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来交易吧~~
    再不斩上门的时间比白煦预想之中的要早,毕竟那么一大堆的药剂想要一一测试出其效果就算花费掉3天时间白煦都不意外,但谁能想到不过是早上9点多的时候他就急不可耐的登门拜访了。

    “再不斩先生您这是……”正在屋里面不厌其烦处理着药材的白煦再次见到再不斩时流出的惊讶全然不是作伪,放下手里的小刀子站起来将他迎进门,紧接着将自己刚才坐着的小凳子让给他并且端了杯水过来,而后才又拿了个凳子在他对面坐下继续说道,“这么早就过来想必是对于那些药剂的测试有结果了?怎么样,总该有几个比较好用吧……”

    药剂是从白煦手里流出去的,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他实际上比谁都清楚,不过现在却还是要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出来。事实上那些药剂也并非全都有效,否则就显得太假了不是么……具体比例的话应该是有效果的占到60%,效果很好的在10%左右,剩下的则是一些起不到效果或者副作用实在太大的东西。

    “嗯,结果出来了。比我预想之中的要好不少。”相比起之前一如既往的冷淡,再不斩目前的态度虽然依旧称不上好但一直以来隐隐流露出的高高在上却是完全消退了,从战略角度上讲一个白煦这样的药师远远要比一个精英上忍重要得多,哪怕他是忍刀七人众之一也一样。

    对于一个成熟的忍村来说,顶尖的医疗忍者往往意味着无数人的生命得以保障,白煦尽管对于医疗忍术一窍不通但光是凭借这些药剂就足以被当做宝贝一样供起来了,这一点就算是繁荣富有的木叶都不例外。

    毕竟培育一名合格的上忍所需要花费的资源简直难以想象,可上忍的生命在战场上却根本不值一提……生命的脆弱在任何时候都是均等的,这样一来能够挽救生命的存在无疑便升格成战略级武器,相当清楚这一点的再不斩在验证除了这些药剂的效果之后便很是聪明的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说的不好听一点,他这个雾忍村的叛忍以后最好的局面也不过就是占山为王成立个小忍村自保的局面,而对方……说不定哪一天就平步青云了。当然这所谓的际遇也并不是那么好碰到的就对了。

    端正了自己的态度之后接下来需要做什么那自然便毫无疑问,寻求合作无疑是目前对于他们全都双赢的局面,白煦可以为他提供急需的药剂并且完全能保证长时间的供给,而自己这边则能够给予一定量的经济补偿,外加最重要的……试验品。

    药剂也好,亦或是其他需要大量实践的物品开发,临床实验总归是避免不了。对于一个乡下医生来说,想要自己研究无疑是困难重重,最直观的一点就是他难以得到全面的药效反馈,但有试验品就不同了……波之国这个偏僻的乡下,想要去搜集流民的话简直是俯仰可得,就算那些小忍村的下忍、中忍再不斩也完全有把握去给他搞来,他相信用这些试验品来交换药物的话白煦绝对不会拒绝。

    这无关于人性,而是通往成功路上的必然牺牲罢了。

    甚至于他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就验证出那么多药剂的效果出来,再不斩也是通过**实验的方法,所以哪怕白煦有着这样那样的理由当再不斩将这次实验结果递交给他的时候,白煦手上已然间接的沾满了鲜血,而血这个东西只要沾上一次就再也不可能洗得干净,只会越来越多……

    然而就连再不斩都没想到,白煦他只是仔细阅读了一遍那份实验结果报告之后就相当满意的冲再不斩点了点头,然后任何过程都不提及的转而说道,“再不斩先生真是感谢您的帮助,有了这份结果报告我想那些大部分没有起到效果的药剂我也能够有改良的余地了,这对于在下来说实在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真是让人不知道应该怎么感激您才好……”

    第二十一章 来交易吧~~-->>(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然而就连再不斩都没想到,白煦他只是仔细阅读了一遍那份实验结果报告之后就相当满意的冲再不斩点了点头,然后任何过程都不提及的转而说道,“再不斩先生真是感谢您的帮助,有了这份结果报告我想那些大部分没有起到效果的药剂我也能够有改良的余地了,这对于在下来说实在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真是让人不知道应该怎么感激您才好……”

    白煦说的淡然,好似根本就不明白这份报告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血腥一样,只是他那微笑着推了推眼镜的模样,却深深印刻在了再不斩脑海里面怎么都挥之不去。

    同样是把人命不当一回事,可再不斩觉得他与白煦之间还是完全不同的……他是不在乎抹杀同类生命的残酷,甚至隐隐有所快感。而对方则仅仅是把活生生的人类看成了一块肉那样子,心中所想的只有如何下刀。

    实在是难以说明到底是谁比较过分……

    好在再不斩并不是很在乎这些,相反他也是觉得邪恶阵营的人反而比较好打交道一点,于是听完白煦的感谢过后也不客气直接提出了自己的条件,“感谢的话就不必说了,白先生您配置的药剂对我很有用,我需要大量的购置。”

    “购置什么的……您说的可就太见外了。”白煦满意的笑了笑,有需求就好办人只要有了需求就等于有了弱点,而有了弱点就有了能够利用的地方,他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这里面大部分的药所用都不是什么昂贵的东西,只不过数量比较大。另外就算有一点珍惜药物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所以说其实只要再不斩大人您愿意给我提供药材的话,在下直接给您药品也无不可。”

    “直接用原材料兑换成品药剂么?那报酬怎么算,钱么?你也说了那些药材根本不值钱,就算从里面克扣也没有什么利润吧……”再不斩无视掉白煦那几经掩饰后过于甜美的提议,“我可没有让你做白工的价值……”

    “其实您能帮我实验药剂就已经是莫大的帮助了,再说如果没有您提供的那份卷轴在下也没办法得知祖上留下来的知识究竟代表着什么,仅凭这些就足以令在下感恩戴德了……”白煦说得谦卑,垂下的身子更是从另外一个侧面证明着他说的那些全都出于内心深处。

    可惜仅凭这些依旧难以取信一个生活在一不留神就会丢掉性命的男人,再不斩从来都不认为这世界上有什么便宜可占,同期那些喜欢贪图小便宜全都死在了他的前面,所以哪怕白煦的表演再怎样逼真他也还是在静静等待下文,他坚信白煦前面的都只不过是铺垫而已真正想要的东西往往只会放在最后……

    果不其然的在短暂的停顿之后,只听白煦继续道,

    “当然只有我一个人的话能够提供的产量终究有限,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能请您把白送给我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