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再不斩的邀请
    “卡多?不是不是……”白煦之所以会猜测到卡多身上的原因白只是略一思考便明白了个大半,无他对于一名大商人来说白煦这里出产的草药绝对有着足够的价值,只要稍加包装然后再略微宣传一下相信会有大把的人抢着购买。

    没办法无论时代如何人类这种生物总是怕死的,而高效且对症的药物又总是少之又少。

    以白煦在波之国接连治疗好许多患者的事例来看,卡多要关注到他完全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过这一次的胡椒还真不是那个死胖子授意的,或者说……以那个家伙的脑袋恐怕还不会做出如此示好的事情出来。

    “其实是再不斩大人,是他让我把这些胡椒交给您的。”提起再不斩白的语气里充斥着显而易见的尊敬与崇拜,仅仅是听到这个称呼就足以令人明白为什么他在不久的将来会做出为对方挡刀的事情出来。在21世纪已经被当成笑话一般的忠义,在这个时代却切切实实的存在着。

    虽然背叛同样也是一种主旋律就对了……

    “再不斩大人让我向您表示感谢,另外胡椒这种东西虽然金贵但我们其实也没有太多用到的地方,您能喜欢就再好也不过了。”充满客套的社交辞令在白说起来却又带了一种令人信服的味道,显然这的确是他的真心话。

    “有心了。”白煦拿起那个小布袋子上下晃了晃,里面的胡椒省着点吃的话坚持几个月还是没有问题的,无论是自己使用还是当成硬通货拿去换线都是相当不错的选择。别看这个世界的剧情全都集中在忍者们打来打去的恩怨情仇上,可实际上平民才是社会的主流。刨除掉五大忍村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城市在,那种不以武力称雄的地方相对来说更加符合一名现代人的世界观。

    客气了一句白煦便打定主意将这份说成是礼物也好,亦或是示好也罢的东西给收了起来,再不斩的话在这段时间里他也见过那么几次但都是帮他处理身上的旧伤——在之前那场导致白与他相遇的追杀里面,再不斩遭受到的伤势也足够严重来着。

    然而说实话白煦自己也清楚仅凭这一点小小的恩情完全不足以让他获得再不斩的另眼相待,那个家伙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单轮傲气来说却是不输给任何一个强者来着,或者说这世道每一个上忍都应该足够傲慢才对。区区一个平民药师而已,没有因为一言不合而被杀掉就应该谢天谢地了好么。

    换句话说就是那边认为自己还有足够的利用价值咯?在这一点上白煦认为无论向自己伸出橄榄枝的究竟是再不斩还是卡多全都没差,都是一件早就在他预料之内的事情,甚至于当成是他刻意促成的都可以。

    见白煦把礼物收下白那边多少也松了口气,对于这个救了自己并且还无私的传授给他各种各样秘传知识的恩人,在白的心里还是相当仰慕且敬佩的。只是如果把他与再不斩两人同时放在天平的两端,白煦的分量注定还是无法敌过那位曾经的忍刀七人众,由此一来在接受再不斩命令的时候白肯定不会有所犹豫。只是多少有点愧疚在里面……

    白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之前的工作上面,关于再不斩的交代他打算一会再同白煦说不然被当成是某种交换就不好了,可还没等他开口反而是白煦那边先一步说道,“那……白,再不斩先生在把这东西交给你的时候还说些什么了?”

    白煦的敏锐令白的心脏微微一颤,见终究是没有瞒过片刻之后他反而轻出一口气。

    第十七章 再不斩的邀请-->>(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煦的敏锐令白的心脏微微一颤,见终究是没有瞒过片刻之后他反而轻出一口气。

    “不用这幅样子,我只是觉得无功不受禄罢了。”如果说白煦对自己之前的猜测有60%的肯定,那白的反应便将这个概率提升到了95%以上,只是他的有意遮掩也摆明了接下来要讨论的话题并不是那么的令人愉悦,“希望不是什么令我太过为难的事情吧。”

    “并不是……”白断言反驳,“再不斩大人他对于您的医术一致称赞有加,同时对于您本人也是尊敬万分的。这一次固然是为了提出想请您单独谈一下的邀请,但其实也是觉得这东西能够让您满意。”

    “所以我才说有心了啊,啊白你不必那么紧张对于这样的邀请方式我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满,相反我还蛮感激来自再不斩大人的尊重来着。”这倒不是什么场面话,对于一位精英上忍来说想要见自己直接掳走都不算什么,还能够礼节性的赠与礼物简直是文明到了极点。好吧……从一开始白煦就没将忍者的道德底线设想的有多高。

    白煦的回答令白彻底恢复了平静,他端正身子微微颔首明确的向白煦表达了自己感激,接着便听他名义上的师匠继续说道,“那么不知道再不斩先生是有什么想要吩咐在下的?还非得用这么郑重的方式……对了白,在你离开之前再不斩先生有说他什么时候要见我么?”

    “应该还是关于药剂的……大概可能是关于忍者药剂的方面。”白对此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他只是工具谁又会对一个工具说那么多呢,“再不斩大人……我们最近的情况一直不是很好,光是依靠地下悬赏还有其他的什么来度日终归还是比不上正规忍村,忍具方面、还有其他补给都很困难。”

    白隐隐透了一个底,严格意义来说这都能算得上是背叛了,不过这也是他能够做到的极限堪堪弥补他内心之中的歉疚之情……因此白煦并没有去怀疑对方话语中的真实性,事实上都把注意打到他这个普通药师的身上便足以明白再不斩的处境究竟有多么糟糕,不管怎么说他都不认为类似于纲手姬那样的医疗技术会跟大路货有太多交集。

    但好在对于糊弄再不斩他还是有几分信心的,对他自己也是对那位一贯热爱吐槽他可其实还蛮靠谱的系统小姐。

    “不用说那么多也可以的,对于再不斩先生的提议我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我这个流浪药师能够在某种程度上为你们提供帮助应该说是我的荣幸才对。反倒是我应该感谢再不斩先生能够让我见识一下你们忍者的药剂知识。”作为一个平民药剂师中规中矩的回答,要知道在这个知识垄断的年代未知且成熟的知识足以抵得上一切报酬。

    白煦表现出的谦逊与隐隐流露的狂热打消掉了白心中最后那一丝不安,在此之前他就已经断定白煦是那种因为高超技巧而少带了点骄傲的人,可这样的性格反而让他们在自己专业方面变得更好沟通,正如同现在这样。

    只是不知道如果白知道了这一切都是某人刻意表演的话又会是一副怎样的表情,要明白就连现在白煦可都在心里不停的呼喊着“卧槽,他这个低下头微微迟疑的表情也太有女人味了吧,这货真的是个男人?!”

    世界观大崩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