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大郎(划掉)来吃药啦
    “佐助君你的意思是?”盯着目光灼灼的佐助看了半晌,良久白煦才像是放弃了似的轻轻摇头,“算了,就算我欺骗你说没有大概佐助君也不会相信吧,类似的东西是有的……但具体能够对你产生多大效果我无法保证,毕竟武士与你们忍者之间的区别很大,我唯一能够确定的是那种药剂的效果是开发身体潜力,除此之外就没有更加具体的情报了。”

    白煦的话让佐助心中微微一动,开发身体潜力啊……大概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自己身体内拥有的潜力了,宇智波家的人只要能开启写轮眼实力直可谓是成倍增长,更何况许多家族中的秘术都需要依靠写轮眼进行修行释放,换句话说没有写轮眼的宇智波族人就跟废了没什么两样。

    可时至今日都没有开眼这件事一直是佐助的一个心病,要知道那个人可是年仅八岁就做到了这一点,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作为他的弟弟再怎样也不会差劲到连开眼都做不到吧。然而无情的事实一次又一次的令佐助颓丧,而这一次如果能够借助药剂来开眼的话……

    佐助心头瞬间火热。

    无需更多的言语,仅凭对方那股难以自抑的跃跃欲试白煦就知道不管是谁来劝说都已经没有用了,成功的人往往偏执而这个未来注定君临忍界的男人在这一点上很好地继承了宇智波家的传统,好在这正是白煦要的效果。

    “佐助君你先冷静一下听我把话说完。”白煦的表现依旧不紧不慢,弄的佐助心下虽然焦急但却又不得不耐下性子去进行等候,百爪挠心似的心情早已令他忽略掉自己被算计的可能,同时白煦表现得越有顾虑越是证明着他的无辜,“我虚长你几岁而且这么多年一直在诸国游历,虽然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医生但见的多了,多少也有了点自己的想法。

    怎么说呢,佐助君我不知道你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提升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在这点上面作为局外者的我也没有资格去说三道四。不过实力也好,还是权势、金钱之类的东西,盲目去追求的话只会让你舍弃掉一些你已经拥有但不曾在意的珍贵之物,这一点你就权当做是我多嘴好了。”

    白煦说得诚恳,任谁在这都只会当他是在为对方考虑,前提是……如果佐助能耐下心去听的话。

    “好吧我们说回药的问题……”见佐助哪里越发不耐,白煦很是苦恼的叹了口气如同一个拿自己调皮的弟弟束手无策却又不忍管教的兄长一样,“首先我先要声明一下药剂是有副作用的,当然这个世界上想要走捷径的话没有什么是没有副作用的,但这个药剂的副作用连我都无法确定,只能确定它不会危及生命。即便这样……佐助君你还要尝试么?”

    一个效果不明、副作用不明的药,恐怕换做是谁都不敢尝试才对,但那终究是建立在一般的情况之下。有了之前的一次次铺垫,再加上白煦用一系列的废话引得佐助内心早已被焦躁充斥,他这时候已经没有太多思考余地了面对白煦的再三询问他仅仅只是伸出手示意对方将药给他。

    “朽木不可雕也”如果是在漫画里的话,白煦在离开时的背影旁边肯定会加上一句类似的说明,见他如此纵然是佐助这个早已把内心封闭起来的家伙也不免微微舒展眉头。

    “是个好人呢……”他在心里如此想着。

    过了好一会白煦那一大堆的药罐子里面翻找出来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在把它交给佐助之后少年迫不及待的将其打开,只见里面存放有一颗珍珠大小的药丸佐助用两根手指将其捻起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又舔了下,依据简单地毒药辨别这东西不具备毒性这点还是轻易被鉴定出了。

    接着佐助却又有点犹豫,究竟是在这里直接把它吃下去好还是说带回去……

    看出了对方的犹豫白煦心头一动,但他却是装作误解了对方的想法一样开口说道,“不用逼迫自己的佐助君,这种不明真相的药就算是我都不敢乱吃。再说……关于实力的问题,我想真正的强大永远是来自于心灵,没有什么是比一颗爱人的心更加强大的了。

    给予爱然后不求回报,只是去一次一次的坚持这个过程,那你终会强大起来。现在还不用着急……等你真正遇到一个愿意让你付出一切的人时,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能难倒你的了。”

    白煦开口之前只是想用言语挤兑佐助,用一个简单的激将法去让佐助不至于产生放弃的念头,顺带去推销下自己的爱人理论。只是说着说着宇智波鼬的身影却突然出现在他脑海之中,以至于在最后的那半句完全是出于真心了。

    毕竟那个人……真正的是付出了一切,然后就真的强到了谁都无法抗衡的地步啊。

    只可惜这些话佐助是不会理解了,他斜了白煦一眼显然是不喜欢听他的这些废话,为此就算是白煦都不免有些对这个尚未开窍,只是一心活在被别人营造着的世界里的孩子产生了些不满,总是不可一世的家伙谁都不会喜欢的!尤其是在他还没有与脾气相称的实力的情况下……

    “好吧,大概无论我说些什么佐助君都不会放弃了。那么最后一个建议……如果可以的话佐助君还是在我这里服药吧,到时候就算出现什么情况我也能够竭尽所能去帮你治疗。”

    “好……”这一次,佐助没有再拒绝。他倒是一点都不怕自己在吃药之后会被对方做些什么手脚,临出门前他就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留了个字条,只要他有一段时间没回去相信卡卡西就会带着人过来,到那时就算白煦与之前那个叛忍有所勾结也没用。

    于是在好不容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佐助不再犹豫拿起药丸塞进嘴里直接吞了下去,原本他还以为会等一会才生效可谁能想到仅仅是把药吃下肚子之后一股剧烈的痛感就从胃部升起然后迅速蔓延至全身。

    紧随着疼痛而来的是全身肌肉的僵硬,他想要叫喊可在舌头都不听使唤了的前提下就连一个声音都发不出来,佐助下意识便以为自己被算计了有心挣扎可他在这时就连身体都感觉不到了,意识缓缓坠入黑暗。

    在黑暗之中,记忆之中最为惨烈的那一幕重现……残破的房屋、大火、满地的尸体与断肢,肆意挥洒的鲜血染红了曾经熟悉的一切,名为恐惧的感情袭来当他发现时自己已经歇斯底里的开始嘶喊。

    但不管他怎么做时间就好像固定了一样,无法脱离更不能逃避,直至眩晕感再度袭来……佐助眼中闪过的最后一个片段便是那一轮残月之下的黑底红云长袍,以及……那双好似被鲜血染红了的眸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