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喵的帮助!
    “老、老虎?”单冲视觉冲击的角度来说老虎可要比雪女大得多了,尽管前者的破坏力与危险性可能根本不及后者的一半。

    “是苛虎,我给它起的名字。”因为苛虎的出现有些太过震撼,由此直到它身旁的翼再度开口白煦才刚刚发现自己这位老师的存在,经过这么片刻的分神他也算是从濒死的恐惧感中恢复,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这份镇定倒也还算可圈可点了。

    “羽川老师……”再次见到羽川翼,而且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得不说白煦对于这个女人的排斥感迅速下降了许多,虽然依旧在提防着可相比之前像个刺猬一样的相处方式要好了太多。毕竟是救了自己一命呢。

    白煦心态上的变化很容易就被翼察觉,女孩边用手在苛虎的背上摸了摸边冲他微微笑了下……是个令人安心的笑容。

    “辛苦了,你先回去吧苛虎。”驱散了自己的使魔后翼没有先去查看白煦的情况,反而直接走到那只雪女的跟前并且竖起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古朴而又沧桑的图案,待她似是哀求似是挣扎的仰起头时,随之将其印在了雪女的脸上。

    一阵青烟自翼的手掌处迅速升腾,与此同时雪女本身也如同朝阳下的新雪那样缓缓融化直至最终彻底消散了个干净。

    “解决了?”虽然知道羽川翼很强但谁能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强的啊喂!能御使苛虎的话就意味着她能够控制自己身体内潜藏着的能量了?还有刚才那一手画符的本事,尽管白煦分辨不清那就是欧洲的卢恩符文体系、11区的阴阳师体系还是说天朝的道教体系,可很强就对了……甚至于是她通过把好几种体系融合之后自创的也说不定。

    “不是很麻烦的怪异类型,一般是在冬天冻饿而死的女孩子在临死前所产生的巨大怨念而聚合而成的个体,但平时不大会在城市里面现身才对。毕竟城市里这种霓虹闪烁的繁华氛围是她们最讨厌的……”能把差点给白煦招来死亡的怪异说成不是很麻烦的人恐怕也只有她了,令人无语却又无法分辩。

    “那……我今天算是倒霉咯?”有些无奈,运气差差到险些身亡的地步恐怕任谁也开心不起来,捂着尚且隐隐作痛的腹部自那里传来的痛感似是也在无时不刻的提醒他今天的遭遇。

    “其实白君只要好好呆在家里就不会有事的。入夜之后……”翼扭过身子盯着白煦上下打量了一会,见他真是由衷的在为自己坏运气不满,片刻后微微摇头接着道,“不过白君真的不清楚吗?关于你身上的那些改变。”

    “身上的……改变?”经女孩这么一提醒就算再怎么迟钝白煦也明白了过来,硬要说变化的话除了仙人体之外也就没有别的了。而且之前系统小姐不是还说是因为他已经不算是广义上的人类了么,要说这两者没关系打死他都不信啊!

    “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但白君你现在……嗯,用个形象的比喻就像是浑身散发着炸**。生命力旺盛是好事,可白君你的生命力多的都快要溢出来了。”女孩略一沉吟用了一个微妙的比喻,但不管比喻多微妙白煦还是很好的理解了。

    “果然是仙人体的锅……”心下了然,换做是火影世界还没什么但对于那些灵异物种来说,旺盛的生命力也就意味着美味,换句话说白煦现在的地位就跟唐长老差不多不管什么妖怪都想从他身上撕一块肉下来。

    但知道了这个原因也没什么意义,新兑换的灵视技能虽然让他能够看到怪异,可打不到的话也没什么用……倒不如说正是因为能够目视到对方,反而给了怪异直接攻击他的机会。白煦可没忘记,在自己能够真实看到那只雪女之前她除了降低周围的温度之外根本不可能对自己进行直接伤害。

    扫了一眼已经空空如也的因果点数,自知无力回天的白煦面色一阵发苦。落在翼的眼中自然而然的就以为他是在为今后的事情担心,双手抱肩抿着嘴唇稍作思考停顿了片刻后说道,

    “就这么放着也不是办法,生命力旺盛是一件好事直接去除根源的话就有些得不偿失了,所以说稍加遮掩就行。”翼提出了一个还算可行的建议,“不过我身上没带着好用的东西,要是不怕麻烦的话白君要不要跟我去拿一趟?”

    ——————————分割线——————————

    “家里稍微有点乱,请别介意。”

    翼的家出乎预料的有些遥远,大约走了30分钟才算抵达这个濒临市郊的小型公寓。从外面看的话这座公寓俨然是上了年头,虽然还比不上樱花庄那种程度但直观的讲有40年左右的历史一点都不算夸张。

    再加上周围那与其说是僻静倒不如直接讲成荒凉的环境……很难想象翼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孩会独自居住在这种地方。

    拿去拍鬼片都够了吧……

    进到家门,白煦轻轻说了句“失礼了”而后便在玄关处脱下鞋子,因为没有准备拖鞋的缘故于是就直接光脚走了进来。屋里面的布局是标准的1dk,独居的话倒也算是正正好好。只不过与翼所形容的完全不同的事,这里其实一点都不乱……准确的说,除了必要而生活物品之外白煦看不到其余任何的家庭用具。

    大约4张榻榻米大小的房间里面只有一个圆形的矮桌被放在正中央,房间的一角放着一个大旅行箱及一个满满当当的提袋,除此之外在这个房间里就看不到其他的东西了。或许壁橱里还挂着几件平时换洗的衣服,以及晚上睡觉用的被褥。

    可别说是对于一个年轻的女性来讲,换做是谁住在这地方都只能说是简陋到了极致……甚至于说成是有什么心理疾病都未尝不可。

    而应该是感觉到了白煦这边的困惑从厨房里端着两杯水过来的女孩随口解释道,“只是一个临时落脚的地方所以也就没有花太多心思,住的地方其实哪里都可以。只是以前答应过一个朋友,所以废墟之类的地方就不能住了。”

    朋友……说的是战场原黑仪吧,白煦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可他没注意到就连这一丝的情绪波动都被女孩清楚地看在了眼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