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事后一支烟
    夏日早晨的芦花村,氤氲在一片雾气之中,空气中混合着泥土的芬芳。

    寡妇张寡妇家,却传来了异样的声音。

    “小宝,你倒是用点力气啊……”

    “不行……二婶,太紧了,有点困难。”

    “你这么大的小伙子,咋就没力气呢?快点……”

    穿着薄衬衫的张寡妇半蹲在地上,香汗淋漓,头发贴在脸上,虽是徐娘半老但是却很有韵味。

    通过绝佳的角度,叶小宝可以看到一对白花花的东西就在眼前晃悠。

    叶小宝忽然发现自己有点晕奶,一时间愣住了!

    “你还傻愣着干吗?快点整啊,时间不多了。”张寡妇扯着嗓子大声地催促。

    叶小宝从愣神中被骂醒,终于用尽力气朝后用力一拽。

    “我的个亲娘咧……”

    或许用力太大,叶小宝一屁股墩坐在地上。

    “出来了,出来了……”

    张寡妇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从叶小宝的手上夺过了一个肉呼呼的东西,然后放在了一旁的草窝里,脸上乐开了花。

    寡妇的两座火山朝手上轻轻一触,那滑弹的感觉实在让叶小宝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嗷嗷……”

    刚刚被接生出来的那头粉嫩小猪嚎了一嗓子,就拱到母猪肚皮低下吃奶去了。

    不过,当叶小宝看到那一窝肉呼呼小猪抢着喝奶的时候,还是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

    他一抹汗说道:“二妮婶,下次再有这种事情别叫我了。我是个医生,又不是兽医,没那闲工夫给你的老母猪接生。”

    “小宝兄弟,你这是哪里的话。人的命是命,母猪的命就不是命了?”

    张寡妇洗了手之后,抬了起来去挽头发,那胸前的伟岸火山简直都快破衣而出了。

    “人跟猪,那能一样吗?”叶小宝装模作样地喝水,但是眼睛却贼溜溜地乱瞄。

    张寡妇这个寡妇,是真的很诱人,难怪村里好多人对她想入非非呢!

    似是知道这小子安的心思,张寡妇故意手掌一滑,那衬衫莫名露出半边肩膀,还有半边的滑腻圆挺,就跟刚刚蒸好的馒头一样,让人恨不能咬上一口。

    “噗嗤……”

    叶小宝一口水就像是水箭一样飚了出去,脸色涨红了起来。

    这个风扫的寡妇,简直是要人命啊!

    伸手抓过一个造型古朴的木质药箱,叶小宝连招呼都没有来得及打,就急匆匆地朝院子外面跑。

    “小宝,你跑什么?钱还没给你呐……”张寡妇在背后喊道。

    “不用了,这钱留给你的母猪买点营养品吧,坐月子得吃点好的。”叶小宝做贼似地落荒而逃。

    看到叶小宝那样子,张寡妇咯咯咯直笑。

    她面有得色地把胸一挺,笑骂道:“老母猪做什么月子?这傻小子……”

    随后,她看了一眼那一窝粉嫩的小猪仔,喜不自禁住道:“看不出来,傻小子接生倒是有一套,这一窝猪崽子要是伺候好了,那俺家秀秀的学费就不用愁了!”

    出了张寡妇家的院子,叶小宝跑了好远之后,这才停下脚来。

    “妈的,这个妖精真够骚的,难怪克死了她家的老汉。”叶小宝啐了一口。

    随后他又一脸悲愤地自语道:“好歹老子也算是玄手医门九十六代传人,竟然沦落到给一头老母猪接生,真是悲哀!”

    一边说着,叶小宝一边闷闷不乐地踢着石子,朝村外走去。

    现在梦中情人秀秀不在村里,叶小宝觉得干啥都没精神,做啥都没力气。

    秀秀就是张寡妇家的闺女,出落的亭亭玉立,十分漂亮。一年前,她接到了排名全国前三的上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成为了一名大学生。

    大家都说秀秀是鸡窝飞出的金凤凰,也说死鬼秦老汉祖坟冒青烟了。

    但是,叶小宝明白,他跟梦中情人秀秀的差距是越来越大了。

    他是一名村医,自打跟着师傅以来,从小到大都没走出过芦花村。如果没什么作为,他恐怕连个媳妇都找不到。

    师傅老神棍曾经说过了,他要是想出去也行,必须要治满一百个病人。

    “当村医以来,我不过才治了八十一个病人,感冒发烧这样的小病又不算。只要再治好十八个病人,我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去看秀秀了。”

    叶小宝欢快地踢着小石子,一路走到了村外的苞米地,感觉有一阵尿意袭来。

    他左右看了一眼没人,就直接钻进了苞米地,解开裤子就是一泡热尿。

    撒完尿之后,就在他系裤绳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因为从小被师傅逼着练功,所以叶小宝的视力跟听力异于常人。他一下子就辨认出了,这是有人在说话。

    而且……还是一男和一女!

    “难道有人偷苞米?”

    叶小宝蹑手蹑脚地顺着声音寻去,然后悄悄地拨开了苞米叶子,探出了脑袋。

    当他看到面前的景象的时候,忍不住捂住了嘴巴,眼睛瞪得老大。

    原来,就在他身前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一个身材肥硕的男子正在压在个女人的身上,扭着屁股在耕耘着,起起伏伏好似在打桩。

    男子身下有个长相尚可皮肤白皙的女人,不断扭动着身子,浪言浪语,风扫十足。

    大白天的,两人就在做那“老牛犁地”的事情呢。

    “卧槽!男的是村长刘大柱嘛!那女的不是村里有名的扫妇王春花嘛?这两人勾搭到一块去了?”叶小宝有点惊讶,然后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这种免费学习的机会,他当然不能错过!

    不过,刘大柱可不是那种能力持久的人,刚捣鼓了两下就加快了耸动,然后一动不动地伏在了女人的身上。

    王春花兴致缺缺,埋怨了一句:“村长,你今天是咋地了?还没上道呢,就交了子弹?”

    刘大柱嘿嘿一笑,在那白花花的娇臀上拍了一下道:“遇到你这扫浪蹄子,老子哪里能控制得住?”

    随后他翻到在一边,然后从兜里摸出一根香烟,点燃之后美滋滋地抽了起来。

    事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

    指尖在刘大柱的肥腻肚子上划拉了两下,王春花说道:“村长,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情,有准信了吗?”

    他说道:“你放心吧,这次村里搞万亩良田的整改,我肯定把张寡妇家的那两亩田弄给你。那两块田靠近水库,是上好的田,别人做梦都想要。”

    “就知道你最有本事了。”王春花乐不可支地说道。

    “这件事情,你可不要走漏了风声,张寡妇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别让她知道是我这样弄的。”刘大柱不放心地提醒。

    王春花轻蔑一笑,说道:“张寡妇这个臭寡妇,以为女儿上了大学就尾巴上天了。这次我抢了她的田,看她还嚣张的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