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斧神滋比古我看你怎么死
    “斧神?怎么突然提起斧神老师了?”白煦无比确定自己在体育课上发现的诡异光点就是斧神弄出来的,作为一个明面上是正人君子的斧神滋比古可其真实面目不过是个偷窥狂+萝莉控的变态,相信如果让那些仰慕他的小姑娘们知道了绝对会梦想崩溃吧。

    或许会变得更开心了也说不定……

    但不管别人怎么样,白煦说实话还是挺讨厌他的。虽然在夕的嘴里,这不过就是同为伪君子的他们之间的同类相斥,可白煦实际上只是觉得这个人除了那份狂热值得肯定之外,其余就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了。而一想到他最终会和雾枝修成正果就更像是盛夏时节一个月都不洗澡那样浑身不舒服。

    强啪之后还能够获得好感,这样的设定只有hgame才会存在啊喂!就算当时玩着很爽可如果真的把游戏里面的东西带入到现实,会满脸兴奋去接受的才是神经病。

    幸运的是白煦并不是什么神经病,他仅仅只是精神上和脑子有些轻微的小毛病罢了~~(用微微分开的食指和拇指比划了一个【轻微】的示意jpg)

    好吧让我们说回斧神滋比古,根据白煦从游戏中的了解这个家伙其实还蛮有才华的,至少能够从著名的音乐学院毕业然后还在名校里担任音乐老师这一点就足以证明。要知道水明艺术大学附属高中虽然不是原著中的那个女校,但单从音乐方面来说绝对比后者只强不弱。

    举个最浅显的例子就是,现在与白煦同年级的艺术班里可是有一个叫做冬马和莎的女孩子在的(别问白煦是怎么知道的,有春希有人尽皆知的小木曾雪菜,怎么可能会没有和纱),而类似和莎这样的天才学生水明大学附中里虽然不常见,可每隔几年都会有一个。这样一来能够担任音乐老师的滋比古的造诣就可想而知了。

    但在个人能力上的突出根本不能掩盖这个人变态的本质,就好像曲林静树虽然比绝大多数的女孩子都要可爱,但他依然还是个男孩子一样。

    滋比古是一个内心空虚的家伙,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他才会和同样空虚的雾枝互相吸引,可雾枝顶多是像个养在深闺的大小姐一样不理世事,可你看滋比古他又做了什么?平时总带着个相机装成是摄影爱好者,但私底下却只是用相机来偷拍女孩子……而这也是之前白煦一眼就能辨认出他的最主要原因。

    这简直不能忍啊,私底下存了那么多女孩子的照片却不知道共享什么的……咳!

    总之滋比古这个人是用表面上的地位与才学来伪装成成功人士的社会渣子,由此打从一开始白煦就不是很愿意去达成雾枝x滋比古这条线,哪怕它的完成相当容易也一样……才不是因为雾枝很可爱所以才临时改注意的呢!

    这样一来既然想好好教育一下这位人民教师怎么才叫做五讲四美的白煦在行动之前自然开始需要尽可能的收集情报,而对于一个转学生来讲收集情报这种事只能从与自己关系不错的同学那里下手,于是趁着吃午饭的时候他便朝着春希询问道。

    “额因为……”早就想到春哥会这么问的白煦四下看了看在确定没有什么人之后才特意压低声音说道,“其实是这样,我今天体育课的时候不是在见习么?然后就看到有人躲在树丛里面……”

    白煦添油加醋的将滋比古偷拍的事情说了一遍,事前根本不知道会有这么一回事的春希不免吃了一惊。好在尽管认识的时间不长白煦所扮演的那个好学生形象足够深入人心,弄得春哥倒也不认为他实在故意泼脏水什么的,更何况同时发动了【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白煦在说完这些之后还加了一句,

    “我也觉得不可能是斧神老师,但有人偷拍是千真万确的。这样的话先确定斧神老师没有嫌疑比什么都好,而且这种事情最好也不要闹大了那样子学校方面也……”

    “嗯,你说得对。”动漫的男主角就这点好,普遍正义感十足。所以尽管是一件有点捕风捉影的事情春希听了也很是上心,他略作思考后也是觉得白煦的处理没问题相信那个偷拍的家伙定然不是第一次作案,那么之前就在学校里潜伏了很久的他既然没被人发现肯定是有着独到之处,再者说来他都偷拍了这么久也不差那么一天两天了,要是慌慌张张的把事情搞大到时候对谁都不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打草惊蛇反而可能会让事情变糟糕,徐徐图之然后一点点的排除嫌疑才是最稳妥的手段。

    只是这需要的情报和人力也是最多的,只靠他们两个的话。白煦跟春希对视了一眼均从对方那里确认了想法。

    “哟,你们两个在这干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是坂本啊。”后背被人拍了一下,回过头来看到的正是坂本雄二那代表性的红发。白煦的脑中几乎是下意识的产生了一个有趣的点子,对啊他现在又不是在一个单一的作品里面,既然眼下的主世界里面汇聚了如此多的主角,不利用一下怎么行。这样一想……

    “怎么了?你们说什么呢……”插话进来的坂本跟春希点了点头,同一个班里的同学再加上坂本雄二那热情的性格让他跟绝大多数的人关系都还算可以,简直是拉人的不二人选。

    “一个有些敏感的事情,对了正好你过来了先问你一下,火村同学你熟悉么?”

    “火村啊还行吧,你问他有什么事?”

    “我记得他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是在艺术班?就是那个拉小提琴的。”

    “啊你说的是久濑修一吧,对是有那么件事。”不愧是坂本白煦说完之后他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那样就好办了,事情是这样的。”白煦再次把刚才跟春希说过的事情又说了一遍,而果不其然的坂本对此也颇为跃跃欲试,“所以说我想让火村同学找他的那个朋友问一下,斧神老师私下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性格。毕竟我们谁跟他都不熟悉,如果光是因为我的一己之见就对老师他造成了什么影响,那就真的是百死莫赎了。”

    见他说的认真,坂本也随之收起了平时里吊儿郎当的架势捏着下巴皱起眉头开始思索,“你、我、北原、火村还有久濑……就我们五个的话人还是有点少了,就算排除了斧神老师的话那个偷拍的家伙也绝对不能放过,这样的话……夜神!你有事吗,过来一下。”

    坂本雄二朝着刚刚刷完饭盒坐回座位的夜神月招了招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