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你指尖跃动的电光
    忍者是兵器,是没有给予目标就无法自行行动的兵器。

    这个目标可以是指令、可以是任务、可以是委托,但是当某一天武器突然拥有了自己的思想,那么他是否可以再度被称之为人……白煦懒得考虑这么形而上的东西,他所关注的只是再不斩不惜违背原则也要完成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向卡卡西一雪前耻,还是说……去救白呢~~

    作为一个被特意营造出局外人身份的存在,白煦表示自己可愿意看到有意思的发展了,再说从自己以月老为目标努力之后这还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个活儿,如果白跟再不斩能够如他设想的那样子终成眷属的话就实在是再好也不过了。

    但哪怕由衷期盼着这样的剧情发展,说到底从头至尾白煦也没有做什么多余的首尾,顶多是在将白调离了再不斩一段时间,然后分别给予了他们两个各自想要的东西罢了,能够以何种方式抵达何种结局结果还是要看他们自己不是么。

    只不过仅仅这样一点小小的手段,恐怕到最后引起的波折就不是那么的简单而普通了呢。

    ——————————分割线——————————

    再不斩是在魔镜冰晶覆盖的范围之外阻拦住卡卡西的,提前就等在这里的他只是竖起斩首大刀,那股子任何人都不准通过的决意便昭然若是。

    但他想做的也仅仅只有这样罢了,拦住卡卡西为的只是等身后的那场对决尘埃落定,他不希望白的一腔热血就此作为,正如同他在洞悉了一切之后也未曾阻拦一样。

    至于说杀掉卡卡西?别傻了……且不提自幼便被赋予了天才之名的卡卡西是否那么容易被杀掉,单单是招惹上木叶这个庞然大物就足以令人畏怯。魔镜冰晶里面散发出的查克拉除了尾兽之外再不斩想不到其他任何一种可能,或许杀了卡卡西只是会令自己逃亡中的难度加倍,那么那个长着胡须的小鬼万一真的死掉,自己所需要面对的就注定是一条通向地狱的结局。

    放在以前的话他从来不会去考虑这个,但现在他已经不是曾经那个鬼人了……不再是能够轻易下定决断去偷袭水影的狂人。

    “再不斩,你的手臂……”以最快速赶来的卡卡西对再不斩的出现并不意外,在他看来断臂的鬼人绝非强敌可现在……望着那条被重新接上的胳膊,卡卡西脑中出现了唯一一种可能这令他在停顿了片刻后不由微微感叹道,“那个医生还真是厉害啊。”

    “除了要价高一点之外也没有什么缺点了。”脑中闪过白煦那张自始至终从未改变过表情的脸,蓦地再不斩突然发现自己或许从未看透过他的想法,只是那又怎么样呢?至少自己从他那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说的也是……”卡卡西没有去纠结关于白煦的问题,对方又不是木叶的人给钱办事的话任谁也说不出来什么,尽管卡卡西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做法就是了……换做是谁也喜欢不起来才对。

    当然白煦的问题需要过后再去考虑,眼下的话……卡卡西那句感慨话音尚未落地,自忍具包中抽出了苦无的他率先宣告了战斗的开始,飞射而出的苦无被再不斩用斩首大刀隔开,但转瞬间他已经突进到了再不斩身前的位置,没有什么好说的鸣人跟佐助全都不容有失,那么务必速战速决……

    战场中的每个人都抱着不可退让的决意,但既然是战斗的话那么终是会有胜有负,这与决意无关区别只在于实力以及那么一点点的运气。

    白很强,尤其是在吃下了那颗用来拼命的药丸之后更是强大的无可厚非,冰遁的秘术在庞大的查克拉推动下被催发到了一个极致,当原本的些许破绽变得不再是破绽,那么一个看上去华丽有余但杀伤不足的忍术也足以成为收割生命的完美机器。

    可问题是,谁让他对上的敌人是主角呢。原本应该在这场战斗中开眼的佐子提前完成了之前一系列的铺垫,由此导致她得以以最完美的状态去迎战强敌,写轮眼带来的洞察力令她在魔镜冰晶中表现得足够游刃有余,放在平时的话拖时间只是延缓死亡的进度,但问题是留给白的只有一个小时啊……

    正因如此白越打越是焦急,到最后硬是不停的放大招直接将九尾给逼了出来,且不提将卡卡西都给引来了的问题光是在压力大增之下导致药效变得愈发薄弱就足以致命。终于冰境到底还是敌不过查克拉最为狂暴的倾泻,华丽的忍术化为漫天冰渣飘散而白本人更是直接被轰了出去。

    “白……失败了么?”战斗中一直在留心着旁边的再不斩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微微叹气,虽然这是最有可能的结果但真的发生了他依旧还是有些无奈,好在他已经恢复了战力一心想逃的话卡卡西也拦不住。

    至于说逃离之后要去哪里,再不斩还没有想好不过只要是离开了的话哪怕隐居也好,他也有点不愿意再过这种腥风血雨的日子了。

    再不斩无数次的面对过死亡,最近的一次甚至就在几天前。当时实力膨胀之下选择了硬肛那位拷贝忍者,结果显而易见的是自己丢了一条手臂。然而事实上卡卡西的那招雷切是直奔着自己胸口而来的,这点再不斩其实无比清楚。

    攻击临近前的一刹那,恐惧并没有太多他只是忽然想起了白……那个被他当做工具的少年。如果是白在的话……一件工具用的久了也会产生感情,那么何况是人?以前再不斩不懂或者说总是刻意的回避着这个问题,哪怕在他被自己亲手送给了别人的时候也没有觉得有什么。

    但在这种时候自己想起的……或者说唯一能够想起的却只有他,那一瞬间某些感情骤然萌动。而也不知是不是幸运,白竟然奇迹般的赶到并且救下了自己!不得不说这是上天的恩赐,那么这一次就换自己来救他好了。

    胸中的决意涌现,他到底还是那个为了目标不惜一切的男人!

    不惜背叛雇主也要重新获得力量的再不斩为的就是这一刻,当魔镜冰晶破碎他下意识就向着白冲了过去,接下来只要再用一个大型忍术作为干扰相信木叶的忍者也不会死追到底,毕竟他们的任务目标并不是杀掉自己。

    再不斩想的很好可千算万算终究还是人算不如天算,伴随着魔镜冰晶破碎一同奔涌而来的还有九尾那庞大到近乎实质的查克拉,被那股突如其来的查克拉一冲就算是再不斩都不由得动作一滞,放在平时这或许不算什么但正与他交战的卡卡西也根本不是易于之辈。

    “在战场上走神真的好么?”跃动的雷光照亮了夜空,再不斩奋力扭过头看到的唯有刺眼的光明以及雷光后面那一抹不祥的血红,“既然如此你的命我就收下了,再不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