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渐渐发酵
    “连暗伤都能治的药膏还有大家族内才存在的秘药,这位医生还真是……越来越神秘了。”将想要交给卡卡西的东西交付之后,白煦没有在修炼场多呆便选择了告辞,一来两个小鬼头不断从树上跌落并且还乱叫个不停的场面实在没啥看头,再一个主要还是为了营造自己高人的形象。

    高人不都是把东西随手一抛然后扭头走人的么,至于这东西会不会被用、会被谁用、被怎么样用全都一概不管~~问得太多了的话才反而会被怀疑。

    这套欲擒故纵的手法用得足够成功,以至于他高深莫测的形象渐渐印刻在了卡卡西心里,当然为了不使他起疑白煦顺便说了下这两种药剂的价格,相当昂贵……不过目前这些全都算是免费赠送的试用装。

    这样一来他会积极提供药剂的理由也有了,钱这个东西嘛不管是谁就算火影那样的大人物一样不能缺,那更何况仅仅是一个有着优秀医术的医生了,难得遇上忍者这样的冤大头不往死里宰才怪呢。

    再者说来白煦的医术虽然不错,但也要分跟谁比不是。对于普通的平民百姓,他医术再高那些珍贵的药物也没有地方售卖根本挣不到什么钱,可忍者的话……好东西又不是对谁都敢轻易拿出来的,类似木叶这种守序善良阵营的家伙可不多,而木叶的话别说目前依旧在出走的纲手姬,单单是目前木叶医院的院长药师天善他就不一定比得过。

    综合以上几条,白煦特意营造出的那个【医术不错、有些贪钱但为人和善值得一交】的游医形象就算是成了,固然里面仍旧有着这样那样的不足,但在某人技能的加持下也都被逐渐忽略。

    “不过这年头谁都有那么一两个秘密吧。”把玩着手里的药膏卡卡西在心中琢磨着,他是忍者又不是警察没有必要去管别人的目的,只要与自己这边没有妨碍就可以了剩下的……反正他提供的东西还都很不错不是么,“但话说回来,这些药的价格……”

    一想起白煦临走之前提到的数字,就算是面对再不斩的时候卡卡西都没有这么头疼。贵……实在是太贵了,即便考虑到都是一些平日里用钱都买不到的珍贵品,可这些东西的价值也未免有些让人难以接受,至少一般的中忍绝不可能凭借自己的工资来消费,而至于自己的几个弟子嘛……

    卡卡西远远观瞧了那边的三个小鬼头,过了好半晌才微微叹了口气。

    “鸣人就不用了,光是漩涡一族的血统还有封印在他肚子里的那只狐狸就足够抵得上这些药本身的效力了,再吃也不会有什么效果。樱的话……她未来发展的方向是对于查克拉的精细操控,也就是医疗忍者的方向么,与其背上这些药剂的负担还不如去买点忍具,平民忍者可用不起这个玩意。换句话说……

    能用到它们的只有佐助了么?”

    卡卡西冷静的判断道,“写轮眼这东西对身体始终是个负担,能够增强身体素质的话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而且这么多年他为了追逐那个人一直在拼命修炼吧,没有老师指导也难免留下一些暗伤,这都是会对以后造成影响的事情。再说宇智波家虽然已经没落了,但支付这点东西的钱还是有的。”

    俗话说受死的攻比受攻,宇智波家被灭族之后尽管家族内秘藏的绝大部分东西都被村子收走,可为了避免吃相太过难看还依旧是给这位宇智波家的遗孤留下了足够多的钱,要不然蛐蛐一个下忍怎么可能用得起风魔手里剑这样的贵重品。

    心下打定主意后,到了中午休息时卡卡西就把佐助叫到一边并将这两样东西交给了他,说明了药品的效果以及相应的价格之后便将选择权留给了佐助自己。当然鸣人和樱那边卡卡西也一并告诉了相应的情报,但正如他之前所推测的那样子这两人全都不对药剂感兴趣,甚至还替佐助感到高兴。

    解决了药剂的问题之后卡卡西也多少有点满意,部下的实力增强是好事,哪怕是需要日积月累才能够看到成效的东西也一样。

    ——————————分割线——————————

    “这个药剂,唔……”自从中午在卡卡西那里得到了那两样药品之后佐助便毫不迟疑的选择了使用,药膏的话一天一次等晚上临睡时抹就好,可据说是能够对身体起到补益效果的药他却是打算在修炼的中途就吃上一颗。

    效果的话短时间还不好说但至少身体疲惫恢复的速度确实是快了许多,原本需要休息3小时才能缓解的疲劳现在1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大概是因为身体获得的营养更多了的缘故吧。

    别的不说单单是这一条佐助就觉得无论花上再多的钱都值了,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为了能够打败那个男人,他必须刻苦再刻苦……但精神上的坚强无法替代身体,一直努力的话身体绝对会会比精神先垮掉,这一点佐助自己也很清楚。而现在有了药剂的帮忙可谓是解决了他最大的一个苦恼,唯一的遗憾就是……太苦了吧这东西。

    “啊臭屁佐助,你又在吃那个药了?好吃吗!”药剂的苦味简直难以形容,相比之下佐助更愿意吃一块烧红的木炭,毕竟后者的痛苦只有短短的几分钟,而这个苦味却能在嘴里蔓延一个小时不散,鬼知道是用什么配置而成的。

    但为了复仇有些事依旧还是不得不做的,由此强吞下药之后的佐助不免苦着个脸眉头紧锁,这时候凑过来的鸣人显然觉得这样的佐助足够搞笑,难得能从对方占得便宜的他似乎又觉醒了一样新的爱好,脸上挂着招牌式的笑容贱兮兮的凑上前用手肘碰碰这个不大好接触的同伴,恶作剧时的意味简直溢于言表。

    对此佐助只是用眼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一句话也不想说,因为一旦张口的话他实在害怕自己会吐出来,那样子就免不了还要再吃一回。何况对于他这样的人,只要报以冷淡等一会他自己觉得没意思也就会离开了。

    于是佐助淡定的闭上眼睛,任凭鸣人在旁边大呼小叫也完全置之不理只是默默地恢复着体力。可哪怕闭着眼睛他依旧能够感觉到鸣人在自己身边窜来蹦去的样子……活像个猴子一样。直到被弄得不耐烦了,干脆从忍具包里拿出两个耳塞往自己耳朵里面一放准备睡上一会。

    只是在临睡之前某个念头开始如同野草一般自心底疯狂蔓延……

    “为什么?我必须要吃这么难吃的东西,可那个吊车尾竟然什么都不需要还能这么活蹦乱跳的?我……这是在嫉妒?呵嫉妒一个吊车尾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