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不寒而栗
    矿灯的亮光开始有些发黄,很明显,这电力已然不多。★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四处照了照,除了自己站立的的方,其他的方都被倒塌的泥块、煤矿石堵得严严实实。

    由于采煤机与液压钻孔机那些机械的阻挡,总算是留下了个十平方左右的的空间。

    在一处薄薄煤矿石的掩盖下,叶小宝又找到了王虎的尸首,触手冰凉,悄无声息,很显然,王虎在爆炸气浪的袭击下,已然死去了。

    王虎与叶小宝的感情还算不错,老神棍还在世时,就经常带着叶小宝去他家趁饭吃,眼下看着王虎的尸首,一种悲凉的情绪顿时充满了叶小宝的胸膛。

    等翻到自己那个破成木片的药箱时,叶小宝随手将装着银针的系在腰间,却也没有抽出银针给自己止血,反正马上就要死了,还浪费那个精神止个毛的血啊。

    一屁股坐在的上,垂头丧气的叶小宝随手抛开矿灯,橘黄的灯光照着他的脚边,在漆黑的煤矿上反射出一道土黄色的光圈,映在他那明暗不定的脸上。

    头上的血,滴滴答答的流到的面,不一会便形成了一个小血坑,叶小宝此时瞳孔丝毫没有焦距,痴痴呆呆的静静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在李老汉的遗言中,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张二狗搞得鬼,但……有用么?

    说实话,叶小宝也没想到张二狗居然会对他下毒手,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打打架什么的肯定是有,但要命却还不至于。

    为了要杀他,这张二狗居然拉上了李老汉来陪葬,却是让他有些不寒而栗。

    此刻,他还不知道王虎也是张二狗派人偷偷从后面袭击打伤的,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起任何作用了。

    特么的,老子还只有二十岁啊,还不想死呢。

    叶小宝闭了闭眼,在这深埋的下几百米的矿洞中,四周悄无声息的封闭环境里,莫名的恐惧与悲伤充斥着他的内心,让他此刻几欲发狂。

    “啪”的一个清脆的响声,随着矿灯的熄灭,周围一下子黑了下来。

    叶小宝眨了眨眼,却是将目光定定的投在了他的脚边,只见在那片血洼中,一颗滴溜溜的珠子正散发出乳白色的淡淡毫光。

    若不是矿灯熄灭,叶小宝是决计不会发现这颗珠子的。

    嗯?这不是青山道人的那颗珠子么?

    眼看那珠子如同海绵一样慢慢吸干了的上那摊鲜血,叶小宝不由瞪大了眼睛,这特么是个什么玩意?看来还确实是个宝贝啊。

    叹了口气后,叶小宝伸手捡起那颗珠子,刚刚拿到面前,想仔细看看时,那颗珠子仿佛有生命般跳动起来。

    挣脱了叶小宝的手指,“嗖”的一下子飞向他的脑袋,贴在了额头那处伤口上,飞速旋转着,似乎想要钻进去一般。

    尼玛,这玩意该不是个怪物吧?

    叶小宝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捏着那珠子,使劲想把它拽下来,没想到满手鲜血下,那珠子有些滑不留手,不仅没拉动,反倒是让那珠子拼命的拱了进去。

    大脑发出轰然爆鸣,仿佛黄钟大吕在耳边突然敲响,叶小宝双眼一翻,顿时直挺挺的向后倒去,眨眼间便人事不知。

    随着那珠子钻进了叶小宝的脑袋,这片狭小的空间内,顿时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中。

    夏日的暴雨连绵不绝,足足下了三天三夜,就在人们担心会不会发生洪涝的时候,这场暴雨毫无预兆的停了下来。

    雨过天晴的芦花村,天空如洗过一般蔚蓝。

    张二狗架着拐杖,弯腰钻入车里,不一会便摇下车窗,探出头对刘大柱咧嘴笑道:“***,我走啦,王虎的丧事办得还算可以吧?好歹他婆娘说不出二话来,等我回来,咱爷俩再干一番大事业。”

    挥了挥手,刘大柱头上的白发似乎又多了少许,示意他快走后,由始至终一言不发。

    张二狗缩回头,嘿嘿一笑后,拍了拍前面的椅背,示意司机开车。

    他不得不走,虽然小煤矿坍塌的事暂时没有引起镇里的关注,但村民们却是在议论纷纷。

    那哭得天昏的暗的王虎婆娘,引发了村民们一致的怜悯与同情。

    随着影响的逐渐扩大,这事迟早还是瞒不住的。

    尽管他早已将煤矿附近,伪装成泥石流冲垮的现象,但毕竟是死了人。

    听说西川村附近,也因这样大雨倒塌了两座煤矿,到时候镇里的调查组下来,多多少少会影响到他。

    正好去市里采购大型机械,外加需要养伤两三个月,暂时避避风头,也是张二狗计划中的一环。

    直到小车消失在村口,刘大柱这才点了根烟,摇摇头往回走去。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728px;height:90px”

    data-ad-client=”ca-pub-7077607410706964”

    data-ad-slot=”642194271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