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只要胆子大!
    “大欧派、美人……还是新来的任课老师?我怎么突然有种脖子后面隐隐发冷的感觉呢……”既然雾枝那个丫头都能够听到来自教室后面的窃窃私语,那么没道理白煦就会听不到。而到了这种时候就要去询问消息比较灵通的孩子了,显然春希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诶?新来的老师么……的确是有这种说法来着,不过就我的感觉嘛……是一个相当温和的人吧。”从春哥那里得到的答案差不多就是这样子,“对了下节课不就是她的课了?到时候白君自己去确认下呗,光是靠我说未免有点偏颇。”

    相当中肯的解释,但实用度几乎等于零,好在白煦也不是很在乎这种事情虽然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未免有点太过巧合了一点,耸耸肩膀转回身子恰好上课铃就在此刻打响。

    都说根据墨菲定律什么的越是糟糕的可能就越可能实现,但是当羽川翼真的从教室外面走进来时白煦脸上仍旧是不免带上了几分意义不明的笑容,顺带坐在他前面的雾枝小姐很明显的开始打哆嗦了……为了避免出现什么意外状况,他只能是把一只手搭在女孩肩膀上面示意她不要慌张。

    只是不知道羽川老师特地望向这边的眼神究竟意味着什么……

    由翼接手的是历史这门课,原本的老师由于要回老家结婚所以从学校辞职。以羽川知识面的广博、经历的丰富以及对于人心的把握,一堂课讲的深入浅出实在是有意思极了,这让因为她年龄而产生了些许怀疑的家伙们全都老实了下来,并且心悦诚服。

    能够凭借一堂课区区45分钟就确立下自己在学生之中的威信,不得不说羽川的确是有她的独到之处,只可惜从头至尾雾枝小姐的注意力都没有集中在这上面多少,反倒是白煦他听得很是津津有味……这个国家的历史他实在是不擅长,但当成听书也不错啊~~

    抱着这样的念头,一堂历史课很快便宣告结束,雾枝那里很明显的长出了一口气之前她都以为自己要被净化掉了呢,面对翼她心中不免有一种蝙蝠面对老虎的感觉,而且那只蝙蝠的翅膀还断掉了……

    伴随着“下课”两个字的响起,原本安静的教室里面顿时变得吵闹起来,新上任的老师无疑成为了学生们议论的中心,当然男女之间议论的主题自然注定不大一样,而就在这时候收拾完教义还未离开的翼开口说道,“那个,白煦同学跟我来一下。”

    翼的声音不大,但每一个人却都感觉她如同在自己耳边说话一样清晰,简简单单的一句却压过了班里面40多人的嘈杂,不特地关注的人自然不觉得有什么,但落在有心人耳中却显然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白煦没有任何迟疑的从座位上站起,路过雾枝身边的时候女孩用手扯了扯他的衣角,关心的意味不言而喻虽然对于这只傲娇来说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极限了。然而白煦的关注却是刚刚在翼开口时,春希、坂本雄二、火村夕以及夜神月这几人脸上一闪而过的错愕……果然都是智商180+的家伙啊,简直超厉害。

    翼做完指示后没有等白煦而是直接离开了教室,白煦没办法只能越过讲台的位置随着她一同走出教室。

    “羽川老师您找我?”走廊里两人相对而立,如此靠近的距离让白煦恍然发觉对方竟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矮小,158cm什么的……这个高度刚刚抵达他下巴的位置,只不过她身上那种渊博的气质往往令人忽略掉这一切就是了。

    第十章 只要胆子大!-->>(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羽川老师您找我?”走廊里两人相对而立,如此靠近的距离让白煦恍然发觉对方竟然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矮小,158cm什么的……这个高度刚刚抵达他下巴的位置,只不过她身上那种渊博的气质往往令人忽略掉这一切就是了。

    “我们又见面了啊,白君~~”羽川笑吟吟的,实际上这个女人脸上总是挂着那种营业式的微笑,尽管落在任何人眼中这笑容都代表着一种亲切的意味,可对于白煦来说却很明白……她只是习惯于这么做罢了,“虽然我预定是要来水大附高任课的,但没想到这么凑巧呢。”

    “还有您不知道的事情么。”白煦耸耸肩,表示对对方的说法并不怎么相信。

    “当然,毕竟我只知道我知道的事情嘛。”翼的笑容不便,白煦话中的挑衅显而易见不过翼对此浑不在意,而后却又语气稍稍低沉的说了句,“全知的人是不存在的……”

    如果不是很清楚在这个女人身上曾经发生的事情,白煦恐怕只会将其当成普通的感慨吧,然而卧烟伊豆湖这个名字的突然闪过令他忍不住有点想笑,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啊,也不知道在之前的几年里面,她又与那个自称什么都知道的女人发生过怎样的故事。

    可惜在这方面翼显然不想多谈,或者说同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的而且还是自己学生的人谈论过去无疑是一件颇为失智的事情,而这同样不是翼特地喊他出来的主要目的,“啊,我说这些做什么?抱歉抱歉,好久没有回到故乡所以偶尔这两天因为兴奋所以有些喜欢做些不同寻常的事情,我们还是赶紧说正事……总是占用白君宝贵的休息时间也不太好。”

    “知道不太好就不要特地把我喊出来啊……”白煦在心中腹议了一句,但表面上还是点了点头于是便听翼继续说道,

    “我翻看了下最近一段时间班上学生的试卷以及其他一些记录,白君的话……你对于历史这方面不太擅长吧。我想对于留学生来说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但是学习上面有短板的话终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随时同我说明的。”

    从今天早上上班一直到你出席第一节课才有多少时间,仅凭这么点功夫就对所要教授的学生成绩情况了解了一遍,这女人是怪物么……白煦强行忍住自己想要翻白眼的冲动,顺带心中吐槽了句“果然早就应该想到的,这女人才不会做些额外的事情。但是……这么做说不定会很有意思啊~~”

    “你又想到什么了?”同某人心意相通的系统小姐适时地插话道,这样的白煦让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之前他给西园寺世界那颗巧克力的时候也同样是这么一副努力憋笑的模样来着。

    “呐宝贝,你听没听说过这么一句话?”

    “什么?”

    “这可是依靠每一名学生口口相传的最高理想,是学生生涯中的巅峰标准啊……正所谓只要胆子大,老师休产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