

    微微歪起头,陷入到了思考之中的翼像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嘴角拉伸出的弧度愈发明显起来,“算啦,终归以后还会再碰到的现在还是先考虑下怎么安置这位出来夜游却有些倒霉的小姐吧,就这么扔在路边未免有点太粗暴了。等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可要好好的跟他们说说这件事,毕竟……我目前的身份是一名老师呢。”

    ——————————分割线——————————

    走出一个路口待彻底离开了那片雾气的范围之后,两人这才算是长出了一口气,原本用来节省时间的脚踏车在逃跑时反而成了累赘,好在不管怎么说翼默许了他们的离开就是一件好事。

    “呼啊、呼啊……”站在路灯下面好容易踏破出来的两人全都大口的喘着粗气,虽然一路不是用跑的但在那股莫名的压力之下依旧令人透不过气来,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直至此刻雾枝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仍被对方抓着的事实。

    等到女孩有所察觉以至于愤愤的把手抽回,那已经是5分钟以后的事情了。

    雾枝用另一只手不停揉搓着刚才被白煦握着的地方,嫌弃的意味简直不言而喻,但对于一个傲娇来说嘛……如此清楚的表露出自己的厌恶未免有一种刻意的味道在里面就是了。

    “我回去了,今天真是糟糕透了!”心情上的几起几落,原本只是一次最普通不过的进食活动,到头来却遇上了这么多预料之外的事情,又是被班上的同学撞见、又是遇上了那么恐怖的女人什么的……跌宕起伏的让她有一种比独自生活10年还心累的感觉。

    当然眼下她依旧是抱怨的成分居多,赌气的看了某人一眼他那与之前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的表情让女孩心中暗恨……这时候不是应该试图挽留一下么?明明刚才还是那么一副痴心绝对的模样,然而想起他刚才下意识把自己护在身后面的举动。雾枝迟疑了一下,果然还是没有如同平常一样高高在上的对他喝骂。

    又过了那么几秒种,见他的的确确是没有挽留的意思,女孩暗暗跺了下鞋跟接着用鼻子轻哼一声展开蝠翼转身准备离去,可就在这时候白煦这才后知后觉的说道,“最近这些时间小心点,羽川翼出现在这座城市里面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最好不要随便进食了。如果实在没有食物了的话……记得来找我也行。”

    白煦说的恳切,当然他提供的食物自然是除了血液之外的东西,但落在雾枝的耳朵里可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意思,但这仅仅是让她的脚步停顿了一瞬间,接着便径自飞往夜空进而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