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任性逍遥
    ,!

    “也许对于你们来说,在现实中也许因为这些束缚被迫要妥协。但是身处游戏作为玩家来体验的我们,为什么要被束缚?而不能够任性逍遥一番,难道游戏不是一种人生?”

    ‘杯酒困英雄’低声的说道,脚掌再一次的跺地,大片面积的地面都是在短时间内颤抖起来,阴影的面积竟然是逐渐的再次向外延伸。

    “你不过如此而已。”

    ‘二三闲语’冷笑的说道,身形一动便是暴射而出,那如同鬼魅般的身法掠出,右手伸出五指成掌,一掌落在了‘杯酒困英雄’的胸膛上。

    然而‘二三闲语’下一刻便是看见‘杯酒困英雄’的脸庞上竟然是浮现了一丝淡淡的冷笑,看的那样的冷笑,‘二三闲语’的眼底深处竟是闪过了一抹忌惮。

    “怎么办,出手帮忙!”

    黄闳见状,欲直接身形射出攻向‘二三闲语’。

    “慢着,在等等。”

    夜羽一手拦住了黄闳,眼眸微眯起来看着此时的战况,因为他不确定若是这样子插手进去的话,是帮助了‘杯酒困英雄’还是连累他。

    “的帮主难道就这般能耐吗?”

    这时候,‘杯酒困英雄’的话骤然响起,伴随声音响起的时候,夜羽的眼眸也是闪过了一抹讶异,因为这个时候他清楚的看见,当‘杯酒困英雄’脚掌下方的大片阴影面积不断延伸的时候,在阴影面积边缘的位置,有着一团烟团蠕动其中,而后缓缓的升腾而起化作了‘杯酒困英雄’的身影。

    “什么!”

    ‘二三闲语’这个时候发出了惊呼声,然后当他欲将手收回的时候,站立在他身前的‘杯酒困英雄’的替身竟然是双手抬起猛然握住了‘二三闲语’的手臂,全身顿时燃烧起了烟色的火焰连同燃烧到了‘二三闲语’的身上。

    ‘二三闲语’脸庞浮现震惊之色,直接是受到了烟色火焰的侵蚀,血量值也是瞬间下降。‘杯酒困英雄’所施展出来的技能是在他自己吸收了地面阴影面积所给予的能量进行转化提升自己烟色火焰的焚烧,无疑这样的焚烧持续伤害对于‘二三闲语’那是相当的恐怖。

    ‘二三闲语’脸色露出了一抹痛苦之色,连忙迸发出了惊人的内劲,震开了那道烟色火人的束缚,此时的他血量值也是在短短时间内被火焰扣除了百分之十的血量值。

    不过转眼间,整个的帮派领地直接是被阴影所直接覆盖,漆烟如墨般的阴影笼罩下,‘杯酒困英雄’位于其中却能够掌控地面阴影面积升腾而起的烟雾,此时的他才是真正的‘巫王’。

    此时的‘杯酒困英雄’施展了“巫铠”的技能,烟色火焰将之笼罩其中,火焰的范围面积达到了接近五米的范围,吓得本想靠近‘杯酒困英雄’的帮派成员都是纷纷后退开来,深怕被这股可怕的烟炎所波及。

    然而‘与风追梦’和‘对月长歌’二人依旧位于距离‘杯酒困英雄’不远的距离,脸色上的神情显得十分的平静,注视着眼前的一幕。

    此时烟色的火焰不断是朝着‘杯酒困英雄’的体内窜入,烟色的火焰轻轻的流动在了‘杯酒困英雄’的周身。

    不过当‘杯酒困英雄’尽数将围绕周身的烟色火焰尽数的吸收之后,众人便是赫然看到‘杯酒困英雄’的生命值猛然的减少了百分之五十的血量值,这无疑让得不少人震惊。

    夜羽看着眼前的一幕,自然心中也是掀起了一抹震撼之意,显然是没有想到‘杯酒困英雄’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仔细想过之后夜羽方才是察觉出了‘杯酒困英雄’这个技能的独到之处。

    “这是怎么回事?平白无故扣血了百分之五十的血量。”

    “老三,还不动手吗?情况很危险。”

    “这是他的技能来的…”夜羽醒悟了过来继而说道:“他是利用扣除自身的血量值来增强自身增幅的属性以及所有攻击型伤害的所有数值,包括技能所自带给予的伤害值也是倍数提升,眼下的情况倒是很适合作战,哪怕是百分之五十的血量值剩余,但是实力上来说已经能够做到轻松碾压‘二三闲语’这类玩家了。”

    无疑,夜羽已经是猜测到了在‘杯酒困英雄’的自定义天赋技能树里面有了关于“扣除”生命值的设定机制,在将自身的烟色火焰尽数吸收进体内或者达到一个饱和值来增强自身的各方面属性,不过当‘杯酒困英雄’的血量值削减的时候,原本这些增强属性的上限值自然也是增高了。

    “看这个情况,现在他整体倍数增幅的属性和技能等等都是达到了百分之五十,现在他的战斗力完全是不容忽视的,甚至很有可能一个不慎就能够让和阴沟里翻船。”

    夜羽的评价无疑是说中了‘杯酒困英雄’的自定义天赋技能树里面的一项技能,然而‘杯酒困英雄’如果听到的话怕也会十分的震惊,不过在这个技能当中,虽然整体属性上限增长到了百分之五十,但是在技能增幅上却是能够直接达到百分之七十五的伤害追加。

    在阴影面积的领域当中,‘杯酒困英雄’是具备物理攻击甚至技能法术攻击都是具备着吸血恢复生命值的效果,所以在‘杯酒困英雄’提升属性之后,他能够通过攻击来回复自身的生命值,眼下‘杯酒困英雄’的打法才是名副其实的‘巫王’。

    看到此时模样的‘杯酒困英雄’,‘二三闲语’的脸色便是微微的变了变,脸庞上明显流露出了浓浓的忌惮之意。

    但是‘二三闲语’想到了自己留有的后手便是猛然硬气起来看着‘杯酒困英雄’说道:“呵呵。久闻巫王的能耐是具备以一敌多,就是不知道联手对抗我三人的时候,是否具备着这样的能耐呢?”

    ‘二三闲语’这明嘲暗讽的语气里面显然是想刺激‘杯酒困英雄’,但是奈何‘杯酒困英雄’早知如此却也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是否具备这样的能耐,那就是只有你们试过之后就清楚了。”

    这个时候似乎察觉到了‘二三闲语’的目光,‘与风追梦’和‘对月长歌’脸色都是微微的凝重起来,然而当‘与风追梦’的脸色却是有点并不情愿起来,但是也是跟着‘对月长歌’与‘二三闲语’一起将‘杯酒困英雄’包围了起来。

    顿时,‘杯酒困英雄’的脸色微微的凝重起来,身上浮现了一道烟炎铠甲,而这一次的并不是只有铠甲而已,就连头盔都是形成了显现出来,而且模样上也并非是单纯的烟色火焰的铠甲,而是能够清楚的看见铠甲,而铠甲的纹路上便是吁吁的冒起了烟色火焰。

    看着这个状态下的‘杯酒困英雄’,原本脸色已经是凝重起来的‘二三闲语’三人这个时候脸庞上更是浮现了一抹忌惮之意,显然他们已经是见识过这个状态下的‘杯酒困英雄’。

    “呵呵,看来巫王是打算用真格来与我们一战了吗?”‘二三闲语’这个时候冷声笑着说道,而后右手微微的抬起道:“不过你别忘了,我还是帮主并且攻打你可不单单只是我们三人,还有我们将近百人的手下,这一次攻打里出动的都是我帮派的精锐成员,所以你觉得你自己打的过吗?”

    然后当‘与风追梦’、‘对月长歌’和‘二三闲语’同时出手的时候,而在‘二三闲语’身后的和的帮派精锐成员都是纷纷的亮出了自己的兵器准备展开攻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地底上忽然冲天而起一面漆烟无比的石壁直接是挡在了‘对月长歌’的身前,但是后者的脸色依旧显得平静无比,在其眼眸深处甚至闪过了一抹寒芒,而后连忙将腰间的长剑拔出,一剑横斩便是将这面漆烟的石壁瞬间砍成了两半。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当石壁被一分为二的时候,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了‘对月长歌’的身前,当‘对月长歌’看着眼前的身影时候,不由得有点发愣,但是他并没有去想眼前的人是谁,只要挡住他去路的就必定要斩。

    因为这一次进攻本来需要策划很长的时间,但是这一次并不需要策划时间,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多了一件事情为由就导火索,这样摧毁自然是要做到势在必得的。

    夜羽看着眼前的人并没有太多想法,甚至古琴都没有拿出来,而是双手迎战。

    随后只是看见一股夺目的紫色光虹直接自夜羽的手心当中迸发出来,利用一股无形的掌风直接是将‘对月长歌’推开了数米,甚至脚掌点地,整个身形便是暴射而出,直接一个右手肘击便是能够将之撞击在不远处的墙壁上。

    轰——

    而接着夜羽的身形便是消失在了‘对月长歌’的眼前,甚至刚才就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另外一边,黄闳和屈政直接是联手暴射而出,身形直接是来到了‘与风追梦’的身后,两个同时出手按住了后者的双肩,猛然发力便是将之往后一拉,二人双拳轰出,直接就是将‘与风追梦’轰走了百分之七十的血量值,瞬间便是直接进入了濒临死亡的重伤状态。

    屈政腰间匕首猛然抽出,一脚踹飞起了‘与风追梦’,就在瞬间屈政将匕首猛然抽了出来,两道银光直接掠至,随后便是看见一道银光身影来回交错在了‘与风追梦’的身上,最后一道夺目的银光闪耀而起,直接是将‘与风追梦’的血量值打到了剩余百分之十。

    然而黄闳的身形已经是降临到了那和两个帮派精锐成员的身前,而后洛威和谭聪便是来到了黄闳两侧。

    三人脸庞上露出冰寒之色,异口同声的说道:“抱歉。”

    轰——

    顿时,黄闳手持的长枪横扫而出,在身前五米开外一条枪痕在地面上显现出来,并且升腾而起赤红色的火焰,黄闳的眼眸里面透露出了不可一世的战意,沉声说道:“如果你们跨越过这条线的话,迎接你们的绝对不是你们能想的。”

    “你倒是想任性逍遥,可是你也要有这个机会才行。”

    这个时候夜羽的身形忽然出现在了‘杯酒困英雄’的身后,右手搭在了后者的肩膀上,温和的笑容挂在脸庞上,眼眸里带着淡淡的笑意。

    ‘杯酒困英雄’闻言却是微微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凉夜’会出现在这里,同样脸庞上也浮现了笑容,而烟色的火焰忽然形成了一柄枪戟在他的手上,回应道:“任性逍遥,乐的自在。”

    话音落下,‘杯酒困英雄’便是直视回了远处的‘二三闲语’,而后说道:“我没想到你们会出现在这里,不过我先前感应到不远处有着几道身影躲在暗处,所以我猜测这几道身影何时会出手,而且我还在防备,却万万没想到是你们几个家伙。”

    “哈哈,那你是不是有点开心呢?要是你以为是敌人的话,怕是这场战斗你要凶多吉少了啊。”

    “的确就凶多吉少了,如果躲在暗处的是你们的话,站在他们那边,我可就真的惨不忍睹了。”

    “不过事先声明,我话先摆在这里,因为要帮你自然也有条件的。”

    夜羽这时候笑眯眯的说道,那脸庞上的神情更像是一个笑面虎一般。

    看到了‘凉夜’这个表情之后,‘杯酒困英雄’却是摇头苦笑的说道:“是要打算邀请我进入你们的吗?”

    夜羽听到‘杯酒困英雄’的话,耸了耸肩说道:“有些事就不明说了啊,你可以带着的兄弟们一起进来,我也不会去管你的自由,所以一切权利都在你手上,而给予你的权利也与你在的一样,不知你意下如何。”

    听着‘凉夜’的话,‘杯酒困英雄’则是笑了笑说道:“看来是躲不了呀,哈哈。”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