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佐子心情复杂
    佐助的心情有些阴郁,当然确切的说心情阴郁的人应该是佐子才对,毕竟因为某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宇智波家为数不多的男丁不久前刚刚以无可复制的姿态减少了……

    且先不说因为这个变故终将引起的一些列蝴蝶效应,身为当事者本人的佐子目前正在苦恼的也绝非那么遥远的事项……

    她是在上厕所的时候发现这一切的,当然或许也没有比这个更为直观的了。十二年时间里早已熟悉的鸡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从未见到过实物的……嗯,天知道在那一刻佐子酱的心情是有多么的动摇,最直接的结果便是……她的裤子湿了一大片。

    嘛,毕竟谁都有第一次不习惯是正常的~~

    但是习惯了之后说不定会有额外的快感哟,比如说某位一开始并不喜欢女式**但之后却主动摒弃了男式**的小仓朝日小姐~~在某种程度上,佐子有很多地方应该跟他学习一下呢。

    当然如果可以,某个因为犯错误不得不去了一趟泰国在回来之后却大火特火的少女天团就完全称得上是人生中的前辈了,由她们来进行指导的话……不知道当着鼬的面唱《恋爱的交杯酒》,鼬神在痛殴自己妹妹(弟弟)时候会不会下手轻一点呢。毕竟那场景应该很萌吧~~

    好吧说回正题,目前来看对于佐子而已能够称为人生导师的人并不存在,就连最为可能的蛇姨都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暂未登场,所以目前少女只能自己暗暗苦恼,一边犹豫着到底应不应该将这件事宣诸于口,一边又纠结到底应该怎么说才好。

    不管怎么想这都有点太令人难以接受了好吧!但问题是她又不可能真的隐瞒一辈子……不提日向家能看透一切的白眼,单单是卡卡西她就不认为能够瞒上多久,上忍的洞察力啊……要是连男女都看不出的话,卡卡西干脆把那只写轮眼挖掉好了。

    不过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总还是下意识习惯去隐瞒的,这与其他的一切都无关纯粹是因为逃避的心里,区别只在于能否正视这个问题以及需要花上多长时间才能够去正视……无奈,佐子她终究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现在是小丫头了),对于她那短暂的人生来说这绝对堪称除了灭族之夜外最令她心神动摇的一件事了。

    心下叹了一口气,感谢鸣人是一个粗神经的家伙,哪怕她心神不安了整整一天都没有被他看出有什么不妥,佐子打算能够隐瞒一天是一天,至少也要等到波之国的任务结束之后再说,相信村子的话肯定能够为她想出解决的办法……大概吧。

    当然那个药也并非只有副作用的,且不提已然开眼并且还是双勾玉的写轮眼,至少今天在修行的时候佐子明显感觉到自己对于查克拉的掌控力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或许是因为女性心思比较细腻的缘故?不管原因为何这总归是一件好事……为此进度被落下了一大块的鸣人可没少抱怨,算是佐子今天为数不多能令她感到开心的事情了。

    “呼呼……”太阳早已西斜,借着夕阳的最后一点余晖佐子再一次抬头打量了下树干顶部的那道划痕,这是她最近几天以来最为优秀的成果,借住药剂带来的提升仅仅一天的功夫她就超越了前面所积累的极限,完成了原本她还以为至少还需要将近一周的时间才能够完成的爬树修行,算是意外之喜吧。

    扭头看了一眼另外一棵树上由鸣人留下的痕迹,佐子心里的那份满足感就更加强烈了,什么嘛明明之前还能勉强跟在自己身后今天就一次下子差了那么远,渣渣!这样一想的话,佐子甚至觉得被娘化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那么这项训练也就到此为止了,再练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明天找卡卡西老师问一下还有其他的修行么。”心下打定主意心情略有好转的佐子拍拍满是灰尘的衣服准备回去,而见她要走正坐在地上满脸苦恼根本搞不清佐子今天为什么一下子厉害了这么多的鸣人也随即跳了起来。

    “佐助!”鸣人三两下窜到佐子身边,明明他也拼命修炼了一整天现在却依旧活力满满的让人羡慕,佐子心中腹议个不停而很快她的关注点就不放在这上面了……鸣人在走近之后习惯性的把胳膊搭在了佐子的肩膀上,“呐呐佐助,你今天怎么突然厉害了这么多?是不是卡卡西老师教你了什么诀窍……噗哦!”

    如果是昨天的她对于鸣人这种【哥俩好】的行为顶多是嫌弃一下,可今天的话没等鸣人把话说完她直接一肘捣在了对方的胸口,让他直接像虾米一样弯起了身子顺带用哀嚎声取代了之前想说的话。

    “吊车尾就是吊车尾,实力不济就只会去找理由,哼!”佐子用几乎是招牌式的傲娇掩盖了自己失手的尴尬,说实话她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条件反射般的对鸣人大打出手,但毕竟是鸣人嘛打了就打了,反正一会又会黏上来跟他解释反倒会变得麻烦。

    而果不其然的,我们拥有小强命的主角没过一会就缓过气来,然后一边喊着“臭屁佐助”一边不甘示弱的再次追了上去,浑然没有计较被打的事情……不爽归不爽,但他可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家伙。

    一路上叽叽喳喳个不停的鸣人只换来佐子偶尔几句“渣渣”“离远点吊车尾”之类的回应,但无论是他还是佐子似乎都有些乐此不疲,尽管佐子对此是拒不承认的……或许过了许多年之后再回忆起来就会有不一样的认知吧,只是不知道那时的他们究竟是敌人、友人还是其他什么微妙的关系(笑)。

    自修炼的地方往达兹纳家走,修炼了一整天的两人没有选择使用忍者独有的赶路方式,而是如同普通人那样普通的慢慢走着。随着太阳落下夜色渐浓,等他们刚走出林子天便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在这个没有太多人工照明的年代光指望头顶的月色跟星光的话即便提不上什么伸手不见五指,可情况也实在没有好到哪去。

    跟佐子喋喋不休了一道的鸣人有些疲惫的打着哈欠,浑然不觉得此刻的环境有什么不妥,满脑子里想的都是早点回去饱饱的吃上一顿,然后好好睡一觉等明天再去超过那个臭屁佐助,可还没等他走出多远突然感觉身后有人拉自己,与此同时一声“小心”猛地传入耳朵。

    鸣人出于对同伴最大的信任,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任由佐子将自己拉开,脚下用力一个后撤等他再度落地已经退到了5米以外,而这时借着月色他才看清刚才自己所站的地方整整齐齐插着十几根的千本,想来只要在晚上哪怕一秒那些千本出现的地方就应该是自己身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