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你个小野驴!
    “别扔啊,好歹也算一个物件,扔了怪可惜的。”林瑶说道。

    “那好吧!这玩意说不定也可以成为咱俩的定情信物。”叶小宝话锋一转,贼笑着把那颗珠子放进了药箱。

    “呸,谁跟你定情了。”

    林瑶俏脸一红,有种说不出来的美艳感觉。

    叶小宝差点看痴了,心里痒痒的。

    似乎感觉到了叶小宝的眼神不对劲,林瑶支吾着说道:“我得去我舅舅家了,今天的事情感谢你了。”

    说完,她红着脸跑开了。

    “瞧这屁股圆的,肯定能生养。”

    叶小宝砸着嘴,准备回到自己的小诊所。

    只是,没走几步却听到一个声音喊道:“叶小宝?”

    听到这个声音,叶小宝拔腿就准备开溜!

    “叶小宝,你给我站住!”刘大柱背着手轻喝道。

    “村长,原来是您啊……哈哈哈,我没看见。”叶小宝扭头,立马换了副脸孔。

    刘大柱哪里不知道他撒谎,所以问道:“你看见我就跑咋回事?难道我是吃人的山妖不成?”

    “不不不……村长你可比山妖要厉害多了!”叶小宝连连摆手。

    “嗯?”刘大柱面色不悦。

    “我的意思是……山妖哪里能跟英明神武的村长您比啊?”叶小宝连忙解释。

    这记小小的马屁,刘大柱听着是蛮爽的。

    刘大柱左右看了下,发现四下无人之后,便压低声音说道:“小宝,刚才你在苞米地里都看见了什么?”

    “什么苞米地?村长,我根本没有去过苞米地啊!”

    叶小宝的神情态度非常诚恳,简直比真的还真。

    “你真没去过?”刘大柱满脸狐疑。

    “真没去过,村长你还不相信我吗?”叶小宝撇了撇嘴。

    “嗯,你小子的嘴巴倒是挺紧的……”

    刘大柱点了点头,然后暗带威胁说道:“不管你有没有说谎,我希望这件事情你能烂在肚子里面。否则……你就给我滚出芦花村,你个小野驴!”

    听到小野驴三个字,叶小宝原本带笑容的面孔骤然寒冷了下来,整个人的气质也宛若天壤地别。

    明明是酷夏,刘大柱却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仿佛自己还在寒冬腊月。

    他非常非常不喜欢叶小宝现在的眼神!

    就像是一头则物而噬的孤狼,在紧盯着它的猎物!

    刘大柱的后背,此刻已经全是冷汗!

    完犊子了,我怎么被一个混小子给吓住了?

    “那个……”刘大柱开始构思着措辞。

    就在这时,一旁传来个声音喊道:“干爹,干爹……”

    有个长的非常魁梧的男子小跑了过来。此人皮肤黝黑,豹眼环眉,脖子上挂着一根大金链子,充满了暴发户的气质。

    看到这人,叶小宝微微皱眉!

    此人,名叫张益达,绰号张二狗,是芦花村的首富,就靠着包矿山发达起来的。

    他家里养着一条大狼狗,横行村里无人敢管。

    可以说,张二狗就是芦花村的小霸王。

    叶小宝虽然与此人没怎么打过交道,但是心中还是非常厌恶此人的。

    远的不说,上次他把村里一户人家的姑娘弄大了肚子,硬生生把人家打流产,还把人家里给砸了,气的姑娘老爹当场心梗塞死了。

    而且,他有一次借着喝醉酒,强闯张寡妇的家。要不是叶小宝恰巧经过那里,指不定这家伙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呢!

    这个家伙,根本就是条彻头彻尾的疯狗!

    看到张二狗之后,刘大柱登时有了底气,拿捏着姿态说道:“原来是二狗啊,最近矿里生意怎么样?”

    张二狗撕开一包中华,递了一根过来,说道:“生意还行,一切都托干爹您的关照。”

    “生意好就行,省得我白对你好。”

    刘大柱得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对叶小宝说道:“这里没你的事情,你去忙你的吧!”

    叶小宝也不想多待这里,免得自己忍不住爆发了出来。他神色平静地走向自己的诊所。

    没想到,张二狗忽然冷声道:“站住!”

    叶小宝抬起头问道:“干啥?”

    “小宝,你现在挺牛逼啊,看到我了都不知道打声招呼的?”张二狗牛气冲天说道。

    “抱歉,我不认识你。”叶小宝冷漠说道。

    “嘿……我说你小子还挺拽啊!”张二狗笑了起来。

    叶小宝已经一言不发,纹丝未动。

    “小宝,你那里有没有那种药?”张二狗神秘兮兮地问道:“就是那种男人吃了之后,床上特别厉害的那种?”

    “没有!”叶小宝瓮声瓮气地回答。

    “没有就没有,你瞎咋呼什么?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张二狗刺毛了。

    “就是看不起你,咋地?”叶小宝语气也很冲。

    “嘿……你这小杂种几天不见涨脾气了?是不是欠修理?”张二狗眉头一挑,摞起了袖子。

    “想打架?来啊……我奉陪!”

    叶小宝放下了药箱,语气强硬说道。

    刘大柱还真怕这两人打起来,连忙板着面孔训斥道:“你们两人够了!都是一个村的,为了这点小事打架,丢不丢人?”

    那张二狗大声说道:“干爹,你也看见了,这小子混不吝,是他自己欠揍。”

    “行了,你少说两句。”刘大柱说道:“小宝,你也去忙你的吧。”

    叶小宝不吭声,默默地看了张二狗一眼,然后背起了药箱,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二狗瞅了叶小宝的背影一眼,然后压低声音问道:“我呸!什么玩意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随后,他扭头问:“干爹,是不是这小子让你不省心?”

    刘大柱略一沉吟,点头说道:“没错,这野崽子现在手里有我的把柄。”

    “干爹,你也太不小心了。这小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张二狗挺着急。

    “刚才我已经敲打过他了,不过不知道这小子有没有这小子听进去了没有。”刘大柱心有惴惴。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把柄,但是张二狗看到刘大柱这么为难,就知道这是跟村长拉近关系的时候。

    他抱着胸脯说道:“干爹,这个事情就交给我了,我保证帮你把这小野种给驯服!”

    “真的?”刘大柱大喜过望。

    他是村长,自然不方便对叶小宝怎么样。如果张二狗出面的话,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张二狗这个家伙是出了名的狠,要不然矿山那边也摆不平。他的手里,还豢养着好几个地痞流·氓,俨然就是当地的一个土皇帝。

    而且,张二狗跟乡里派出所里面的人关系特别铁,在这一带几乎是只手遮天!

    “放心吧干爹,我做事你放心!这次,我要让这野崽子吃不了兜着走,彻底滚出咱们芦花村!”张二狗的眼里闪烁着阴森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