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弱者为什么要战斗
    天气忽然变得冷了,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白煦无比肯定这不是自己的错觉,用手机确认了下现在的气温……零上11c,就春天的夜晚来说相当中规中矩的温度,可偏偏他现在就感觉好像是零下11c一般,就连身上的鸡皮疙瘩都炸起来了。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哈气并没有像预想中那样在空气中凝结出一片白雾,换言之也就证明着现在的气温与白煦的体感并不一致……简直是糟糕透了。

    “我不是发烧了吧……”用手摸了摸额头,发现非但不烫手甚至还冰凉一片,“没发烧,周围温度也没有真正的变化。那么也就是说要么我是疯了,要么就是遇上什么灵异事件了?而我突然疯掉的可能性嘛……”

    撇撇嘴,此时此刻白煦脑中浮现出来的是在补习结束后羽川翼所说的那一句“晚上出门的话……会不太安全”,当时不觉得有什么但这时回想起的话便不免觉得翼说这话时的口吻多少有点意味深长。

    尽管无法否定是自己由结果反推原因导致的印象改变,但既然是羽川翼的话……那个女人绝对是看出了什么才对!

    “我就说,说话说一半留一半真是个坏习惯,有什么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么。”心中对翼吐槽不已,虽然白煦很清楚自己这不过是无故迁怒罢了,而目前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能够确定灵异事件这一点。

    “算了,我看我身上这点因果点是怎么都存不住啊,刚从空太那稍微填补了下亏空现在估计又得填进去了。叹气……”感谢因果点这个万能的东西,尽管某人心里百般不情愿但在眼下这个时候能够想到办法出来总要比束手无策好上百倍,恐惧源于未知换句话说只要拥有了对抗的手段那么无论对方是怪异、鬼魂亦或是其他什么,都不再具有任何威胁。

    通俗意义上来讲就是——敢亮血条的都得死!

    “夕,现在什么情况你也都知道了吧,所以说有什么好的推荐吗?话说……主世界原来这么危险的?”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周围的气温又下降了一些,白煦估计自己要是再不采取措施的话说不定都要患上失温症了,最惨的是他还遇上鬼打墙了之前特意加快的脚步所起到的作用仅仅是跑了一大圈之后又回到了原地。

    “抱歉,之前谁都没说过主世界很安全吧。虽然大部分时候灵异事件都跟普通人无关,但谁让宿主大人您现在不属于普通人的范畴了呢。”真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鬼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才兑换了能力不到一天就遇上了这么诡异的事件,他换的是仙人体又不是把妹手。

    “换句话说就是这个世界上的怪异基本上只对能力者起到效果对吧,或者说只有能力者的身上才具备被它们袭击的价值。”白煦默默整理着目前收集到的情报,虽然直接从系统小姐那里获得是最方便的,但谁让就连这个都需要钱呢,“好吧我看到你给我推荐的东西了,关于眼睛的能力么效果是……能够目视到怪异?直接说阴阳眼不就好了……”

    没有丝毫犹豫的白煦直接选择了兑换,系统小姐在这方面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就算身为奸商也有自己的底线呢。

    系统的效率高得难以想象几乎是在刚刚确认了兑换之后,白煦立刻就感觉有一股清凉的力量涌入自己的双眼,眼睛不受控制的眨了眨当不适消除白煦便发现自己眼中的一切霎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原本漆黑一片的公园里三三两两分布着些晶莹剔透的水晶体,自这些晶体上泛出的光芒令周围的一切都附上了一层晶莹的冰蓝色,想也明白这些如同冰块一样的东西就是这股子寒意的元凶,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在这一片水晶的中央,立着一个身姿婀娜的人影。

    “雪女?还是没有脸的……”著名到近乎人尽皆知的妖怪,从对方那一身淡蓝色的长裙以及浑身散发出的寒意白煦根本猜不出有其他任何可能,只不过这只雪女的脸部空无一物原本应当秀丽异常的五官竟然被一层平整的皮肤所替代。

    这让白煦不禁对自己的判断有些动摇,但这并不妨碍他动手解决对方的决心,管她是什么呢只要打死的话就可以了吧……反正杀人需要被法律惩罚,而消灭掉怪异就完全不用了。

    这还真是一件令人满意并且兴奋地事情~~

    提拳上前,那点微不足道的查克拉根本派不上用场,可因为仙人体而提升的力量就足以弥补一切不足。心中充满自信的白煦迅速跨出两步,可对方却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似的朝这里扭过了头,紧接着从那张什么都不存在的脸上白煦却读出了混着有惊讶、开心以及嘲弄的情绪。

    “笨蛋主人快后退啊,眼睛只是让你能看见它,可普通的拳头又打不中啊喂!”系统小姐的提示晚了一步,彼此之间不过5米的距离在雪女发现了白煦的意图之后又朝他这里前进了一些,导致话音尚未落地白煦就一拳挥了上去……

    拳头毫无意外的穿过了雪女的脸打在空气上,白煦因为这一击挥空身体的重心也随之出现倾斜,整个人一下子便朝着正前方扑了过去。一般情况下这绝对是要直接扑倒在地上才对,可雪女从下方上挥的手掌却正正好好的落在了他的腹部,伴随着一阵钝痛白煦直接被打出去好几米远。

    “呕……”疼痛以及随之而来的恶心感让他眨眼间便失去了战斗力,自己打不到对方而对方却能击中自己这也太过犯规了点,但白煦这时候除了暗自咒骂之外什么也做不到了,毕竟他又不是武斗派没有什么能够在绝境中反杀的超能力,而眼下这个状态似乎就连跑都跑不了了。

    “希望对方不会真像传说里那样把我冻住然后存到山洞里吧,商量下直接给个痛快好不好。”明知道死亡临近,但白煦心中恐惧的感觉却没有多少,或许他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个淡漠的家伙吧,淡漠到了就连生死都没有留恋的程度。

    然而预想中的袭击没有到来,下一刻笼罩在周围的冰蓝色水晶上突然燃起了赤红色的火焰,温度骤然回升令白煦的状态稍好,用手捂着被打倒的地方勉强站起对面雪女的脸上虽然还是一片空白,但那股子痛苦的感觉却透过肢体上的动作很好的传递了过来。

    眉头微蹙,有些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他静静站在原地。火焰燃烧的极快,不一会的功夫周围那些水晶都被燃烧殆尽连同那些冰蓝色的光芒一同全都消散了个干净,作为这一切始作俑者的雪女虽然没有一同消失但从她瘫倒在地的样子来看,恐怕也好不到哪去。

    “呼……都说不要大晚上出来闲晃,不听话的学生还真是让人头疼。”声音从道路尽头传来,白煦寻声望去随即便看到了一只体型硕大的白色老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