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非你莫娶
    他下意识的低头去看。

    女人的小脸苍白的要死,但眼睛却贼亮,冲着他努力挤出一丝微笑。

    此刻,脚下是浮动的白云,层层叠叠,如同波浪。刚刚他们一路走过的风景,此刻都能够看见。

    那些流走的光阴,逝去的生命,破碎的亲情,还有被欺骗的爱情……统统都无法挽回。

    伤心不行,哀求不行,恨更不行!

    “陈加乐,你特么想死!”斐不完突然骂了一句。

    是了,所有的都无法挽回,但他还有眼前女人纯粹的、温和的笑容。

    他知道只要他愿意,这个女人就算再难再累,都会携着他的手,一直陪他走到最后,不离不弃。

    “吼什么吼啊,下山的路你得背着我,我真的没有一点力气了。”这时,陈加乐突然开口。

    斐不完深深看着她,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你这个死女人,上山容易下山难,你想累死我啊。”

    “对,就是想累死你。”

    斐不完怒气冲冲的放下她,腿一曲,整个人蹲在她面前,“滚上来。”

    这一回,陈加乐半点犹豫都没有,就这么滚了上去。

    斐不完把她往上抬了抬,俊朗的嘴角微不可察的扯起一丝笑。

    他和世间所有的俗人一样,都盼着父母恩爱,童年幸福,富裕美满,甚至花好月圆。

    但花好月圆哪是这么容易的。

    这人从他心上拿走一点,那人从他心上拿走一点,花好月圆就变成了支离破碎。

    心支离破碎了,整个人也就跟着支离破碎。

    这些年,他二五不着调,他从这个女人玩到那个女人,他对父母横眉冷对,只是为了掩盖心里的那份懦弱。

    其实,支离破碎又怎么样呢?

    这世上的人,哪个不是支离破碎的活着。

    陆续总说他是宋年夕的药,现在老天爷把自己的药送来了,他若是再不好好珍惜,那就活该天打雷劈了。

    “陈加乐,你趴稳了,掉下去我可不负责。”

    “你舍得我掉下去吗?”

    “舍得啊!”

    “别口是心非了。”

    “你哪里看出我口是心非。”

    “不用看我,我就知道。”

    “哟,你这是吃定我了的意思?”

    “你什么意思,你难道还想让别的女人吃定你?”

    “行了,小姑奶奶,你绕了我吧,侍候你一个人,我就已经够够的了,还来个别的女人,你直接让我死了算……”

    “这么说,你是非我莫娶了?”

    “何止非你莫娶啊,简直就是缘定三生,你满意了!”

    “斐不完,原来你挺会说情话的,以后麻烦多说说给我听,我心情一高兴,你闺女也能生长发育的更美一点。”

    斐不完:“……”

    哼!

    情话能随便说吗?

    他堂堂斐大少不要面子的?

    ……

    虽然是一路被人背下山的,回到家,陈加乐还是累得哼哼爬上床,盖了被子就呼呼大睡。

    斐不完嘴上骂了声“猪”,手却很诚实帮她脱衣服,脱袜子,好让她睡得舒服些。

    袜子一脱下,他愣住了。

    记忆中陈加乐的手和脚都长得特别好看,又白又细长,怎么现在肿得跟个馒头似的。

    斐不完把被子推上一点,这才发现不仅是脚肿,小腿也是肿的,他吓得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拿手机跑到客厅打电话。

    “陈主任,我老婆的脚和腿肿了,这怎么回事,要不要紧啊!”

    “你夫人应该五个多月了吧,五个月以后,肚子里的孩子会生长发育的很快,子宫扩张导致压迫内脏,血液循环会变慢,血液流动慢,下脚就容易肿胀。”

    “有办法不让她肿吗?”

    “经常按摩能缓解,但不治根,等孩子生下来后就恢复了。”

    “是只有我老婆一个人这样,还是每个怀孕的女人都这样。”

    “斐少爷,每个怀孕的女人都这样,您夫人已经算是好的了。有的孕妇头三个就孕吐这一项,就能把人折磨死……”

    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斐不完已经听不见了,他脑子里就记得两个字:折磨!

    这女人也孕吐吗?

    厉害不厉害?

    她当时是怎么熬过来的?

    ……

    宋年夕这会刚做完一台手术,屁股还没有坐下来,斐不完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宋年夕,陈加乐孕吐吗?”

    好好的,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宋年夕:“吐啊。”

    “厉害不厉害?”

    “厉害?”

    “怎么个厉害法?”

    “吐得晕天黑地,什么都吃不下,人瘦了好多。”

    “然后呢?”

    “还有什么然后,后来就慢慢好了罢。”

    “哎啊,你这个女人,你早么不早对我说啊!”

    斐不完在那头的口气,简直是气急败坏:“一个个都瞒着我,还自为很不了起,了不起个鬼啊,你们都不用脑子的吗,让我错过这么多,是不是人啊?”

    宋年夕:“……”冲她吼什么吼啊!

    还有,他错过了什么?

    宋年夕正想再问一问,电话被挂断了,她气得胸口起伏几下,想都没有多想,立刻给陆续打电话。

    她的口气也很冲:“陆续,麻烦你转告斐不完,没事没像疯狗一样乱咬人,冤有头,债有主,自己女人舍不得吼,凭什么来吼我啊,我冤枉不冤枉啊,又不是我让陈加乐瞒着的。”

    说完,她干脆利落的挂上了电话,留陆续一个人捏着手机,眼前一阵阵发黑。

    什么意思,斐不完那货吼他家女人了?

    “先生,麻烦让一下,我到了。”

    “噢!”

    陆续让出半个身位,等电梯门关上后,心神才慢慢归了位,十指轻动,发了一个微信过去。

    [兄弟,你又闹哪样啊,干嘛吼我家宝贝啊?]

    斐不完的信息秒回:[不吼她,我吼谁,你让我朝孕妇吼,心不会痛吗?]

    陆续:[你小子的出息呢?]

    斐不完:[我没有出息,行了吧!你家宋年夕也是的,不就是吼了她几句吗,至于巴巴的向你告状吗?阿续,你小子看女人的眼光不行啊!]

    陆续不干了:[你给我有多远,死多远,滚--]

    陆续扯了扯领结,把怒气强压下去,这时,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他的大长腿就势迈了出去。

    助理匆匆迎上来,一脸的恭敬:“三少来了?陆总正在开会,他让你先去办公室等他一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cle_ttle?}》,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