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猫科动物的亲和力
    关于巧克力和香子兰的处理结果完全都还在白煦的预料之中,说到底住在樱花庄里面的都是一群温柔的好人,尽管他们各自都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正因为是问题儿童们的聚集地,所以他们才越加珍惜这个肯收留他们的庇护所吧。

    心中无所谓的感慨了一句,白煦很快便把这件已经解决的事情抛到脑后。因为要避嫌的缘故,所以他自一开始就不会掺和到这件事情里面,安安静静的做一个旁观者然后任由空太他们去发挥就是,相信就算这样两只小猫最后也能过得很好才对。

    最为直观的便是,为了教导她们生活中的常识,美咲学姐干脆连学校那边都直接翘掉。虽然不能确定学姐她是否其实只是想借这个理由留在家里玩耍,但这份心意还是相当值得感谢的,并且女孩所拥有的才能也完全值得相信。

    “希望他们日后能幸福吧~~”口中作为无谓的感慨,白煦顺便打开系统面板查看了下自己的数据,在确实见到因果点数上涨之后他这才足够满意的关掉了光屏。没错,既然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情那空太的命运定然是出现了变动,只是那个上涨幅度并不算大的数字无疑是在提醒着白煦这个变动没有想象中来的大。

    “但或许也是因为空太在这个世界中的位置没有那么重要?”虽然是一部小说中当仁不让的男主角,但在这个主世界里面光是白煦见到的可以称为主角的角色就不下20个,如果说世界是围绕着某个人构建的也就罢了,但如果单纯只是将各个主角凑在一起的话……依然有高下的分别呢。

    就好像无论从天资、社会地位还有未来的发展前景来看,空太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跟同班的那位月同学相提并论,那么管理他命运的力量没有对方来的浩大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算了管他呢,”脑袋里想的一本正经,但反过来再仔细想想的话他又觉得就算自己窥破了什么重要的事项,放在眼下也没有什么用处好吧,“反正我是为了帮助别人谋求幸福,因果点只是随之而来的副产物,如果把过程当成结果那可就有点太糟糕了。”

    某人自觉想的挺好,可虚空之中并不知道确切存在于什么地方,但却又无时无刻不与白煦连接在一起的系统小姐则暗自撇撇嘴巴……信你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才有鬼!

    ——————————分割线——————————

    学校里面一贯的风平浪静,老实说11区的学校真是神一般的存在,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精灵现世、魔王争霸还是说核弹洗地什么的,全都不会波及到一个小小的学校,甚至于在某些极端的情况下学校还会转职成战地总指挥部、boss决战场地之类的特殊场景……

    果然是就算世界毁灭都还要继续上学么?这未免也太沉重了点……难道11区的学生都没有炸学校的宏伟理想么?

    心里碎碎念着,但说老实话白煦还是很喜欢这种和平氛围的,至少不用担心突然有人会拿着刀子朝你脑袋劈过来对吧。或许是在火影那样无法无天的世界呆的有点久了,由此哪怕仅仅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小渔村里面,白煦也多多少少神经过敏了点。

    和平环境所带来的安逸很容易让人防备下所有的戒心,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听着听着课他不由自主的就睡着了,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历史课对他来讲有点太难了的缘故,尽管羽川翼的声音相当好听就对了。

    教室里发生的一举一动自然都不会瞒过这只猫科动物的眼睛,一边朗读着课本上面的内容翼一边若无其事的走下讲台来到白煦的座位旁边,当她走到预定位置的时候课本也恰好读到刚要翻页的位置,借着翻页的功夫女孩有意识的轻咳了一下,可惜仅凭这点异动并没能够成功将白煦唤醒。

    有些夸张的叹了口气,环顾四周翼借此让因为她刚才的动作而隐隐发笑的学生们闭上嘴巴,同时竖起右手的食指抵在唇前比划了个嘘声的样子,虽然并非是刻意的行为但年轻女老师的亲和力还是很好的传递给了班里的每一个人,可以预见她的受欢迎度很快又要迎来下一个巅峰了。

    翼没有选择将白煦叫起而是拿起笔在一张纸条上写了几个字,然后将其夹在了自己的教案之中放到白煦的桌上,短暂的插曲过后课程再度继续除了白煦座位旁边的春希用带了关心与无奈的眼神看了他几眼之外,前方的雾枝也很想要扭过头观察一下情况但犹豫了好久终究还是没敢……

    或许是害羞也说不定。

    下课铃打响的时候白煦无比恰好的从梦中醒来,睡眼惺忪的抬起头与刚要准备离开教室的翼完成了一次对视,从对方充满笑意的目光里某人隐隐觉得有些不好……虽然笑起来的羽川翼足够漂亮,但托空太的福白煦对那个笑容可谓再熟悉也不过了。

    猫每当遇上自己感兴趣的并且想捉弄的东西时,都会露出类似的表情来着。

    用手拍了下额头,懊恼提不上但多少还是有些头疼的,相比起现在这种纯粹的猫科动物而言她以前那种班长的姿态应该更好相处些吧,不……貌似那种认真的性格同样有些麻烦。

    “好吧好吧,羽川翼从头到尾都是个麻烦的女人这点我早就应该清楚了不是么。”心下叹气,但自己约的网友丑死也要去开房,想起今天下课之后还有两人面对面的私人授课,白煦就更加有些头疼了。

    “白君,羽川老师给你留的字条上写了什么?”

    “字条?嗯……”下课之后有些惦记着刚才那一幕的春希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机会同白煦询问道,而经他这么一提醒白煦才刚刚发现翼留下的东西,带着几分疑惑的拿起同时朝着友人反问道,“羽川老师留下的?她看见我睡着了没有把我叫起来反而给我留了这么个东西?”

    “大概是看你太累了吧,羽川老师是个温柔的人呢。”

    “嗯……无法反驳。”如果非要在温柔与不温柔之间选择的话,那么羽川翼无疑是要归属于前者的,尽管她的温柔有些……微妙?

    没有再跟春希搭话,白煦打开那本教案,用眼睛扫了一下发现教案里面夹着字条的那页正是今天上课应该讲到的内容,然后白煦展平字条只见上面用秀丽的小字写着,“白君请把这两页上面的内容誊抄到笔记上面,放学后我会重新帮你讲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