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一切回归原点?
    命运似乎一下子又回归到了原点,因为秘术被破而受到反噬的白与即将直面雷切的再不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就是白飞身挡刀才对,然而……

    白煦所提供的药剂是临时爆发性的,而所有这种药剂都面临着一个同样的副作用,即所谓在药效过后会出现很长一段时间的虚弱期,用游戏里面的说法就是全属性下降,而白煦所给的药又是效力增强的那种。

    由此一来的话,白尽管同样下意识的想去挡刀,但在力气全无的情况下他根本连1米都没有窜出去。

    绝望在胸口蔓延,比起自己身死白显然更不愿意见到他最为敬重的再不斩死在自己眼前,在转瞬间他甚至都做好了万一再不斩死于非命他就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准备,可谁能想到在这种时候上天又给他们开了一个不太好笑的玩笑。

    卡卡西的身体状况其实并不怎么好,尽管得到了白煦的诊治使得他在最大程度上获得了康复,但是来自写轮眼的负担始终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即便是白煦……在没有兑换更高级别的医术之前也没办法切实的做到些什么。

    所以说如果在战斗的时候卡卡西没有使用写轮眼的话或许还没有什么问题,但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作战方式并且面对再不斩他也必须全力以赴,只是就连卡卡西自己都没想到就那么不凑巧的在自己即将收割掉敌人性命的时候,精神力的过度损耗导致他眼前忽然一黑。

    虽然仅仅是不算太致命的失误,但在雷切所引导出来的急速条件下哪怕是一个走神都足以导致失准,下一秒喷涌的鲜血冲天而起伴随鲜血一同飞上天的……是一条从根部被斩断的胳膊。

    ……再不斩又一次断手了。

    但不管怎么说断手总比丢命好,而且在雷切所带来的高温作用下伤口迅速收缩也避免了他失血而死的可能,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只是断臂所带来的疼痛让再不斩也短暂的失去了战斗力,因为写轮眼而精神再度首创的卡卡西此刻不得不重新用护额将眼睛封印,一时间战场上依旧还保持了战力的竟然只有两个刚刚毕业不久的下忍!

    再不斩咬紧牙关单手持刀,如同一个身受重伤的老虎那样拼命维持着最后的尊严,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坚持不住太久了但想要留下他依旧需要付出有人殒命的风险,尤其是在卡卡西状态不良的现在,将希望寄托在两个下忍上面无疑是不负责任的。

    旁边经过一轮爆发后鸣人肚子上的封印再度发挥了作用,因为九尾查克拉的爆发鸣人眼下也有些疲惫不堪,好在佐子的战斗力依旧还是能保证,手持苦无满脸戒备的退到卡卡西身后这个过程中卡卡西目光略过她那双眼睛,微微有些惊讶。

    只不过需要惊讶的地方还在后面,经过与白的一番战斗致命伤虽然没有但佐子的衣服早就被弄得破破烂烂,依旧还保持着男性习惯的她根本没把这个放在心上,然而……

    “佐助!你的胸肌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在战场上鸣人突如其来的一句让整个气氛都变得微妙了起来……

    ——————————分割线——————————

    佐助,目前明面上唯一的宇智波遗孤从男性变成了女的,这件事远要比宰掉一个雾忍叛忍重要百倍,不同于一个普通忍者同样在政治上足够敏感的卡卡西这时候都快神经了。

    宇智波的血脉无疑是珍贵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正因为其珍贵性,所以木叶才无法容忍它产生哪怕一丝的反叛之心。

    不受控制的宇智波就危险性来说甚至要超过其他的大忍村,这一点哪怕整个家族只剩下佐助一个也不例外。毕竟任谁都明白,男人这种东西只要多给他几个妞,说不定20年过来宇智波家族就又会重现。

    但刨除掉隐患问题,宇智波家的战力同样是村子难以割舍的。想来要不是当初宇智波全族反叛,木叶也不会用如此残酷的手段进行镇压……至少一两个无关人员还是能活下来的。

    综合以上几点一个女性宇智波族人就显得弥足珍贵了,即保留了血统又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繁衍出一大帮人,好让村子有足够的缓冲时间。甚至于如果命好,将这个唯一的宇智波族人融入到自己的家族中来的话,那么凭白多了一种血迹的家族注定会一跃成为木叶的新贵。

    总而言之佐子的价值在她从男变成女的那一刻便获得了极大地提升,之前是需要提防的野小子现在却成了香饽饽,如此落差甚至于会让木叶产生一轮新的洗牌都说不定。

    短短片刻卡卡西脑中就考虑了许多,以至于就连眼下的对决都被他抛在了脑后。一件对于佐子来说说不定是好事的状况,对于木叶来说终将一个天大的麻烦。

    望着对面满脸戒备的再不斩,失去了战斗兴致的卡卡西微微叹了口气,他这时候已经在想着要不干脆放弃任务早点回村子了,再不斩不再不斩的只要不干扰自己便随他去吧。这个念头一起,卡卡西便琢磨着如何尽快了结今天的战斗,可没成想先开口的反而是再不斩。

    “看来今天是打不成了,卡卡西……我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小子之前还是男人吧。”再不斩的目光从佐子的身上掠过,她这时候倒是知道用什么东西来遮着了,但已经暴露的再怎么挽回都不可能。

    “大概是因为那个男人……”卡卡西眼下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这都什么事好好地一场生死战到了现在却变得毫无气氛可言,双方都没有了什么战斗力而且真要说起来就连彼此厮杀的理由都没有太多,就此罢手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结果,相比之下他现在更想找到白煦好好质问他一番究竟是怎么回事!当然前提是再不斩的话足够可信……

    而似乎是察觉到了卡卡西的向想法再不斩轻哼了一声开口说道,“我今天只是来接白的,我们之间没有战斗的理由了。毕竟卡多……已经被我宰了。用来跟那个人交换我的胳膊……”

    再不斩说的坦然,听他这么说卡卡西短暂的愣神之后也是松了口气。没有了委托人那他们之间的确是没必要再打生打死,能好好活着谁也不想去厮杀才对。轻吐出一口气卡卡西将手里的苦无收回,相对的再不斩也收起了刀一场注定的战斗就这样有些微妙的落下了帷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