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毕竟老夫也不是什么恶魔嘛
    意识在不知不觉中沉沦,又在不知不觉中从一片黑暗虚无中忽然出现。佐助仍旧依稀记得自己在吃下了那颗得自于白煦的药丸之后,浑身身上如同被撕裂一般的痛感,疼痛摧残着他的每一寸神经,如果可以他当时甚至愿意当场死去。

    但这份折磨却远远比不上记忆中最为惨烈的一幕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中回放,一夜之间被血洗的家族、亲兄弟之间的眨眼成仇……那份就算真的复仇成功之后也只能获得无尽空虚一般的宿命,令人悲愤却又无力……

    糟糕透顶……硬要必须的话佐助现在的心情大约就是刚刚破蛹而出的蝴蝶,在刚刚展翅飞翔的时候就一头撞在了蛛网上,任凭如何挣扎也只是让身上的蛛丝越缠越紧,破茧重生的喜悦早已被注定逼近的死亡所代替,也不知应该去嘲弄世事的无常,还是愤恨命运这充满了恶意的捉弄。

    种种复杂的心情一齐涌上心头,表露在外的便是佐助下意识认定白煦定然是将自己欺骗了,也不知自己目前的情况究竟如何……宇智波家的眼睛足以称得上是珍宝,尤其是在被族灭之后仅剩下唯二的宇智波族人,别说是眼睛就单单是血脉样本就足以在地下悬赏所里卖出一个好价钱。

    他不知道白煦究竟是做的什么打算,但这不妨碍佐助在此刻以最坏的情况去推想,身上依旧提不上太多力气但意识恢复清明之后便本能的开始去感知周围的情况。

    “很安静、也没有什么颠簸……空气中没有潮味,看来既不是在被押运的过程中也不是被关到了地牢之类。嗯?身上没有被束缚的感觉,他是对自己的药剂太过信任所以大意了么。”

    佐助在内心深处推测着,不过就这样一直装睡下去也没有多大意义倒不如索性方方的睁开眼睛,以更好地便于自己去观察目前所处的情况。他这样想着边立即去做了,只是没想到的是当眼睛重新接受光线的瞬间,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视野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大致就相当于一个近视患者,第一次戴上眼镜一样。

    “这是……”

    “你醒了啊佐助君,看来药剂应该是起到效果了。”没等佐助来得及去思考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旁边传来的声音立刻令他身体绷紧,好在不过片刻他敌意便彻底烟消云散……所处之地依旧还是刚才那个不起眼的小屋子,前前后后都没有过任何变动。更主要的是,在白煦递过来的镜子里他清楚地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变化。

    写轮眼……而且还是一开眼便达到了双眼均为二勾玉程度的写轮眼!

    激动、兴奋已经不能简单表达出佐助现在的心情,原本他只是准备进行一下尝试,但谁能想到效果竟然如此斐然!虽然还比不上鼬,但横向对比这份资质已经完全不比族里面记载的天才差了。

    “是作用在眼睛上的血脉啊,你们忍者的力量还真是神奇。”白煦轻飘飘的声音传进佐助耳朵,这才让他从开眼的惊喜之中回过神来,真的见到了成果之后佐助对于白煦已然是深信不疑,单就信任程度来说就连卡卡西恐怕都还及不上对方,毕竟能够将如此珍贵的药剂提供给自己……说成是再造之恩都不为过。

    由此一来佐助在看向白煦的眼神里面不免多了些感激,对于一个内心封闭多年的冷面帅哥来说这已经尤为不易,见他如此白煦也回了一个微笑,而后接着说道,“看来药剂的效果还是能够令佐助君你满意的,这就再好不过了~~”

    “嗯……”佐助酷酷的点了点头,“医生感谢您的药,光是钱的话没有办法去报答您的恩情,所以如果可以……有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情我都会帮您的。”

    佐助给出了自己的承诺,只是在说话的时候他隐约觉得哪里有点别扭……也不知道是不是药剂的副作用,总之佐助感觉自己的声音变得尖细了许多,嘛……反正比起开眼来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嘛嘛,不用这么见外的。”白煦摆摆手好似一点都没察觉到佐助有什么不同一样浑不在意,顺便还拒绝了对方的好意并同时提醒道,“除了原材料的收集有些困难之外,这个药其实并不很值钱,之前佐助君你给我的那些就已经足够了……再多就不是交易而是我挟恩图报了,那可就太糟了。

    另外,佐助君我刚才也跟你提到过这个药剂虽然能够激发潜力,但同时也会有一定的副作用。只是就算是我也没办法去确定,在你睡着的时候我试着给你做了下检查,身体情况一切良好但这并不能证明副作用就没有了,所以说以后还请多多关注下这方面的事情。”

    “我知道了。”佐助点点头,紧接着他有些费力的站起……他昏迷的时间并不算长,接下来与其在这里等待身体恢复倒不如一边进行轻度修炼一边适应的好,于是佐助没有太多犹豫的便同白煦告辞。

    望着他比来时纤细了些许的腰身,但同时却又丰润挺翘了不少的屁股,白煦轻轻的咂了下嘴唇~~真没想到那个药的效果竟然这么好呢,只用了1000点的因果点在佐助真的将其吃下去之后,系统又返给了自己这边将近3倍的利润……果然还是更改主角的命运比较挣么~~

    “但,这只不过是个开始啊~~”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白煦习惯性眯起的眼睛里面满是笑意,“不过也不知道佐助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发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呢?我还以为等他醒过来就能看到一场好戏来着,谁知道他竟然意外的迟钝呢。”

    “佐助?直接叫佐子比较好吧~~”从头至尾将这场由白煦自导自演的好戏全盘看下来的夕吐槽道,“啧啧啧,我卑劣的主人……用假药骗人什么的可真是太糟糕了。”

    “骗人?我哪有……虽然原理没有说明,但是药剂的效果不是挺好?佐助同学不是很顺利的激发了宇智波家的血脉?”白煦肆意狡辩着。

    “嘁,一个加了幻术暗示效果的变性药丸被你硬生生说成是有副作用的血脉潜力开发药剂,你这纯粹是把主要效果跟副作用给说反了吧。然后硬生生的把人家从一名大好青年变成了妹子……”

    “只是一点不起眼的小手段啦~~”面对指责白煦的语气反倒是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模样,“再说我这不是为了让他不至于心理如此阴暗,甚至于能够更好的体悟爱之真谛所做出的定向培养嘛。你看女孩子永远要比男人感性,而被仇恨一味占据了心灵的佐助所需要的就是这份感性,更多去察觉到源自身边的爱才能够让他避免走弯路不是~~”

    “也就是说你是为他好咯?别忘了这世界上最让人痛恨的可永远都是【为了你好】这四个字。”显然白煦的说法并不怎么令人满意,临了系统小姐还不忘总结一句,“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我知道我知道……”白煦摆摆手随口敷衍,“好吧,除了刚才说的那些之外其实也是有成全他的意思。你看男男之间想要修成正果终究还是要冲破层层的世俗枷锁对吧,但是男女就不一样了!你看现在太子和佐助多般配~~”

    “我的好基友突然变成了妹子怎么办!是应该先求他让我爽一爽,还是说……多叫几个哥们一起爽一爽?这是本子剧情了吧喂……”虽然嘴上抗拒着,但系统小姐在不经意间还是暴露了自己在某些方面的确很懂行的现实,当然不管是当事人还是作为她宿主的白煦都并不在意这个也就是了。

    “为什么一定要只考虑鸣人的想法呢,你看原本的兄弟变成了兄妹的话鼬会怎么想?再说宇智波家唯一的遗孤变成了比男性更控制的女性的话……根部的那位背锅王恐怕也会起一些别样的心思吧。还有我们的蛇姬……我是说大蛇丸大人,恐怕也不会吝啬自己的天才想法。”

    望着远方,因为单纯的性别变化等待着佐助的未来便不可避免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而作为了一手促成这点的白煦比起肆意玩弄他人命运的满足,此刻洋溢在他心中的反而是一股有些怅然的味道……毕竟在他操纵别人命运的时候,又真的能否确定自己的命运是不是也被掌控在别人的手里。

    “嘛……不过最后的结局是好的就行了。”低低感慨了一声,不过是把微微垂下的头重新抬起的片刻,那股温和平静的笑容再度浮现于脸上,“在那之前的话……白,在旁边一直看了那么久不累么?话说……那个血脉药剂你要不要也来上一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