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进来怎么不敲门
    回到诊所之后,叶小宝放下了医药箱,走到香炉前上了柱香,然后盯着师傅的灵位怔怔发呆。

    他是被师傅从雪地里面收养的孤儿。

    那时候叶小宝手脚基本上已经冻僵,也快没什么生命体征了,要不是师傅是个医生,恐怕他早就死了。

    小时候,芦花村的孩子们知道叶小宝是孤儿,就会叫他小野驴,小野种。

    叶小宝没有少因为这个人跟人干架。他虽然身子弱,但是干架的时候特别凶,常打的比他大的孩子哭爹喊娘的。

    虽然他也没少挨师傅的棍子,但是好歹往后一段时间,没有人敢再这样叫他。

    不过,就在刚才刘大柱的一句小野驴,让叶小宝明白了一件事情——这个地方并没有真正地接受他!

    芦花村这屁大点的村子,大家都是庄稼人,平时有个小病小痛的都硬撑着不看病,就为了省那么点药钱。

    要不然刚才郑大娘也不会差点被那疯子骗了。

    村民的愚昧无知,导致叶小宝的小诊所根本没多少生意。好在在芦花村里面的生活成本不高,叶小宝也能勉强应付。

    叶小宝背了一会《汤头歌》跟《千金要方》,然后坐在凳子上,捏着一个奇怪的印诀,进入了打坐的状态。

    他修炼的正是《十二锦缎》。

    五心向天之后,一股气流顺着他的奇经八脉不住地流动,似是一股生机在体内流动,不断地荡涤着体内的杂质。

    一个小周天之后,叶小宝睁开了双眼,一抹精光从眼睛开阖中乍现,宛若平地炸雷一般,让人不敢逼视。

    这是属于一个武者的魂!

    虽然身为一个医生,但是师傅一直教育叶小宝内外兼修的道理。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若是有铁打的身体,那就百病不侵。

    医者不自治,这是医生都懂的道理。从治病的角度来看,预防病毒入侵比得病了再去治要好得多。

    现在已经是傍晚,叶小宝刚擦了一把身子,张寡妇就闯进了院子里面。

    “小宝兄弟……我来给你送点瓠子跟腊肉……呦……”

    张寡妇没想到叶小宝会赤着上身,忍不住被吸引去了目光。

    别看叶小宝长的瘦瘦弱弱的,但衣服脱了下来之后,一身的腱子肉,身材还是非常地健美的。

    “张婶,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啊?”叶小宝赶紧用毛巾遮住了上身。

    “怕啥?你又不是个女的,难道我不能看?我这年纪啥玩意没见过?”张寡妇振振有词,眼睛根本没挪开过。

    叶小宝差点哭了,这寡妇到底是不是个女流氓?

    “小宝,看不出来啊,你这身子还挺硬的。”张寡妇故意把硬字加重了音。

    叶小宝知道,跟这个守寡多年的女人是别想说什么正经话了,那是吃力不讨好

    他赶紧回屋换了一身干净的粗布衫再出来,张寡妇已经把菜从菜篮子里面拿了出来,放在了叶小宝的桌子上。

    看到她那忙碌的模样,叶小宝感觉心中莫名一暖。

    在整个芦花村,就属张寡妇对他最好,几乎充当了母亲的角色。

    张寡妇一边拿菜,絮絮叨叨地说道:“老神棍死了之后,就剩下你一人过生活,也挺可怜的。小宝,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有没有相中的姑娘?赶明儿张婶帮你去说媒。”

    “不用了,张婶。”叶小宝摇了摇手。

    其实,他心中暗道,你要是把秀秀介绍给我做婆娘,那也是不错的。

    “你这傻小子,就是腼腆,跟婶子还有啥不好意思的?”张寡妇笑了一声。

    不得不说,张寡妇就算年近四十,保养的还是非常不错的,皮肤白皙的根本不像是个村妇。

    她半弯着腰支着下巴趴在诊台上,衣衫敞开了大半,胸口鼓鼓胀胀地露出浑圆,肥硕的大屁股微微抬起,真的像极了熟透了的水蜜桃。

    这个年纪的熟女,最有诱惑力!

    叶小宝忍不住吞了口唾沫,为免自己有什么反应,赶紧抬头看其他地方,暗暗默念药典,想要转移注意力。

    “好了,婶子要回去照顾那些小猪崽子,你要是缺点什么就跟婶子讲,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张寡妇把叶小宝换下来的脏衣服放进菜篮子,准备带回去洗。

    叶小宝想了一下,还是迟疑道:“那个……张婶,你等一下。”

    “怎么了?还有事?”张寡妇扭头问道。

    “张婶,我听说村里好像是要重新规划农田了?”叶小宝问道。

    “是啊,你个傻小子也想弄亩田种?”张寡妇笑了起来,“那可不行,你没村里的户口,是分不到田的。”

    叶小宝摇了摇头,说道:“我当然不要田,只是你的两亩田,村里是怎么说的?”

    “村里跟我保证过了,说是对寡妇有照顾政策。所以那两亩田的位置不会动,还是靠近水库那。”张寡妇笑的十分开心。

    这两亩田,可是张寡妇的宝贝,标标准准的良田,就连种的粮食都比其他人家要多要好。

    “张婶,你可别被骗了。”叶小宝还是忍不住了。

    张寡妇对他特别好,如果叶小宝再隐瞒的话,自己良心也不会安生的。

    张寡妇也不笨,自然看出了叶小宝好像有些犹豫,所以追问道:“小宝,你听到些什么了?”

    叶小宝索性将早上在苞米地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话还没说完,张寡妇就跟炮仗似地被点燃了,大声道:“刘大柱这个龟孙敢阴我?还有王春花这个骚蹄子。他们不让我活的好,老娘也不让他们好!”

    说完,她就火急火燎地冲了出去,那模样像是要杀人!

    叶小宝拦不住也不想拦,目送着脾气跟嗓门一样大的张寡妇出门。

    一声“小野驴”,已经让他对村长这人非常地不待见。既然他不把自己当人看,那自己何必把他当大爷?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

    这是叶小宝性格里面隐藏很深的狼性,难怪他师傅临终前一而再再而三地叮嘱他要和善谦卑。

    似乎能料想到刘大柱被张寡妇给抓的满头包的场景,叶小宝哼着小曲开始拾掇腊肉跟瓠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