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2章 鼻血
    鼻血

    沈鑫赶紧一个电话回拨过去,“怎么还没吃饭?给你做饭的阿姨呢?”

    “沈sir,你说给我做饭半年,我就让阿姨休息半年了,敢情,你是嘴上说说的?”

    “就不能叫个外卖吗?”

    “少爷我不吃外卖--脏!”

    “那啃个面包,喝杯牛奶,我今天队里有事,可能…”

    “可什么能,还不赶紧死回来,真把我饿死,你就睡大马路吧你!”赫瑞文恶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你就是我祖宗!

    沈鑫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用微信给陈坚发了个消息:我就不回队里了,明天一早过来。

    陈坚:鑫哥,你是要抛弃我们了吗?

    沈鑫:不是,到朋友家做饭去,我还债呢!

    陈坚:你朋友真变态。

    沈鑫: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

    沈鑫是个做实事的男人,一回到家,换了拖鞋,脱了外套,脱了t恤,光着上半身,就冲进

    厨房做饭。

    开门的赫瑞文看着他像阵风一样的背影,感觉自己像个周扒皮。

    不对,哪有周扒皮饿几个小时的肚子的。

    他心一抖,颠颠的跟过去,有气无力道:“你做饭也不围个围裙什么的,光着上半身像什么样子?

    “都是男人,有什么关系?”

    沈鑫把人往外面一推,关上了厨房的移动门,“别在这儿碍事。”

    赫瑞文一团火烧在舌尖,又这么活生生的吞咽了下去。原本他想说:你这身材,不是让我流鼻血吗?

    客厅就亮了一盏小灯,颜色柔和。

    沈鑫站在厨房里,微微弓腰,手在水池里洗着菜,倒三角的后背线条,流畅明朗,没有一丝赘肉。

    赫瑞文的目光从他上身扫到下身,突然鼻子一热,茫然伸手抹了下,抹到一把血,他“哎啊”一声。

    沈鑫打开门一看,赫瑞文的鼻血已经滴得满地都是。

    “抬头,快抬头,不要往回吸!”

    赫瑞文一把推开他的手,捂着鼻子冲进卫生间,用冷水冲,可见鬼的很,鼻子不痛不痒,就

    跟泄洪似的往下流血,用纸都堵不住。

    沈鑫一把将人拽出卫生间,按坐在沙发上,又冲进厨房,从冷藏柜里拿冰块,包在毛巾里,按在他的额头上。

    “不就是饿了几小时吗,至于饿出鼻血来吗?”

    赫瑞文没理他,闭着眼睛用嘴巴顺了几口气,心想:一把年纪,看个裸背还能看出鼻血来,赫瑞文,你出息大了!

    彻底止血,已经是十分钟后的事情。

    沈鑫也把晚餐端上了餐桌,因为太晚,他只炒了两个蔬菜,煎了两个荷包蛋,下了两碗面条。

    鉴于鼻血事件,他忍痛把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夹进了他的碗里。

    赫瑞文睨他一眼,又把鸡蛋夹回去,“明天,买只老母鸡炖炖,鸡蛋顶什么用。”

    “行!”

    沈鑫看着他血迹斑斑的衬衫,好心道:“把衬衫脱了,都是血,穿着不难受吗?”

    “不要!”赫瑞文看了看他的胸肌,一口拒绝。

    沈鑫:“你们有钱人,可真注重自己**啊!”

    赫瑞文不想和这个“野蛮人”一般计较,低头吃面。

    不得不说,这家伙做的面条是真好吃,汤多,面少,劲道刚刚好。菜也是要卖相有卖相,要

    味道有味道,真是干家务的一把好手。

    娶回家吧!

    万一把他吓跑了呢?

    难不成就一直不说,你都流鼻血了!

    还不到时候,慢慢来,稳住。

    沈鑫看着赫瑞文一根面条一根面条的吸进嘴里,连头发丝儿都在替他着急。

    这是饿过头了,还是失血过多啊?

    此刻,赫瑞文在沈鑫心中的形象已经十分复杂,一方面十分尊敬、感激,另一方面,每当他看到赫瑞文这副“慢嚼斯理”的样子时,内心感觉都恨不得一巴掌拍上去。

    “我吃饱了。”

    赫瑞文把筷子一放,就着碗又喝了两口汤,抽过一张餐巾纸优雅地擦了擦嘴角。

    “碗里还有呢?”

    “吃不下了。”

    沈鑫:“…”刚才谁说快饿死了?

    沈鑫这辈子最恨浪费,拿起他的碗,倒进自己碗里,又把两个蔬菜统统倒进来,呼啦呼啦吃起来。

    赫瑞文看着他的饭量,决定明天开始要好好赚钱,否则,养不活这个大胃王。

    …

    吃完晚饭,各自洗澡。

    赫瑞文洗完澡,不管冬天,还是夏天,总要穿睡衣才肯走出浴室。

    沈鑫的作派是典型的消防员作派,从浴室走出来,全身上下只穿一条平脚短裤。

    这人身材很是健硕,两条大长腿直有而力,屁股翘翘的,甚是性感。

    赫瑞文稳住心神,清清淡淡地道了声“晚安”,然后一边掩嘴打哈欠,一边慢慢走进自己房间。

    所有的动作,幽雅的像个绅士。

    沈鑫等他门关上,身子往下一趴,就开始做运动,睡前两百个俯卧撑,是他每天必做的,跟玩儿似的。

    他压根没注意到,关上的门,悄悄掩开了一条缝。

    赫瑞文看着他起起伏伏的身体,心说:还偷看,你越发的出息大了!

    这一夜,一向梦少的赫医生竟然被梦缠身,梦里沈鑫那两条笔直有力的大长腿勾着他的腰。

    等他身体要觉下去的时候,那人一个翻身把他压在身下,然后邪魅的咬着他的耳朵,一字一句道:“谁说我是要在下面?”

    轰!

    赫瑞文直接被吓醒了,一摸身下,湿嗒嗒…他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重呼一口气,无力感跟

    闷锤一样,咚的一声砸在心里。

    在主卫冲了澡,换了干净衣服出去。

    房间里空荡荡的,看不见人影,但餐桌上却摆着早饭,上面有张便签,字很漂亮:牛奶放微波炉里热一分钟,三明治在桌上,多吃点,补血!

    “哗--”的一声,赫瑞文把纸团进手心,往垃圾筒里一扔。

    一秒!

    二秒!

    三秒!

    他叹了口气,认命的走过去,从垃圾篓里捡起了纸。

    …

    沈鑫不爱吃三明治那些洋玩意,在包子铺里买了四个包子,一袋豆浆,一边开车,一边啃包子。

    车子开进刑警大队,包子刚巧吃完。

    不得不说,住赫瑞文那边也有好处的--离队里近。

    刚坐进办公室,杨奕琳沉着脸走进来,“鑫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