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俺们就是一家人
    叶小宝感觉浑身燥热,差点喷出了鼻血。

    -----------------

    刚刚他在苞米地才看到村长那一幕活色生香的画面,现在就有这么个漂亮绝顶的姑娘露出了低裤。

    生活咋就这么美好呢?

    林瑶发现叶小宝眼神直勾勾地,面色很是凝重,还当自己的脚踝上的很严重。

    她带着哭腔问道:“我的脚伤的是不是很严重?”

    叶小宝这才被拉回三魂七魄,讪讪笑道:“不严重,只是骨折而已。”

    “骨折还不严重?”林瑶有点哭笑不得。

    “别的不敢吹,这些跌打损伤在我面前只是小儿科。”叶小宝得意洋洋。

    看他得意的样子,林瑶就觉得这年轻的家伙有点不靠谱。

    “那你快给我治吧。”林瑶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好的,不过我必须要先给你把骨头给正位了再说。”

    说话间,叶小宝陡然伸手朝林瑶的两座火山抓了过去。

    林瑶被彻底吓懵了,大声道:“你想干什么……啊!”

    就是这个机会!

    叶小宝捏着林瑶的脚踝,就这么一推一送。

    “咔吧……”

    林瑶的脚踝位置传来剧痛,随后这脚掌就没那么痛了。

    “你的骨头我给你接上去了,不过这些淤血必须要散掉,不然对你的健康没好处。”叶小宝轻松地说道。

    林瑶觉得有些愧疚,就在刚才她还以为叶小宝要占她的便宜,没想到人家只是用这个方法来帮自己治脚。

    “嗯,一切都按你说的去做吧。”林瑶的声音细不可闻。

    其实,她开始慢慢相信叶小宝的医术了。

    “你等下!”

    打开了那个木制药箱之后,叶小宝从里面取出了一根银针。

    这银针跟市面上卖的银针不同,长度足足有二十来公分,而且宛若牛毛一样细,针尖闪烁着寒光。

    捏着银针,叶小宝说道:“我给你扎针把淤血放出来,过程有可能会像蚂蚁咬一样疼,你忍着点。”

    “好的,我没事。”林瑶点了点头。

    因为天太热,所以林瑶的鼻尖有点汗,那青丝贴在脸上。而且,两人离的那么近,就好像是刚刚运动过一样。

    拿起银针之后,叶小宝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地,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是玄手医门第九十六代的传人,师傅老神棍的毕生绝学倾囊相授。在老神棍死之前就说过,如果叶小宝好生领悟,未来的成就会不可限量。

    且不说老神棍的话有几分可信,但是叶小宝的医术那可是挑不出任何毛病来的。

    “咻!”

    林瑶只感觉脚腕位置有微微地刺痛,一根银针就扎了进去。

    有米粒大的黑血,顺着她脚脖子位置流淌了出来。

    随后,叶小宝捏着林瑶的脚脖子,开始慢慢地轻柔了起来。他的动作很轻柔,却很有章法。

    林瑶只感觉脚脖子有酥酥麻麻的感觉,因为平生第一次跟男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所以心里有些许地怪异。

    而叶小宝的手法很是舒服,让她忍不住轻轻地声吟出声来。

    “啊……”

    这一声叫,差点没把叶小宝给吓坏。

    “怎么了?很疼吗?”叶小宝赶紧问道。

    “不是……”林瑶的脸跟吃醉了酒一样红,说道:“我忍着点,你放心治吧。”

    叶小宝不疑有他,继续开始按摩。

    林瑶为了控制住自己不叫出声来,贝齿轻咬住自己的嘴唇,发出了类似小野猫那样的呜咽。

    她既是害羞,又是舒·服,复杂的情绪之下,竟然变得有点湿湿的。

    “好了,你试试看,还能不能走。”叶小宝松开手说道。

    这声音把林瑶从云端拉回了现实,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她看了一眼,发现脚踝位置的淤肿已经消的七七八八了,还有那淤青也消掉了大半。

    站起来之后,林瑶尝试着走了两步,发现除了有一丁点的疼痛之外,几乎一点儿影响都没有了。

    “你的医术好厉害啊,俺的脚竟然好了!”林瑶瞪大了眼睛,微微有些兴奋。

    “都说了,我的医术可不是开玩笑的。”叶小宝哈哈大笑,然后递了一个小药瓶给她,说道:“这是我自制的跌打损伤药,你记得每天都涂抹一下,一个星期之后,包你的脚能健步如飞,而且不留下任何的伤疤。”

    这一点,真是说到林瑶的心坎里去了。

    女人天**美,不分高低贵贱。如果当真脚上留下疤痕的话,那林瑶的美就会大大折扣。

    “真的太谢谢你了,这个多少钱?我给你钱!”林瑶作势要掏钱。

    叶小宝随意地挥了挥手:“不用了,美女免费。”

    一句美女,让林瑶心里比喝了蜜还甜,不过仍然坚持道:“那不行,医生看病怎么能不收钱呢?”

    “真的不用了,美女。我帮你看病,又没有啥损失。这药膏是我采的天然草药,又没啥本钱。”叶小宝收拾着药箱说道。

    其实他心里想的是,刚才我都看到你底裤,算当成利息了。

    林瑶不免为刚才自己的想法赶到有些自惭形秽,人家多有医德啊,而我却还把人看成了色狼,这也太对不住人家了。

    她心里过意不去说道:“你好,我叫林瑶,是大禹村的,我欠你一个人情。”

    “俺叫叶小宝。”

    叶小宝想起什么似地问道:“大禹村离这可不近啊,你来这干吗啊?”

    “我是来跑亲戚的。”林瑶也不隐瞒。

    “跑亲戚?咱们芦花村的?”叶小宝好奇问道。

    “嗯,我是来看张文喜的。”

    林瑶走到一边,把刚才摔在一旁的几样补品给拿了起来,仔细地抹去上面的浮灰。

    “张文喜?就是那个老光棍?”叶小宝忽然想起来了。

    “没错,就是他。他是俺大舅,俺娘是嫁到大禹村的。”林瑶羞涩一笑。

    “这么巧,既然你娘是芦花村的,那以后俺们就是一家人了。”叶小宝笑的那叫一个大尾巴狼。

    林瑶想不通,这哪跟哪?怎么就成了一家人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