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回归
    波之国的任务理应到此便算是结束,达兹纳的委托只是保护他成功把桥建好可如今一直干扰着他们的卡多已死,在阻碍全然消除的情况下直接算作任务成功想来也没什么关系。

    但在与再不斩默契的罢手之后,卡卡西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去与樱汇合而是带着两个学生以最快速度赶往了白煦所在的地方。仔细想想从来到波之国伊始,卡卡西就一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里面,好像无论做什么事都被桎梏着一样。

    虽然直到最后结果都还算是不错,可那种好像落入了蛛网一样的体验实在是糟糕透了。他尽管不清楚在这其中白煦担任了怎样的角色,但他在这里面出力不小这点卡卡西还是能很容易断定的,这样一来为了解决自己心中的迷惑也是为了亲口确认他的立场,卡卡西认为自己有必要去跟他见上一面。

    而之所以如此的马不停蹄……鬼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早就跑了!

    当然急不可耐的想要找白煦的除了第七班以外自然还包括了再不斩跟白两个人,不过后者只是单纯的想让他把胳膊接好,顺带在真的见到白煦之前卡卡西其实也并不放心这两个之前还是敌人的家伙四处乱跑。像现在这样都在一起互相监视反而是一个比较不错的方案。

    一路上卡卡西与再不斩两人各怀心思,再加上之前那场战斗的消耗总结下来便是谁都没有说话的心思,只是一个劲的闷头上前走。倒是死里逃生的白,眼下表现出一股非同一般的宁静与平和,死过一次的人自有一股别样的那样坦然……

    卡卡西和再不斩是不愿说话,白走在后面眼中则只有再不斩的背影,一双漂亮的眸子眨啊眨的都要冒出小星星来了。有些过于沉默的队伍里面只有主角二人组在自始至终吵闹个不停,好吧一直在吵闹的只有鸣人。

    对于佐子变成了女孩子这件事他看上去比谁都要感兴趣,一路上对着佐子不停的问这问那从她为什么会变成女孩子开始,一直延伸到了当女孩子的话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甚至是蹲着上厕所会不会不方便之类。

    天可怜见的,这些问题太子可能是在心里憋了太久,但就算是他再怎么粗神经也不可能直接去问女孩子——事实上他目前也没有相熟的女孩子,现在的雏田还没成太子妃呢——眼下突然有了那么一个机会当然要好好地满足下好奇心!反正佐子也是哥们嘛,问问又怎么了……哪怕她变成女孩子了,也是哥们!

    没跟她直接提让自己爽爽的事儿就够义气了!

    然而问题是佐子不那么想啊!因为之前的衣服都报销了现在她只能死死攥着那件卡卡西借给她的外套好让自己不至于春光外漏,可外套这东西终究只有那么大一点下半身凉飕飕的实在一点都不舒服。

    在这种情况下还在那里聒噪个不停的鸣人显然就是在拉仇恨了,随口敷衍了几句还不罢休俨然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佐子有心给他来一下狠的可问题是真要动手的话衣服又没办法兼顾,由此弄得佐子纠结的头都大了。

    可偏偏鸣人的问题越来越古怪,刚刚变成女孩子满打满算还没有一天的佐子脸都有点泛红,配合上她死死攥着衣领的动作,望着在这月下微微偏过头的女孩鸣人那里说话的声音竟然不知不觉的熄了……

    ——————————分割线——————————

    自己身后发生的事情卡卡西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但他并没有插手的打算。仔细算算鸣人可是他老师的儿子,如果真能够和佐子那啥的话说不定反而是一件好事……反正佐子现在也能生孩子了不是?更重要的……他越这么想越觉得有门啊!

    但那终究是以后的事情了,卡卡西还没有功利到连感情的事情都算记的地步,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白煦。他有太多的事情想要问他,那闻所未闻的医术还有自佐子口中所说的能够开发身体潜力的药丸……跟之前的那些不同,无论哪个都堪称拥有战略价值。

    至于说会娘化什么的……没看那些家伙为了获得力量,对于把自己改造成非人这件事都一点不在乎么,区区变个性又能怎样。顺带@蛇姨~~

    综合以上几点卡卡西可谓极为迫切的想要确定白煦的立场,为此哪怕武力胁迫都没关系……反正他坚信只要进了木叶,白煦一定会喜欢上那里的。

    可是卡卡西想的挺好,但在来到白煦小屋子里的时候却发现这里早已人去楼空。虽然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以白煦普通人的身份就算提前逃走又能走得多远,然而当卡卡西召唤出的忍犬拼尽全力也没能够寻找到他离开的踪迹时,某五五开终于意识到了有哪里不对。

    “总不可能是凭空消失了吧。”周遭全都没有白煦离开的痕迹,卡卡西坚信就算是精英上忍那个级别也不可能将痕迹消除的如此干净,更何况他能肯定白煦是个普通人……紧紧皱着眉头,卡卡西久违的陷入到了匪夷所思的世态之中,貌似自从他从暗部退役之后就再也没遇上过如此棘手的事情中了。

    “难道是时空忍术?”把所有不可能的选项剔除之后所剩下的那个哪怕再怎么匪夷所思也注定直指真相,这一次卡卡西还真没猜错。早在他们这些人到来之前白煦就选择了离开,只不过与他当初设想的那样在波之国事件结束后就去汤之国旅行的计划有些出入的是,他没想到仅仅扭转了白与再不斩这对苦情鸳鸯就让他手里的积分达到了预定目标。

    所以在短暂的思考之后他发现自己似乎没有在这里继续呆下去的理由了,虽然去泡泡温泉也不错但那又哪里及得上现代生活的舒适?出来一个多月纵然是白煦也有些怀念现代社会的雾霾与汽车尾气了。

    这是其中一个理由,再一个也是他发觉自己似乎没有办法回避掉正在赶往这里卡卡西跟再不斩了,这是之前所没想到的意外。虽然直接跟他们见面也没什么,但自己刻意营造得高人形象就免不得要被戳破,并且之后自己在这个世界里的自由也难以得到保障。卡卡西还好,万一被锅王盯上那就糟了。

    所以下定决心并没花费白煦太长的时间,既然决定装高人的话那干脆还是直接装到底好了,而恐怕没什么比像这样子不留一丝痕迹的离开更能唬人了,等某一日他再突兀的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的话,高人的神秘形象便能够彻底坐实……算是有得有失吧。

    更何况这次仓促离去也并不亏,毕竟……又不是不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