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成功转职推销员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能请您把白送给我么?”白煦的声音在屋子里静静的回荡,预想中的回答不在但再不斩身上一瞬间迸发而出的杀意无疑证明了他的态度……无论如何白对他而言很是重要,尽管他如今杀意迸发的原因仅仅是由于宝物被觊觎的自然反应。

    冰冷的杀意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寒冬腊月时刺骨的寒风一样,同时还多了一股让人透不过气来的糟糕体验,白煦不受控制的开始紧张这与他本身的思想无关而纯粹是身体的自然反应,跟缩手反射并无什么两样。

    一名上忍的杀气究竟有多可怕,对于和平时期的孩子来说足以令他们彻底丧失掉行动能力,这一点从太子跟二柱子第一次出村时的表现就能够了解一二,作为生长在比他们还要优渥的环境之中的白煦自然不会表现得比他们好到哪去,好在外部威胁并没有令他的大脑迟钝太多。

    “警告,而不是威胁么……”白煦微不可查的耸了耸肩膀,“既然是警告的话那么就还是有继续谈下去的余地咯,给不出价钱的话那么觊觎才会是冒犯,否则仅仅是提出交易意向不是么~~”

    心中无比清楚这一点,并且肯定白在如今的再不斩心中其实并没有太多价值的白煦盯着杀意回给再不斩一个微笑,即便是在肌肉极度紧张的情况下这个笑容实在僵硬的可以,然而他的意味还是很好的传达给了表面看去出于压倒性地位的再不斩那里。

    “恐吓是没有意义的,如果真是诚心诚意的话那就让我们收起那些小手段,心平气和的来谈一谈吧。”

    “再不斩先生请您稍安勿躁,在下虽然不过是一个鄙薄的医师但自问在认清自己的价值与地位这方面还是有着一定水准的,毕竟对于小人物来讲如果连这些最基本的要素都无法掌握,可是很难活过一个春秋的。这一点与您这样强大的人可是完全不同……”

    白煦的镇定令再不斩多少有些诧异,他见过太多因为杀意而胆怯的家伙,反而像是这般沐浴在杀意之中还能不卑不亢的才是绝少数,他真的不怕死?再不斩认为这并不可能,那么就是有着某种把握与自信咯?

    这个猜测令再不斩对于白煦的评价再度提高了几分,只是不知道他所持有的究竟是自信还是无知。

    “那就让我听听你还想说些什么?希望不是在浪费时间……”合作还是要谈的,杀气自然也要收敛,为此再不斩还算冠冕堂皇的为自己找了个台阶。

    “在下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去戏弄像您这样的大人,”白煦故作无奈的轻轻摇头,似是在表现出自己本身的无辜,“您也看见了,在下目前居住的地方只有那么大的一块地方,而这仅仅是在下在波之国临时的落脚处,不过对于一名游医来说类似这样的环境其实已经算得上还不错了。

    在这之前在下都是在各个地方游历,身上所携带的药草只有少数大都是些成品,但想要大批量制作药剂的话光是处理药材就需要花费大量的功夫,之后更不用说其他的处理工序。这都需要大量的时间与人力,仅凭在下一个根本无法胜任。所以这样的话一名合格的助手必不可少……”

    第二十二章 成功转职推销员-->>(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这之前在下都是在各个地方游历,身上所携带的药草只有少数大都是些成品,但想要大批量制作药剂的话光是处理药材就需要花费大量的功夫,之后更不用说其他的处理工序。这都需要大量的时间与人力,仅凭在下一个根本无法胜任。所以这样的话一名合格的助手必不可少……”

    “为什么是白……”

    “白的话其实是有学习过再不斩先生你们忍者的医疗方法吧,至少药材的辨认与处理他都没有问题。”与白这么多天的接触也不是什么都没干的,至少他所擅长的部分白煦都摸清楚了个大概,“在这一点上有他做助手的话在下会省心很多,再说……对于需要四处游历的游医来说,有一名能够随身保护自己的忍者大人可实在是一件值得憧憬的事情。”

    “还不够……你说的这些都是理由,但还不够。”白煦的说辞令再不斩之前的不满微微有些缓和,作为助手跟保镖……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白煦便是给了再不斩偷学技术与随时随地监视他的余地,这是彼此双方都没有挑明的隐含意义。是理由也是交易条件……

    但这些条件虽然诱人却还是远远不够,作为水无月家的遗孤且不提白身上血脉的价值,单单是他跟随了再不斩这么多年,哪怕不是最好的工具也绝对是最趁手的那一个。就好像自己用习惯了那只钢笔,哪怕稍有破旧也很少有人会拿它与别人交换。

    只不过……工具,依旧只是工具罢了。

    当再不斩说出不够两个字的时候白煦就知道事情几乎已经成了一般,筹码不够的话只要继续往上堆筹码不就好了?现在对于再不斩来说最需要的是什么,或者说对于每一个忍者来说是什么……无非实力跟生命两项而已,只要针对这两个的话……

    早早就预料到了再不斩贪婪的白煦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几分,他有些慎重的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瓷瓶子,就跟之前交给再不斩的那些全都是一路货色,而仅仅是看到了这个瓶子本身再不斩他就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再不斩先生,在下当然也清楚白对于您来说的价值,但他终究也只是一件工具,我想工具再怎么好用也比不上自身,您说我说的对么。”淡漠的强调、冰冷的说法,但与再不斩这种死傲娇交流这种模式反而合适,白煦把手里的瓷瓶一递过去紧跟着便说道,

    “这个瓶子里面装着一颗药丸,是在下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唯一制成的一颗。根据家族记载的知识,这种药使用了大量珍贵的药材,而也是仅有对我们这种普通人都能生效的一种药。据记载只要吃了这个药丸,无论受伤多重都能够吊住一口命在。

    当然这药剂本身也是针对像您这样强大的人而研制的,我们吃下去仅仅只有这一点微不足道的效果罢了。毕竟根据先祖记载它的效果其实是迅速恢复何种伤势,修复身体暗伤并且能够给予实力上的突破……是最珍贵无比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