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傲娇真棒
    今天班上有体育课来着,白煦的话因为昨天被打了一拳直到今天腹部还隐隐作痛的缘故直接找老师申请了见习,而留学生加老实孩子的印象加成令这个申请相当顺利的就得到了批准,由此一来当全班男生都不得不在太阳底下跑步的时候,某人足够惬意的躲在了阴凉下面。

    然后……他就看到了同样躲在树荫下的雾枝小姐姐。

    “哟~~”招招手算是对女孩打过招呼,只可惜换来的却是女孩的一声冷哼外加很有些刻意的偏过头,很清楚她本质上不过是个傲娇的白煦也不在意,有些事情想要询问的他厚着脸皮凑过去,女孩虽然还是那副相当不爽的样子可偏偏对于白煦挨着她坐下的行为没有丝毫的抵触来着。

    “怎么没去上体育课?我记得太阳的话……对你来说没有什么危害才对啊。”用手遮着眼睛看了下头顶有些刺眼的阳光,白煦嘴上没话找话的说着。

    “呵,混合了糖和盐的色拉油完全可以满足你的日常所需,难道你也会去吃吗?”女孩的声音冷淡而又刻薄,尽管单看她双手抱膝坐在那里的样子任谁都只会把她当做一个有些娇弱的大小姐。

    “额我记得有人在极端情况下的确会吃这种东西……”那个号称人只要糖、水还有色拉油就能够维持生命的存在,白煦表示自己还到不了那种可怕的境界,而想也明白这样的回答只能够得到雾枝大小姐的一个白眼。

    “无聊的人类……”既然被他看到过自己的本体,女孩这时候干脆就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死到临头了都不知道。”

    “诶?”白煦有些诧异她为什么会提到这个,可只是说了半句话之后一点都不打算解释的女孩这时却相当干脆的站起身来作势要走,情急之下白煦下意识抓住了女孩的手腕。自手上传回来的力气极其单薄,由此几乎是没费什么力气的他就成功阻止了女孩的离开。

    “你……放手!”手掌被拉着,女孩的脸蛋登时就红了——有一定概率是被气的——紧甩了两下却发现没能挣脱由此便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混蛋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额抱歉抱歉,下意识的就……”双手上举白煦试图用这个动作来证明自己的无辜,只不过捂着自己的手腕面色不善的雾枝能相信多少就不知道了,好在她并没有再度转身离去因而白煦赶紧说道,“你刚才说我死到临头了是?”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果然低级的人类就是连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好吧雾枝她说话从来都是带刺儿的,深深清楚这一点的白煦倒不值当为这点感到不满,耐心的等待着后文然后女孩果然说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

    “你这几天是不是瞎吃什么东西了?身上的味道突然变成了那个样子,你们人类还真是肤浅为了一点眼前的东西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你可能没发觉但在我们的眼睛里你就跟一块会行走的烤肉一样,浑身散发着香味。那些一点自控能力都没有的低等动物大概闻着香味就能来到你身边,琢磨着怎么把你一口吞下去。”

    “和羽川老师一样的说法啊。”如果不是昨天遇上了那么一档子事恐怕白煦还真不知道仙人体的副作用竟然这么巨大,但从女孩的话中来看这个被区区一个十字架就轻易搞定的女主角完全不像是白煦记忆中那么不堪啊。

    按照《物语》放入书架系列的设定,血族都是怪异中的王者想来雾枝也不会很差劲才对。这样一想登时白煦看向她的眼神就多了几分微妙的色彩。

    “你那么看我干什么?不相信?”女孩的脸色瞬间阴沉了几分,“哼……愚蠢的凡人,我好心给你解释你竟然不感恩戴德还敢质疑。干脆点去死好了。”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会不相信呢。”白煦果断的开启了油嘴滑舌模式,“我刚才只是在想,雾枝你说我身上散发着诱人的气味,那是不是你也……”

    “不是!”白煦故意的调戏被女孩直接打断,只是从她那气急败坏的表情来看似乎根本就和【不是】两个字扯不上关系,盯着白煦那张似笑非笑的脸雾枝微微别过头以躲开他的视线,更是从某个侧面否定了她话语中的准确性。

    “额嘛……”再追问下去就有些过了,真把女孩逗急了也没有什么好处深深明白这个道理的白煦相当明智的转移了话题,“咱们不说这个,既然雾枝你知道我现在身上的这个问题,那么……你有什么好的办法么?”

    “没有。”相当果断的否定,只是她嘴上否决着但女孩此刻微微眯起眼睛的表情分明是在说“你快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

    “那就惨了……”傲娇嘛,顺着她走可就惨了。无数先辈的经验告诉我们对待傲娇最好的办法就是晾着她,这样一来白煦挠挠头颇有些苦恼的叹了口气,“谁知道这个能力的副作用这么大,看来我这段时间要小心一点了。”

    “小心一点就有用了?!”果不其然的见白煦那里没上钩反而开始自己埋怨起自己来,雾枝她根本没有死抱着自己刚才的话而是顺着白煦的话向下继续,“呵,你真以为那些怪异都是这么好说话的?那群家伙可没有善恶之分,而且脑子也不怎么好。所以只要认定了什么就算死也要去完成……你想想吧,它们会放过这样的你?”

    “那该怎么办……”白煦面色发苦,当然这是装的。接下来白煦就是一阵无言,眉头紧锁的样子很像是在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坏消息而深深苦恼着。但就算这样他也没有开口相求,弄得雾枝不由得暗自生气。

    可是见他那副苦恼的样子,以及接下来极有可能遇到的危险女孩又心中升起一丝不忍……当然她劝说自己的理由仅仅是“这个冒犯了我的家伙,只有我能惩罚”之类的。

    在这种心情的影响下女孩在他看不见的时候咬咬下唇,然后决定了似的从裙子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纹章来朝着白煦扔了过去,白煦手忙脚乱的从空中接下可还没等他仔细翻看就听女孩那边再度说到,“我是我的家纹,相信那些垃圾一样的东西就算再怎么没有脑子也会畏惧的,先借给你了……算是之前你帮我从那个女人跟前离开的报酬。两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