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胜负已分
    “嗯?”

    ‘差三岁’的眉头微微皱起,圣台边缘上的夜羽三人都是略微有些惊讶。

    “没想到这个家伙召唤出来的傀儡竟然是能够阻止使用替身的吗?这样的话,迟缓负面效果状态是能够逼迫出来了,这一招可以说是相当的漂亮。”

    老胡摸了摸下巴,沉吟了片刻看出了端倪之后说道。

    “这样的话,‘差三岁’倒是会感到吃惊吧,原本稳稳的优势。”

    夜羽嘴角微微扬起,眼眸中的惊讶依旧是流露出来的回应道。

    此时‘差三岁’仍旧是处于在迟缓负面效果状态当中,‘杯酒困英雄’见状便是一步踏出跟了上去,身形更是直接从‘差三岁’的身上一闪而过,可怕的黑光浮现其上方。

    “巫泯”

    一道狰狞脸庞的鬼影浮现在了‘杯酒困英雄’的身后,旋即‘杯酒困英雄’对准了‘差三岁’的右手,而后只见‘差三岁’身后浮现了一头虚影巨狼,可怕的獠牙透着淡淡的寒光仿佛能够撕咬一切,张牙舞爪的直接扑向了‘差三岁’的身上。

    ‘杯酒困英雄’双手手掌对碰在了一起,只见接下来三道黑影直接是朝着‘差三岁’所处于的位置暴射而去,而‘差三岁’的身形则是在瞬间便是被三道黑影碰撞的攻击化作了一片巨大的黑炎,转眼仿佛是将‘差三岁’直接吞噬在了其中。

    “巫灵”

    黄闳脸庞上浮现了一抹期待,看着圣台上的战况自语的说道:“伤到‘差三岁’了吗?”

    但是就在下一瞬间,那将‘差三岁’吞噬的黑炎竟是直接的发出了猛烈的爆炸声,黑色火焰在爆炸的瞬间便是向着四周围扩散开来,直接被那股爆炸的冲击力瞬间吹散。

    ‘差三岁’则是迅速的利用这次的爆炸从其中冲了出来,生命值因为这一下被削减了百分之十,而后在‘差三岁’的面前景象竟是发现了一阵轻微的扭曲,仿佛眼前的空间要直接被撕裂开一半。

    不远处之外,正在冲向‘差三岁’的‘杯酒困英雄’的身形竟是在‘差三岁’肉眼可见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是融入进了虚空当中一般,但是下一刻一道黑影直接是从‘差三岁’眼前微微扭曲的空间中飞射出来,直接是与‘差三岁’发生了剧烈的碰撞。

    轰隆隆——

    “呵呵,我抓到你了呢!”

    ‘杯酒困英雄’的脸庞上浮现淡淡的微笑,那微笑当中同样有着戏谑之意。

    ‘差三岁’心中不免有点恼火,原本占据绝对优势的他,竟是一点一点的被‘杯酒困英雄’追上优势,就冲这一点就足以让‘差三岁’心中充满了浓郁的杀意,在这份杀意之下,哪怕是‘杯酒困英雄’如何强横,‘差三岁’都不会给他有翻盘的能耐。

    “是吗?你这么确定你抓住我?”

    ‘差三岁’脸庞上冰冷的微笑下,神情也逐渐显得狰狞起来。

    说完,‘差三岁’左手猛然抬起瞬间就是将‘杯酒困英雄’的脖子给抓住,右手中的圣武长枪更是直接朝着‘杯酒困英雄’的左胸上狠狠的刺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杯酒困英雄’周身竟是弥漫了一层黑色火焰化作了一道黑色火焰之袍,一道可怕的黑炎光影竟是直接从‘杯酒困英雄’的身体上直接的分离出来,而被‘差三岁’抓住的那一道身体竟是突然的变成为身披法袍的战兵,并且周身竟是浮现了幽森无比的绿光,可怕的温度逐渐的传入进了‘差三岁’的手心当中。

    轰——

    抓住‘差三岁’的战兵瞬间爆炸开来,‘差三岁’并没有直接被爆炸而波及到,而是直接选择用了替身来抵挡住了这一次的攻击,而‘差三岁’本尊的身体则是直接暴退开来,以更快的速度直接落在了圣台边缘处的位置,环顾四周。

    因为在刚才的爆炸之后,‘杯酒困英雄’的身形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圣台上,完完全全的消失,甚至连圣台上的气息都是变得稀薄,就好像早已经是离开了圣台一样。

    “居然打算给我隐身是吗?你觉得你能够躲?”

    ‘差三岁’冷声说道,对于这种会隐身的职业,别的职业都是有一个专门针对隐身的技能,转眼之间‘差三岁’便是挥舞起了手中的圣武长枪,猛然将长枪向着前方发出了扇形的攻击,而后一层层弯月涟漪直接是朝着前方扩散开去。

    这种扇形的攻击并不是具备多少伤害,并且扩散开来的速度并非很快,但是范围非常的辽阔,直接是将整个圣台都是笼罩了,毕竟‘杯酒困英雄’如今施展的技能是能够隐身的,‘差三岁’就只能施展这样的技能来逼迫‘杯酒困英雄’现身。

    因为在这种隐身的状态下,是不能够进行移动的,只要移动的话就会被对手发现,当然这样一个技能虽然能被躲过,但是最后对手依旧是因为移动的原因找到你的行动轨迹,然后直接对你发起了攻击。

    但是,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一层扇形的攻击扩散到了整个圣台之后,‘差三岁’竟是依旧没有看到‘杯酒困英雄’的身形显现出来,圣台之上也没有任何移动导致景象出现模糊的现象,也就是说‘杯酒困英雄’就好像完全蒸发掉了一般。

    “这个家伙的隐身是隐身在了哪里?难道直接是站在原地承受这次的攻击吗?”

    黄闳眉头微蹙起来,显然是有点不明白‘杯酒困英雄’既然进入隐身了,但是在面对这个技能范围性的探测下,竟然是没有现身,如果硬生生的承受住攻击的话,对手可是能够收到技能的回馈,从而大致的掌握‘杯酒困英雄’所处于的位置,但是此时很明显,‘差三岁’并没有得到技能的反馈,也就是‘杯酒困英雄’整个人好像完全消失了一般。

    “不是,这个家伙并没有躲在哪里,而是一直处于在了最危险的地方。”

    夜羽看了看圣台上,而后双眼微眯起来之后,笑了笑说道。

    随后圣台之上,‘差三岁’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没有看漏掉任何地方才是,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已经隐身技能是能够做到硬生生承受技能而不被察觉到吗?”

    ‘差三岁’觉得这样是没有可能的事情,随后再一次的发出了攻击,但是这一次的扇形攻击再次的笼罩了整个圣台之后都是发现没有任何的变化,因为依旧是没有找到‘杯酒困英雄’的位置。

    随后,‘差三岁’感觉自己似乎真的漏了一个地方之后,‘差三岁’便是缓缓的转过身站在边缘,因为他感觉‘杯酒困英雄’有可能处于的位置…

    但是就在‘差三岁’察觉到疑惑的时候,‘杯酒困英雄’的身影竟是缓缓的浮现在了‘差三岁’的身后,脸庞上戏谑的笑意更是充满了讥讽,说道:“小爷我在这里。”

    当这句话响起的一瞬间,‘差三岁’双眼当中直接是闪过了一抹“不好”的神色,直接是开启了“超时化模式”,而‘杯酒困英雄’同样也是在自己话音落下的瞬间开启了“超时化模式”,两个人同时开启了“超时化模式”进行战斗。

    但是,由于‘差三岁’本身的敏捷度上便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所以首先直接是转过身,直接是对准了‘杯酒困英雄’发出了猛烈的攻击,手中的圣武长枪直接是命中在了‘杯酒困英雄’的肩膀上面,然后右手便是变得虚幻起来,枪芒光影不断是来回交错的闪烁,一道道“噗嗤噗嗤”的声音不断响起,显然‘差三岁’是发出了连续的攻击,但是似乎是因为摩擦而导致高温的原因一般,‘差三岁’的右边手臂竟是冒起了滚滚**辣的烟雾,一道淡淡的光芒更是直接笼罩在了‘差三岁’的手臂上。

    ‘杯酒困英雄’的胸口瞬间便是留下来清晰无比的八道圣武长枪所攻击而留下的枪痕,生命值也是在骤然之间猛然下降,灼烧负面效果状态更是持续的削减着‘杯酒困英雄’的生命值,而其层数也是已经被叠加到了八层之多。

    ‘杯酒困英雄’咬紧牙关,身形更是化作了一道黑炎长袍,手中的黑枪浮现出来竟是发生了清晰无比的变幻,一道夺命的七尺镰刀直接是浮现在了‘杯酒困英雄’的手心当中,‘杯酒困英雄’的额头上面的位置更是浮现了一道披着斗篷的骷髅印记,散发出淡淡的寂灭气息,这种寂灭气息当中更是布满了浓郁的死亡气息,毁灭的力量。

    咻——

    ‘杯酒困英雄’的一步踏出,直接是宛如一道可怕的黑影极速射出,直接是从‘差三岁’的身躯上硬生生的穿透过去,右手从‘差三岁’的身躯内一闪而过,手中的七尺镰刀横扫而出竟是拉扯出了一道虚幻无比的身影,而那道身影的模样竟是‘差三岁’的模样。

    “巫之鬼·取灵审判”

    ‘差三岁’的虚幻身影硬生生的被‘杯酒困英雄’此时的七尺镰刀所插在其镰刀上,淡淡的寒光不断涌入进入到了‘差三岁’虚幻的身躯当中,‘杯酒困英雄’举起右手,七尺镰刀缓缓高举起来,‘差三岁’的虚幻身影竟是瞬间炸裂开来。

    而距离‘杯酒困英雄’不远处的‘差三岁’本尊竟是发出了一道闷哼声,直接是吐出了一口鲜血出来,并且身形更是直接倒退开去,那眼底的深处更是闪过了一抹忌惮之意的看着‘杯酒困英雄’,此时‘差三岁’的生命值已经是被削减走了百分之二十。

    二人同时转身看着彼此,双方的眼底深处都是浮现了浓浓的杀意。

    咻——

    咻——

    两道身影暴射而出,直接是朝着对方冲击过去,但是在瞬间二人的身形便是直接的交错而过。

    “我说过,会让你见识见识一下我的怒火!”

    ‘杯酒困英雄’的身影缓缓转身,手中的七尺镰刀在此刻竟是显得无比的耀眼。

    这是属于‘杯酒困英雄’自己研究出来的自定义天赋技能树上的底牌形态技能之一,而这一次的显露出来无疑是证明给‘差三岁’和其身后的rg俱乐部看,老子并非只有两种战斗形态。

    此时的‘杯酒困英雄’更应该说是一位贴合真正意义上的纯攻击型巫系玩家,而他无疑是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成长路线的巫系道路。

    ‘差三岁’此时看着‘杯酒困英雄’,脸庞上的神情显得有些不解,但是观众席上这个时候却是忽然躁动起来,

    只见一道道喧闹的嘲笑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那一道道的视线都是注视着自己的时候,‘差三岁’的眉头便是逐渐微蹙起来,看着自己身后竟是浮现了一道黑色火焰持续的燃烧着他的铠甲。

    看起来的确是被‘杯酒困英雄’抢夺回了原本拉开的优势差距,而这一下两者的差距无疑是平衡起来,甚至隐约让‘杯酒困英雄’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一般。

    ‘差三岁’想到这里的时候,脸庞上的神情便是变得有点怒火起来,眼眸中的冷意越发的渗人。

    而‘差三岁’嘴角扬起的弧度更是显得颇为的狰狞,那种狰狞的笑,就仿佛是做出了最后的抉择一般。

    “你是不是真的以为你已经占据了优势了?”

    ‘差三岁’的声音低沉无比,但是那双眼眸中的杀意已经是不用解释任何。

    “呵呵,我可没有认为我自己占据了优势,而且我猜测不错的话,胜负也已经分了出来,不是吗?”

    ‘杯酒困英雄’手中的七尺镰刀消散开来,原本身披的黑炎长袍也是一点一点的消散开来,双手环抱胸前看着‘差三岁’笑着说道。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再见!”

    ‘差三岁’冷哼一声说道,瞬间‘杯酒困英雄’身上的圣武长枪所留下的枪痕竟是浮现了夺目的赤红光芒。

    如若这次的爆炸直接炸开能够伤到‘杯酒困英雄’的话,那‘杯酒困英雄’的免死无疑就会被打了出来,而后‘差三岁’在直接发出致命的攻击,一举斩杀‘杯酒困英雄’在圣台之上。

    ‘杯酒困英雄’的瞳孔也是在骤然间紧缩起来的看着自己身上闪耀起来的赤红光芒!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