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竟然是粉色的
    叶小宝暗道不好,赶紧鞋底抹油开溜!

    刘大柱一眼就看出了叶小宝的身影,拔腿就追了出去。

    可是刘大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哪里是叶小宝这个年轻小伙子的对手,瞬间就被甩的一大截距离。

    跑了一阵之后,刘大柱终于放弃,气喘吁吁地扶着大腿喘气,身上冒着虚汗。

    这时,王春花也追了过来,面露忧色地问道:“村长,刚才是谁啊?”

    “是叶小宝这个混小子!”刘大柱咬牙切齿说道。

    “那他有没有看见,咱俩……”王春华脸色很不自然。

    “八成是看见了。”刘大柱皱眉说道。

    “那可咋办啊?我家男人回来还不削了我?”王春花吓的瑟瑟发抖。

    虽然王春花男人那方面能力不行,但却是个非常壮实的汉子,在工地上打工,扛两三百斤东西也能健步如飞。

    要是他知道了家里的丑事,还不得把王春花给活活打死?

    “别怕,这小子应该不敢把这事给说出去!”刘大柱自信满满地说道。

    “为啥?”王春花还是不放心。

    “你难道忘记了?这野小子跟老神棍都是外乡人,住的房子也是村里的。他要是敢说出去,就不怕我把他赶走?”

    刘大柱阴冷说道:“下午我就去敲打敲打他,让他闭嘴!”

    说完,他就背着手,昂首阔步地走了。

    一连跑出了三里地,叶小宝确定没危险了,这才停了下来。

    跟刘大柱不一样的是,叶小宝气喘均匀,甚至连汗都没出。

    这一切,得益于叶小宝那个死鬼师傅从小到大对他的折磨。

    叶小宝从小就被逼着修炼一门叫做《十二锦缎》的秘术。

    根据师傅的说法是,只要把《十二锦缎》练到最顶层,那就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医尽世间不死人。

    那时候叶小宝年小不懂事,觉得这句口号很牛逼。只是,当他走上这条不归路之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修炼这门秘术的过程,简直宛若地狱!

    他到现在还庆幸自己还活着,而没被他师傅给折磨死。

    《十二锦缎》是被他给练到第六层了,还有三层到达大圆满。

    可问题是,师父不让自己出村,医术牛逼,武功高强有毛用啊!

    换而言之,叶小宝就是被困在笼子里的鸟!

    放下药箱之后,叶小宝坐在路边休息,考虑着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张寡妇。

    一方面,他这几年承蒙张寡妇照顾,这才没饿死。另外一方面,张寡妇指不定还要当他的丈母娘,以后都是一家人。

    不过,那刘大柱也不是个善茬。在芦花村这个地方,村长这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却跟土皇帝一样管用,谁都得听他的话。

    就在他思忖的时候,羊肠小道传来了脚步声。

    叶小宝还当是村长那个家伙追来了,赶紧抬头看了一眼。他这才发现迎面走来的并不是村长而是一个姑娘。

    叶小宝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样。

    因为这个姑娘长的太漂亮了!

    姑娘身高一米六八,穿着一身黑色的碎花裙,身材凹凸有致。

    她一头青丝随意地披散在肩膀上,蛾眉螓首,一双大眼睛明亮的好似会说话,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一张樱桃小口,下巴尖尖,使得整个五官都立体了起来。

    “我靠,这个女的长的跟秀秀差不多漂亮!”

    叶小宝擦了一下口水,简直都要看呆了。

    他在农村待了这么多年,哪里见过长的这么漂亮的美女?

    秀秀的确也很漂亮,但是比起这个女的来,略显青涩了一点,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

    而面前的姑娘,却是像熟透了的水蜜桃,正是最美好的年纪!

    林瑶看到一脸痴呆相的叶小宝,内心掠过一丝不适,还当自己碰到了色·狼,赶紧低着头闪躲到了一边。

    只是,这条羊肠小道坑坑洼洼,她一个没注意,一脚竟然踩到了深坑。她的脚瞬间扭到,然后整个人直接摔倒了下去。

    这一下摔的肯定不轻,因为林瑶的眼泪都在眼眶了。要不是她顾忌有人在,恐怕直接就哭出声来了。

    她起身一看,脚腕位置一片淤青,肿的就跟馒头似地。手指轻轻碰上去,那钻心的疼痛使得她忍不住嘶嘶地倒吸凉气。

    叶小宝赶紧上前问道:“美女,你没事吧?”

    林瑶怨恨地看了他一眼,心想我这样子哪里像是没事的?

    出于一名医生的本能,叶小宝自然而然地看到了林瑶那肿成馒头一样的脚踝,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我帮你看一下。”

    叶小宝说话间,就朝林瑶的脚踝摸了过去。

    “你干什么?”

    林瑶以为叶小宝要耍流氓,赶紧吓的要收回脚。

    只是,叶小宝比她的速度还快,一只手抓住了林瑶的脚踝,沉声说道:“我是医生,你如果不想这条脚废了的话,就听我的。”

    “你是医生?”林瑶瞬间不动了。

    “那是当然,我是芦花村最有名也是最厉害的医生,叶小宝。”叶小宝自得地说道。

    其实,芦花村也只有他这一个赤脚医生,任他怎么吹都是对的。

    为了验证自己说的话,叶小宝把那个古朴的药箱摆在旁边,然后说道:“这个东西,能证明我的身份了吧?”

    “嗯!”

    林瑶的声音细不可闻,脚边虽然还是疼痛难忍,但是这家伙的手摸着脚踝,那种怪异的感觉,让她一个大姑娘有点害羞。

    叶小宝大义凛然地说道:“从现在开始,你把我看成医生。在医生的眼里,只有病人,你听明白了吗?”

    “嗯。”林瑶依旧害羞地点了点头。

    嘱托完这些,叶小宝这才摸着林瑶的脚踝,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