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4章 太扎心了
    赵君尧觉得自己堕落了,心里有那么一丢丢罪恶感。

    但最后吃饱喝足,躺在床上准备午歇的时候,他舒服地长舒一口气。

    ‘其实,这样真实地活着也不错!’

    ‘想吃什么就去吃,想喝什么就去喝!’

    ‘想要什么就说出来,多好!’

    后宫里的那些女人,要都和她一样活得明明白白,那得少生多少事?

    夏如卿倒没想那么多。

    人家吃饱喝足,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赵君尧简直有点儿哭笑不得。

    她的心着实有些大,可是……他喜欢。

    换了个姿势搂着她,自己也闭了眼。

    朝堂事多。

    赵君尧睡了半个时辰就离开了。

    他离开的时候,夏如卿还在和周公下棋。

    等她终于睡饱,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申时。

    手已经没那么疼了,紫月给她换了药,又重新包上。

    夏如卿就出了门,去了侧殿看儿子。

    两只小包子已经七个月,会爬,也认人了。

    搬来端凝宫之后,孩子们和身边儿的嬷嬷连同奶娘,就一并安排在了侧殿。

    终于不用挤在一起了,而且离得也近,出门转个弯就到了,十分方便。

    见她来,俩小人儿兴奋地拍手大叫,口水都流了一地。

    夏如卿一脸嫌弃地用帕子给他们擦。

    “你们这两个小邋遢鬼,看看这口水!”

    江嬷嬷和梁嬷嬷都笑了。

    “小皇子这是在长牙呢!娘娘别担心,等牙长齐了就好了!”

    夏如卿点了点头,笑着逗儿子。

    “等你们长了牙,娘亲带你们吃好吃的,可好?!”

    两只小包子也听不懂,只会拼命在空中挥舞着小手小脚。

    时不时兴奋地来上一嗓子。

    听得嬷嬷们都高兴起来,纷纷低头逗他们。

    夏如卿戳了戳他们的小脚丫,又低头在他们脸上吻了吻,这才起身。

    环视四周,发现内室里所有的东西都摆的整整齐齐,井井有条。

    地面,被褥,桌子,器具,所有的东西都干干净净。

    连孩子换下来没来得及洗的脏衣服,都叠放地整整齐齐。

    夏如卿就满意地笑了。

    “不错,都有赏!”

    梁嬷嬷和江嬷嬷一脸的惶恐地跪了下来。

    “娘娘赞赏,奴婢万分感激,只是这都是奴婢的本分!断不敢叫娘娘破费!”

    夏如卿忙亲自把她们拉了起来。

    “快起来吧!”

    “本宫素来赏罚分明,做得好自然要赏赐,你们不必推辞!”

    她不喜欢讲情怀画大饼,来那一套主仆情深什么的。

    人家来宫里当差,自然是为了生活。

    银子买不来真心但可以买来忠心。

    给到位了,要什么没有?!

    江嬷嬷和梁嬷嬷垂首,也就不再推辞。

    “多谢贵妃娘娘!”

    “快起来吧!”

    夏如卿高兴地拉着她们!

    从偏殿出来,就见小竹子气喘吁吁跑过来。

    “主子!”

    “贵……贵……”

    夏如卿就笑。

    “你跑那么急做什么,慢慢说!”

    小竹子擦了擦额角的汗,喘了几口气就利索道。

    “贵妃娘娘求见主子,现在在宫门口候着呢!”

    “哦?”

    夏如卿有点儿惊讶。

    “什么风把她给吹来了!”

    “许是有什么事找主子商量吧,没事肯定不会来!”紫月道。

    夏如卿就没说话。

    回了正殿后,就吩咐人把施贵妃请了进来。

    施贵妃今日依旧是鲜艳的玫红色宫装,配上石榴红的纯金镶宝石头面,贵气十足,很是明艳动人。

    反观夏如卿,就十分朴素了。

    一身藕荷色的常服,头上除了几根普通的玉钗,也没什么特别的首饰。

    不过……

    她这身儿常服的料子是年节时江南新贡上来的落雪锻,柔软轻滑,触肌生温。

    这料子极其珍贵,一年里也就三匹,一匹留在了昭宸宫,一匹给了太后,剩下一匹,赵君尧就给了夏如卿。

    其实,赵君尧并不关注这些针头线脑的贡品分配。

    都是大手一挥,直接叫李盛安往这里搬。

    还一再叮嘱,一定要挑最好的搬!

    李盛安跟在皇帝身边儿多年,揣测圣意的本事那是一等一的好。

    皇上叫他挑好的搬,他就照办。

    不管是之前的清雅居,还是现在的端凝宫,那赏赐里的东西全是真金白银的好!

    也不是说旁人就没有好东西。

    只是,叫皇上这样用心的,实在少见,他不敢怠慢啊!

    料子到了夏如卿这里。

    她也什么都不懂,虽知道是好东西,但要她说出来个一二三四,为什么好来。

    对不起,不知道。

    反正,摸着暖融融滑溜溜的,颜色也好看,做成衣裳八成不错。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身儿。

    她不认识料子,施贵妃可是认识。

    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极其名贵的落雪锻。

    也就是这一眼,让她苦苦支撑了许久的面子瞬间崩塌。

    后宫里的女人,只要苦心经营外表,哪一个打扮起来不是高贵典雅,端庄秀美,或美艳非常。

    不然,宴会上也不会如百花园一样争奇斗艳,令人眼花缭乱了。

    所以精致华丽的外表,根本不算什么。

    最难得的是,明明没有刻意打扮,还能在不经意的细节里胜出。

    试想一下,你拼命攀比争取的东西,人家压根儿不屑一顾和你比。

    最要命的是,就这样你也比不过!

    那一瞬间的心情,真是要炸了。

    施贵妃气得几乎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只红着眼圈儿酸溜溜地道。

    “娴贵妃真是好大的手笔,如此名贵的落雪锻,让你裁剪成这个样子穿在身上,真是埋汰!”

    夏如卿有点儿惊讶。

    “你说这是什么锻?很名贵吗?”

    施贵妃:“……”

    一口老血吐不出来,就憋成了内伤。

    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

    夏如卿更不解了。

    “怎么了?本宫记得库房里还剩半匹,贵妃若是喜欢本宫可以送给你!”

    “正好,你可给本宫展示展示,裁成什么样才好看!”

    施贵妃:“……”

    扎心,太扎心了。

    如果不是还想活命,她真想和这个女人同归于尽。

    这样一个又蠢又笨的女人,表哥到底喜欢她哪里!

    施贵妃越想越气,最后气得浑身发抖。

    要不是映秋一直在背后提点着,她怕都要冲上前打人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