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继续卖药
    白煦走得快回来的也快,第七班修行用的树林本就离他所在的地方不远,而尽管是临时起意准备好自己需要用的东西也并不怎么麻烦。

    不过他的一番忙碌注定不会获得太多的关注,鸣人跟佐助正忙着在那里相爱相杀,还完全没从恋爱脑中脱离出来的樱此刻全部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佐助身上,再加上鸣人对樱的暗恋要是换作一个不知情的人来看,准要痛骂编造出这长狗血剧的作者才对。

    对此就算是白煦都没有去帮忙洗白的想法,甚至于他还觉得这个三角并不是太牢靠的样子。

    白煦回来的时候,作为指导教师外加顺带养伤的卡卡西正百无聊赖的斜靠在一棵树下,单手抱肩而空出来的另一只手则端着那本万年不变的《亲热天堂》放入书架,专注的样子根本让人难以分辨他究竟是监督弟子们修炼,还是说专门找了个不被打扰的地方看书。

    而虽然说是有伤在身,上忍该有的洞察力还在待白煦刚一进入他的警戒范围,跟刚才一样几乎是没费任何力气的就被发现了,卡卡西把目光从书上移开待确定来人是他之后扬扬手算是打过招呼。当然被打扰了读书的兴致某人脸上的残念还是蛮明显的……

    为了这个白煦实在是有点想要吐槽,《亲热天堂》放入书架作为一本能够塞进忍具包里面的册子,卡卡西这么多年至少看了不下几十遍吧,就算是再经典的小黄书他难道不会腻么?还是说他试图将其倒背如流进而应用到忍者之间的战斗上面?

    嗯?把《亲热天堂》放入书架上的知识应用到战斗上……天才般的想法!

    望着白煦不知为何突然好像是理解了什么一样的赞同表情,卡卡西一时间有点发懵。

    嘛现在却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完全没忘记自己特地回去一趟是为了干什么的白煦在走得稍微近些之后提起手里的药箱向卡卡西示意,而后者虽然极其抗拒的样子但终究还是没能敌过好奇心,勉强的把书收好接着朝白煦这里走来。

    “医生,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只是一些简单的伤药,还有绷带……”明明白煦表现出一副很平常的样子,但卡卡西却一点都不这么认为,在见识到了眼前这个人的医术之后他没来由的就断定对方所提供的药物肯定有非比寻常的地方,由此对于白煦的谦逊他完全不置可否。

    没有去理会卡卡西的想法,白煦径自将药箱放到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打开盖子一样一样的从里面取出自己特地准备的东西,诚如他所言为了应对眼前的修炼箱子里装着的的确都是些绷带与伤药,区别只在于除了伤药之外的部分。

    “这是绷带还有药膏,药膏的话无论是哪里划破了还是出现钝伤,抹上之后都能很快的起到作用。在止血方面也是很不错的……就算是小规模的内出血把它吃下去也能管点用处。”没有回头,白煦直接将手里的东西向后递去。下意识将其接过的卡卡西面上多少有些微妙……倒不是说这伤药的效果不好,而是对于忍者而言类似的东西实在太多完全没必要用别人的。

    当然白煦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所谓抛砖引玉嘛……如果一上来就拿出好东西,想要引起卡卡西这个上过战场、混过暗部并且家学与老师同样优秀的忍者注意可就难了。

    所以他都懒得去确认卡卡西在拿到药膏时的反应,转而继续去翻自己的药箱将另外一个看上去就足够故旧的罐子跟另一个小瓷瓶给拿了出来。

    “这是?”相比起刚才白煦那显而易见的珍重动作果不其然的吸引了卡卡西的目光。

    “它们啊,罐子里的是以前特制的药膏但是因为配方里的药不好找,并且对于普通人没有太大的用处所以还是很早以前做的了。至于这个……”白煦晃了晃手里的下瓶子,“这是在下特制的丸药,拥有滋补的功效对于还在长身体并且每天都要这么锻炼的他们来说再好也不过了。”

    “嘿诶……”卡卡西将信将疑的接过小瓷瓶,打开盖子放在鼻子下面闻了几下心中顿时一凛。白煦说的没错,凭他在毒药上面的造诣足以断定这药丸所采用的的原料大都是具备补益作用的,具体能达到什么效果不好说但效果本身却是实实在在的,区别只在于效力大小。

    而仅仅是这样便足以称得上珍贵了,类似的秘药配方确实存在甚至于卡卡西自己都还曾经服用过,对于忍者这种靠身体吃饭的职业来说在幼年时打下的根基可谓极其重要,且不提体术之类的,单单是身体强壮能够提炼的查克拉就会随之变多这一点便足以令所有人眼热不已。

    这样一来白煦所拿出的药丸就显得弥足珍贵了,旗木家也有类似的配方但由于人才凋零卡卡西也很难将其还原,至于说交给医师去配伍……那跟把家族秘药直接流传出去又有什么区别。

    要明白在木叶创立之初,为响应初代的号召几乎每个忍者家族都把大量的忍术给贡献了出去,相反类似的秘方之类却是谁都没有拿出去过。而家族忍者的精英之所以要普遍比平民忍者强,这就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

    当然宇智波家也是有类似的东西的,但现在嘛……卡卡西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不远处仍在拼命修炼的佐助,片刻后又看了一眼吵闹个不停的鸣人,进而摇了摇头……明明俱都是身世不凡的两个人,现在却又全都落魄成了这个样子,以至于就连对精英忍者来说并不算太稀奇的药物都不曾见过……命运这个词还真是让人唏嘘。

    “这个药还真是帮大忙了啊。”哪怕只有正统秘药1/10的效力都好,卡卡西已经打定主意在白煦这进货了同时对于这个医生的评价又提高了许多。

    “嘛,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东西能帮上忙就好了。”面对夸奖白煦脸上的笑容依旧未变,微微眯起的眼睛同上翘的嘴角一起俱是那么的令人亲切,“啊对了还有这个。”

    “嗯?”看着白煦递过来的罐子卡卡西略有些不解,但有了之前的秘药打底他又不禁多了些期待,而后便听白煦顿了顿接着说道,“这里面装的也是些药膏,不过它的作用不是活血镇痛一类的了,卡卡西先生您应该比在下清楚吧人如果受伤了话,哪怕伤口愈合受伤的部位也很难恢复如初,久而久之下来尤其是这种因为修行所积攒的伤病就会因为身体错误的修复而变成另外一种样子。

    用我们的话来说这就是身体因为岁月而积攒下的暗伤,这罐子里的药膏就是针对这些暗伤所配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