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课后补习
    “笔记啊……”不自觉的用手挠挠头,,严格来说字条上面的根本算不上什么惩罚但问题是白煦从来都没做过笔记脑东西好吧,顶多就是在书上写写画画真让他每堂课都写那么多东西实在是有点难为他了。

    “复印不行么?”无论怎么想拿着干巴巴只有两页的笔记去参加补习都会被念叨的才对,他可一点不想被翼以此为戒口让他把这一学期的笔记都重抄一边,那会死人的……绝对!

    在心中拒绝掉系统小姐适时的购物推荐,那种花费10个因果点才能换回的历史课笔记无疑是敲诈,有那个闲钱白煦宁可兑换出现实货币然后雇佣别人来帮他抄……绝对比这个便宜好吧!至于说日后的考试,干脆就用因果点买答案也就是了。

    “要不干脆兑换个白眼算了……”已经开始盘算起作弊事宜的白煦相当没出息的思考道。

    不管怎么说到后来白煦还是选择了老老实实的抄写,跟羽川翼那种人耍小聪明没有意义,因为她一定会你意想不到的方式把你的小聪明揭破然后还让你生出一种五体投地敬佩出来,简直不是人干的事。

    和猫科动物斗智斗勇尤其是在自己并没有什么压倒性力量的前提下,那简直是最愚蠢不过的事情。白煦不是蠢货同样也不想朝那个方向进化,于是乎会有这样的剧情发展完全可以理解。

    好消息是直到目前为止白煦仍旧没有选择加入什么社团,武也组织起来的那个同好会直到现在他也不过是充当着幽灵社员的身份,不然的话真要等到参加完社团活动再进行补习的话,那么结束的时候恐怕都得晚上了。

    “关于本能寺事变的时间和经过基本上就是这样了,白君……有好好记下了么?”黄昏时分被夕阳染成金色的教室,在一张桌子前面对面而坐的两人,尤其其中一个还是身材样貌全都无可挑剔的大美人~~如果这幅场景不是放在补习这个事情上的话,大概足以称得上是暧昧。

    只可惜羽川翼这个人啊,只要她不愿任谁都没有办法去改变属于她的氛围呢,这一点说成是强势亦未尝不可,尽管当事人的她并不会承认就是了。

    事实证明白煦本人就不是学习的那块料子,过于跳脱的性子让他很难将注意力长时间集中到某个特定的事情上来,可偏偏学习又是一件必须要专心致志才能够做好的工作。所以说对于他而言因兴趣而学反要比起被强逼着更有效率。

    然而不幸的是,他对于日本史什么的实在兴趣缺缺……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需要足够多的时间去适应和对面那位老师的相处,从刚刚开始身体本能的反应就在提醒着他对面坐着的并非什么的美人儿而是能随随便便把他吃个干净的人型凶兽。

    “现在的话,恐怕羽川翼应该已经不比当初那位忍野咩咩差多少了吧,毕竟这两个人的才能从根本上说就有着决定性的差距,区别只在于后天经验的积累以及……是否彻底放飞自我。”一开始白煦还能在翼的娓娓道来中听进去一点关于课程的内容,但时间一长他的思绪就不知道飘去什么地方了。

    “但是从现在这个时间点来看,已经离开了家庭、离开了阿良良木历的束缚,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什么能够再去束缚住羽川翼了吧。除非……她自己想要去找些什么事情来束缚住自己。可真要如此的话……反而是最差的消息了。

    自由代表着没有拘束,而没有拘束的人就算再强也强的有限……如果是羽川翼的话绝对不会不明白这一点,但这个世界上明白又不代表不会刻意去忽视,更何况有那么多人从未把束缚认为是束缚呢。再加上鬼知道这个世界被魔改成了什么样子……就算明天有人告诉我羽川翼御使着五个使魔把羽衣狐给打哭了我都一点不意外啊。”

    关于羽川翼白煦有着太多的提防,哪怕她从未将自己当成过目标也一样。那些因为人类无意中踩踏而死的蚂蚁也从来都不是人类的目标不是么……再者说来,他还不知道翼特地来到这座城市里究竟是为的什么呢。

    总不可能真的是没钱旅行,所以来找份工作吧……就算是找工作,她也不可能只是做个中学老师的好么。

    大概是因为正对着女孩的缘故,所以白煦情不自禁的就开始考虑起对方的事情来,而即便翼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仅凭约等于没有的情报推断出白煦的心中所想,于是在女孩的眼中白煦的行为就成了会在授课中走神的令人头疼的学生。

    抬手看了看时间,发现自补习开始已经过去了将近一节课时间的她微微摇头,全神贯注了那么长时间会觉得疲惫也实属正常,但这并不妨碍女孩把手中的课本卷成一个卷然后在某人的头上轻轻敲下。

    “哦!”沉思被打断,猛地回过神来白煦看到的是翼那张抿嘴轻笑的面庞,用手摸了摸刚才被打到的地方一时间他也多少有点心情微妙。

    “今天就暂时到这里好了,白君辛苦了剩下的我们下周一再继续。”疲惫的时候学习效率下降是必然的,由此翼自然是没有强求转而开始收拾起了东西,“这段时间的知识记得好好复习,下周五的时候会有一个小测到那时候如果成绩不够理想的话,白君的作业就要变多了哦~~为了不让自己的课余时间减少,还请多多加油吧。”

    “真是糟糕的消息,说到底为什么我一个歪果仁要学习11区的历史啊,以后用不到的吧……”白煦浅浅的抱怨了一句,但想也明白这种程度的怨念根本不可能引起女孩产生太多的共鸣出来。

    耸耸肩膀表示了同情的意味,拿着教案跟课本站起来的翼在离开教室前只留下了一句“知识总是会有用到的那一天的,不过眼下哪怕是应付考试也好还请白君加油啦,至少将晚上出去游荡的时间拿来学习。毕竟总是晚上出门的话……会不太安全。”

    对此白煦不置可否,走夜路撞到鬼什么的他已经遇到过了,虽然只是吸血鬼……但有什么鬼会比你还可怕啊喂!敢在封魔之刻与你共处一室的咱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另外老实说,她耸肩的时候欧派随之上下抖动的样子还蛮壮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