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重要物品入手
    “请随便坐吧。”把水放到了小桌上的翼如此招呼道,闻言白煦点点头没有客气的直接在榻榻米上盘膝坐好,而后拿起杯子来喝了一大口……这一晚上也是把他折腾的够呛,口干舌燥几乎是在所难免。

    不过女孩却没有随他一起坐下,而是走到了房间的角落弯下身开始翻找自己的那一堆行礼,白煦的目光随之瞟了过去然后落在了女孩弯腰时凸显出来的完美曲线上面……包臀裙+黑丝袜赛高!

    可惜令人愉快的时间并不长,没一会找到了东西的翼便重新站起,白煦赶紧收回了目光并且把头偏向另外一边,故意做出一副“我不是、我没有”的姿态出来,但想也明白这样的欲盖弥彰在女孩那里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因而再次看向白煦的时候女孩眼中难免多了几分对于小孩子的那种无奈。

    “梵蒂冈那里的一个老主教送给我的十字架,据说是他这一系传承了好久的东西。虽然不怎么值钱,但如果只是佩戴在身上的话怪异之类的东西就会因为畏惧不敢靠近了。”坐到白煦的对面,女孩把自己从包裹里面翻出的东西递了过去。

    “源于梵蒂冈的十字架啊……”用手接过十字架的时候,白煦脑袋里面就闪过了一声【重要道具入手】的提示音,卖萌耍宝试图引起注意力的系统小姐立场似乎越来越微妙了。

    银质的十字架大约有一个手掌大小,拿在手里却没有预料中的冰冷触感反而如同一块玉一样温润,仅仅这一点就足以体现出它的不凡之处来,事实上能够被羽川翼珍藏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会差。但白煦眼下的关注点却不是这个,在接触到这东西的一瞬间鬼知道为什么脑中闪过的会是篝之雾枝那张漂亮的脸蛋……

    摩挲着这件放在游戏里至少也是蓝色的精锐物品,白煦也很清楚这不过是权宜之计,十字架的效果终究有限既然踏入了这个非人的圈子,那么一味地想要逃避无疑是自寻死路。他虽然不怎么擅长战斗可到底也不会逃避,毕竟只要因果点足够多的话怪异什么的也无需放在心上不是。

    换句话说虽然刚回来没有多久,但下一次的穿越之行看来又要被提上日程了……真是忙碌的日常。

    但好在从女孩的口吻中白煦断定,强力的怪异其实并不多见,所以有这东西守护的话短时间内也不用在意人身安全问题。算是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羽川老师,谢谢。”知道这个十字架的贵重。白煦根本没有推让的想法相当干脆的对女孩道了声谢。自己接下来能不能好好过日子就看它了,对于这种刚需的物品还要假惺惺推让一番的话简直像是傻瓜一样。

    可白煦刚要把这东西贴身收好,就听到翼那边开口说了一句,

    “承惠5万日元。”迎着白煦那诧异的表情女孩还不忘补充了一句,“……已经是折扣价了”

    “额……”用手挠挠头,原来不是白送的啊……会错意了的某人感觉有些尴尬,想也是的把能把这种好东西转卖就已经是了不得的情分了,还想不花钱……怎么可能!毕竟看自家老师的境况,恐怕这些年过得也不富裕。

    好在钱的话白煦倒还不缺,从钱包里输出来5张一万円的钞票递过,他恍然又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熟悉……如果把这个公寓换成某个废弃学校的话,当初女孩向忍野咩咩寻求帮助的时候,对方也提出了用金钱作为报酬的条件来着。

    这样想着,白煦不禁露出一丝了然,浑然忘记了以他现在的身份是根本不可能露出这种表情来的。于是另一边察觉到了这些的翼相当直接的询问道,

    “说起来关于我的事,白君知道多少?”显而易见的女孩的话弄得白煦一愣,“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白君就对我很是提防的样子,可我能确定在此之前我们并不认识。然后从刚才开始,白君的表现就好像对我很是了解一样,所以说在这之前白君对我就有过了解吧。”

    “了解啊,我也不知道算是多还是少……”在翼的面前说谎没有意义由此白煦表现得还算坦诚,同时心下不免隐隐泛起了戒备。只是他的戒备不是针对女孩的,而是关于自己之前的那份无所谓的心态。这个世界上的聪明人实在不少,既然翼能够看穿这一点没有道理别人看不穿,一味仗着情报差距来肆意玩耍的话早晚要吃大亏。

    还好只是翼的话……至少她对自己没有什么恶意,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她也值得信任。

    “这么说吧,羽川老师我了解您的一大部分过去。但只截止到您高中毕业为止……至于说怎么知道的我没有办法明说,但我能够保证我不是刻意去进行调查或者侵犯您的**。”

    “到高中毕业之后啊……”高中两个字引起了女孩的些许怀念,那堪称她命运转折的时代以及好几位在她生命中留有不可磨灭痕迹的友人,算算时间6年已过一直在外漂泊的她会有所怀念也实属正常,“那白君了解的就已经是属于羽川翼这个人的80%以上了。”

    女孩意外的没有任何恼怒的迹象,哪怕对面的人声称知道她所有的黑历史也一样。相反她在看待白煦时情绪反而柔和了几分,“有些奇妙,在这个世界上了解我的人又多了一个,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好事~~”

    “恐怕也只有您把它当做好事了。”女孩的想法白煦倒不是不能够理解,对于翼这样拥有复杂的经历、复杂的想法外加上复杂人格的存在,任何一个能够了解并理解的人都是宝贵的,之前也说过她是寂寞的。尽管能够最大程度上去排解,可一个人跟两个人终究还是不同的。

    哪怕是敌人也好,只要是能够交流的存在都是值得珍惜的。这便是羽川翼这一类人的最大弱点……她们不需要憧憬、不需要关怀、不需要依赖。需要的仅仅是……一份了解。听上去微不足道,可现实中却注定寥寥无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